杜鲁多陷司法干预丑闻 与记者对话试图“偷换概念”

加拿大都市网

撰文:廖长仁

总理杜鲁多涉嫌以政治压力干预司法独立的丑闻继续发酵,事件真相仍待调查,但其发展既牵系杜鲁多政府的前途,也直接考验加拿大的法治基础,更反映即使一个实施民主制度的国家,也不能完全免于贪腐的可能。一个能有效保持廉洁的民主国家,确保清廉的力量不能只靠执政党或来自政府内部,必须有独立的第三方坚持不懈地监督政府施政,而在西方社会中,这第三方就是新闻记者。
首先揭露杜鲁多涉嫌干预司法独立的是《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该报上周四(7日)报道,杜鲁多涉嫌向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施压,要求她帮助国内大型工程企业SNC-Lavalin免遭刑事检控,后者在拒绝妥协后被降职。

小杜偷换概念堪玩味

杜鲁多同日在一记者会否认指控,称有关报道不实。不过,颇堪玩味的是现场杜鲁多与记者之间的对话。

记者问:“是否曾有任何形式的影响(influence)?”

杜鲁多答:“我及我的办公室从没有指使(direct)司法部长在此事上作出任何特定的决定。”

记者再问:“是否有施以任何形式的影响(influence)?”

杜鲁多答:“我们从没有指使(direct)司法部长在此事上作出任何决定。”

杜鲁多明显是在偷换概念,但记者不单敏锐地察觉到,并且毫不犹豫地直接质问。不要轻视了这种专业触觉和水平,正是这种专业精神,确保一个民主政制能维持高度廉洁。

民主政策本身对防止贪腐有一定的作用。就以今次事件为例,两大反对党保守党和新民主党即群起攻之,要求成立紧急听证会展开独立调查,促高级官员作供,务使事情不会不了了之。政党互相制衡对防止贪腐有重要作用,但作为“局外人”的新闻记者,也是不可或缺的防腐力量。

民主加新闻自由乃反贪腐关键

事实证明,单有民主体制却没有强而有力的独立新闻传媒监察,贪腐的情况仍难受控。例如马来西亚实行联邦议会民主和君主立宪制,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根据国际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的“2018清廉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马来西亚在175个国家中排61,比实施有限度民主的香港(排14)低了很多,其中一大原因是马国缺乏强有力的独立新闻传媒。在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2018全球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马国在180国中排145,比香港(排70)低很多,当然也远不及其他西方民主国家。

西方民主国家能长期有效地(非完全地)限制贪腐,新闻自由的大环境和新闻记者的专业水平是一大关键。

有关杜鲁多涉嫌政治干预司法独立的丑闻,反对党要求成立紧急听证会展开独立调查,但由于杜鲁多政府是大多数政府,在司法及人权常务委员会中占多数席位,绝对有能力阻止成立听证会的要求;但即使如此,也无法阻止新闻记者继续发掘报道,限制不了专业新闻评论的分析和抨击。在新闻媒体的监察压力下,执政党肯定多了一重顾忌,不能无视国民对司法独立的重视,以及了解事件真相的强烈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