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妙飞高冰尘案周四继续庭审 双方争执不下

加拿大都市网

潘妙飞周四继续出庭作证。图为他周三首次出庭。

高冰尘周四开始对潘妙飞展开法庭询问,图为他午休时在庭外。李群摄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大温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四续审。潘妙飞是否涉隐瞒收入领取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Tax Benefit,俗称牛奶金),以及相关呈堂证据是否充分,成为控辩交锋焦点。法官裁定潘妙飞必须回答为何未提供相关年份收入税表(income tax return)及是否愿意提供,因关乎他是否隐瞒收入领牛奶金的文件,潘妙飞则回答已经提供。潘妙飞也在庭上指高冰尘收钱就可与被批评方和解,更提出两知情人,高冰尘对此严词否认,要求法庭传召证人并获批准。

其后则由自我辩护的高冰尘询问潘妙飞。高冰尘指诉讼开始后,就多次要求对方提供2006至09年潘妙飞的收入税表但一直未果,更当庭要求对方提供。里兹代尔予以反对,理由为如此是把举证责任推向原告,违反司法程序。

而控方提供法庭的相关资料为,税局在今年2月开出证明,控方称该文件已证明潘妙飞此前未领牛奶金。高冰尘坚持要对方提供收入税表,他说:“牛奶金是首篇文章内容,也是本次诉讼起因,因此很重要;我也曾在文章中说要在法庭上向潘妙飞要收入税表;这可证明潘妙飞向法庭的表述是否正确。”

女法官沙玛(Sharma)指需要思考,才能决定是否裁定要求原告方提供收入税表。短暂休庭后,沙玛表示卑诗诉讼各方义务包括提供所有相关资讯,收入税表为牛奶金争执相关文件,所以裁定潘妙飞必须回答两个问题:为何没有提供收入税表、是否愿意提供。潘妙飞回答说:“我已经提供。2017年2月打印出的文件说我以前没拿过牛奶金,这是我的会计师打印出来的。”

赵姓商人答允作证

另外,高冰尘问潘妙飞在哪里听说自己向他人索取金钱,潘妙飞说:“北温我的一个老乡也被他(高冰尘)攻击过,请他吃了饭,付了3,000元。他说可以在网站上(为付钱者)做广告,那个企业家说不需要,他说给我钱,就可以做广告。”潘妙飞还说:“白石镇他一个很好的朋友做说客,跟认识我的人说的。”女法官沙玛这时打断潘妙飞,要求潘妙飞避免“某人告诉某人”之类证言,因为转述别人言论不能作为有效法庭证词。

高冰尘随即要求法庭必须传召这两个证人出庭,并询问两人身分。潘妙飞说出“北温老乡”赵姓商人的名字,也指出自己认识的白石镇李姓人士名字。法官同意高冰尘传召证人要求,但就指高冰尘须自行联络上述两人。至周四下午近4时庭审要结束时,高冰尘表示已联系到赵先生,对方愿意出庭作证。本案由周三开始,预计审讯7天,周五将由高冰尘继续询问潘妙飞,何时传召其他证人法庭或稍后安排。

否认靠捐款当侨领

高冰尘一系列指潘妙飞花钱买官的文章是潘妙飞控告的主要内容之一。高冰尘周四指,潘妙飞2011年向温州同乡会捐款40万元,此后也于2012年向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捐款5万元,并问为何当选时间与捐款时间如此接近,以及是在当选前或后承诺捐款。
潘妙飞则反指高冰尘说错时间,称自己是在2012年向温州同乡会捐款40万元。潘妙飞说:“我不能回答是当选前或后做出捐款承诺,因为前后都没有承诺。不出钱我也能做,做了才出钱。”潘妙飞周三作证时还曾指出,自己侨领位置是“经乡亲们选举”,且他曾多次推辞担任。

解释豪宅招待杜鲁多

去年11月总理杜鲁多到访大温时,潘妙飞在他位于大温豪宅,宴请杜鲁多等约80个客人,引起争议。当时为与杜鲁多见面,许多华人富商愿意支付1,500元购买门券。办饭局招待杜鲁多的消息,去年12月初由《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环球邮报》此前的报道还指,据估计,自由党能从每项募捐活动中,获得5万到12万元的收入。潘妙飞受访时也表示,他向杜鲁多建议加拿大政府降低中国富商移民加拿大的门槛。

潘妙飞周四在法庭上被问及此事时说:“我是很低调的人。总理来我家是党部安排,不是我‘忽悠’(北方话:有欺骗之意)来的。总理决定来时我人在中国,接到总理办公室通知后才回来。”

高冰尘周四庭审时还否认了自己将消息提供给《环球邮报》这一说法,他说:“这完全说反了。我是看了《环球邮报》的报道才写了相关评论,其实直到2017年1月,《环球邮报》才有人联系我。”

联席会称不审查主席背景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执行主席王典奇周四证实,潘妙飞目前仍然是该机构的荣誉主席,他表示,联席会是在卑诗省注册的华人社团间的联合组织,属民间机构,对担任执委会成员以及荣誉职务的人士,不会进行官方的背景审查,只要当事人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就不会解除其职务。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官网资料显示,目前联席会除了执行主席、副主席之外,还有包括潘妙飞在内的9位荣誉主席,以及28位名誉主席。

潘妙飞于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向高冰尘提出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共3项: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后更改为加重性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金额。潘妙飞控告高冰尘多次在社交媒体发文,除散布自己身为富豪却隐瞒收入以领取牛奶金外,还有花钱购买侨领身分、在中国欠下巨额税款等谣言,称导致他身心及名誉受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慢性肺病长期治疗药物已在加拿大上市!

谈判结束!安省教职员工会公投接受省府协议

震撼特价!多款超可爱保暖家居服 最高打52折!

世界杯战报:点球大战 克罗地亚3:1胜日本晋八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