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104歲科學家將飛瑞士安樂死:很遺憾活到這年紀

加拿大都市网

  杯子里的香檳泛着氣泡、芝士蛋糕上燃燒着蠟燭,四月初,澳大利亞老人David Goodall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迎來了他的104歲生日。但是Goodall並沒有為自己這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生日感到高興,反而覺得自己活得太久了,現在已經準備好離開這個世界。

日前,Goodall 證實他已經計劃於本周飛往瑞士,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對自己無法在澳大利亞國內選擇自願安樂死感到遺憾。

  非常遺憾活到了104歲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David Goodall於1914年出生於倫敦,是一名著名的植物學家和生態學家。他在1948年來到澳大利亞,進入墨爾本大學擔任講師。現在,他被認為是澳大利亞年齡最大的科學家。

  Goodall家住珀斯,四月初的生日慶祝會上,當朋友和親人為他唱起生日歌時,他靜靜地聽着。然後許了個願,吸了口氣吹滅了蠟燭。他並沒有由衷地為自己這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生日感到高興,反而覺得自己活得太久了,現在已經準備好離開這個世界。

▲104歲的David Goodall。圖據《衛報》▲104歲的David Goodall。圖據《衛報》

  「我非常遺憾活到了現在這個年紀」,他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說,「我更希望自己的生命終結在七八十歲的年紀」。當被媒體問及這個生日是否過得高興時,他說,「不,我不高興,我想結束生命。這並不是一件悲傷的事,相反,如果一個年邁的人想結束生命卻被阻止了,反而會讓人感到悲哀。」

  「我認為,像我這樣的老人應該擁有選擇自願安樂死的權利。」Goodall說。

  Goodall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一個人一旦過了中年,他應盡的社會責任就已經完成,這個人就可以自由地選擇如何度過自己的餘生。如果一個人選擇死亡,那也是公平的,其他人不應該干預。

  在大多數國家,自願安樂死和醫生協助自殺都是違法的。但是,目前包括瑞士、比利時、盧森堡和荷蘭在內的一些國家已經將一部分安樂死的做法合法化。多年以來,澳大利亞一直禁止安樂死。去年11月,該國維多利亞州率先通過了安樂死法案,到2019年夏天,將允許身患絕症的病人通過安樂死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在美國,也只有加利福利亞州、科羅拉多州、夏威夷州、俄勒岡州、佛蒙塔州、華盛頓州和華盛頓特區,允許身患絕症的病人進行安樂死,有尊嚴地離開這個世界。

  將於本周飛往瑞士進行安樂死

  但Goodall並沒有得絕症。

  事實上,就在前幾年,他的健康狀況都還比較好。他喜歡網球運動,並一直打到了90歲;在業餘時間表演舞台劇,直到視力開始下降才停止;他還一直以名譽研究助理的身份在珀斯的伊迪絲•考恩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工作。

  但Goodall承認他的健康狀況在逐漸變差。他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幾個月前他在珀斯的家中摔倒了,在地上躺了整整兩天直到保姆發現他。

  「我大聲地喊過,但是沒有人聽到。」他說,相信自己是時候離開這個世界了,但是澳大利亞安樂死立法對他毫無用處,因為那些只針對身患絕症的人。

  Goodall認為死亡也是生命的一部分,「為什麼要為死亡感到難過?」Goodall最近告訴新聞媒體他活夠了,打算離開這個世界,「我不認為這是一件殘酷的事情,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這位104歲的老人決定前往瑞士,在那裡自願安樂死是合法的。他將於本周三飛往波爾多最後一次看望自己的家人,然後再前往瑞士巴塞爾。在瑞士巴塞爾,一家生命終結診所已經批准了他的自願安樂死申請。

  「儘管瑞士是個不錯的國家,但我並不想去那裡」,Goodall說,但是他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澳大利亞的法律不允許他選擇自願安樂死。「這讓我覺得非常遺憾。」

  近年來,Goodall健康狀況持續下降,生活質量也越來越低。他感激公眾對他所遭遇的困境的關注,並希望這能引發更多關於自願安樂死問題的討論。

  「我希望他們能理解。」他說,「我已經104歲了,所以我能活在這世上的時間也不多了。我的健康狀況變得越來越糟糕,這讓我很不開心。」

▲家人朋友為David Goodall慶祝104歲生日。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家人朋友為David Goodall慶祝104歲生日。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

  Goodall說他選擇自願安樂死的做法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他和家人坦率地討論了這一決定。「我一直在說永別,他們意識到我對現在的生活是多麼不滿意,幾乎所有方面都令人不滿意,所以越快結束越好。」

  在過去的20年里,Goodall一直是「退出國際」(Exit International)的成員,該組織是一個總部設在澳大利亞的非營利組織,倡導安樂死合法化。

  「退出國際」組織的創始人Philip Nitschke在籌款網站GoFundMe上表示,該組織在西澳大利亞的協調員、Goodall的朋友Carol O』Neil將於周三陪同他一起前往位於瑞士西北部靠近法國和德國邊境的巴塞爾。該組織已經籌集了近2萬美元來支付Goodall的旅費。

  102歲仍不願離開工作崗位

  這不是Goodall第一次引起全球媒體的關注。

  據英國《獨立報》報道,2016年,珀斯伊迪絲•考恩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 告訴Goodall,因為他的健康狀況,他不適合繼續在學校工作,因為他的工作涉及到審查學術論文和監督學生,他的健康狀況可能無法再應對這些工作。

  但當時102歲的科學家說,他希望繼續自己的研究。這位生態學家職業生涯已經長達70年,在伊迪絲•考恩大學擔任名譽研究助理後,他每周四次往返於位於城市北部的學校,每次單程都需花費90分鐘時間,包括乘坐兩趟公共汽車和一趟火車。學校認為Goodall沒有必要再艱苦跋涉到學校工作。

▲102歲的David Goodall在伊迪絲·考恩大學工作。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102歲的David Goodall在伊迪絲·考恩大學工作。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

  這一事件當時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關注,學校的行為被認為是職場中的老年歧視。「這讓我感到很沮喪,也凸顯了年齡大的影響。如果不是因為我年齡大,這個問題就不會出現。」Goodall當時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由於媒體的關注和報道,大學最後撤銷了讓Goodall離職的決定。但學校表示,因為擔心Goodall的安全,他只會被允許在校園內參與預先安排好的會議並由一名護理人員陪同。

  Goodall的女兒Karen和學校的高層領導進行了溝通,認為在校園裡沒有必要讓一個護理人員跟在父親的身邊。 

  「現在人們雖然年邁但他們可能依然身體健康,如果他們想工作並且能夠做出貢獻,那麼我認為每個案例都應該根據當事人的實際情況來判斷。」她說,我們所有人都會變老,這是否就意味着僅僅因為我們的身體不像以前那樣健康,人們就不再對我們有所期待,不再期待我們能做出貢獻?或者把我們當成應該被送到養老院或者必須要有護理人員陪同的人?

  Karen說,父親是一個非常聰明、優秀的人,甚至比只有他年齡四分之一的人都更頭腦靈活。「我認為學校讓他離開是非常有損父親人格的事情。」

  「我希望我的經歷能夠鼓勵其他人退休後也能繼續活躍在他們的領域。」Goodall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我們生活的社會應該給於每個人這樣的機會。」

  因為職業生涯發表了超過100篇學術論文並獲得了3個博士學位,Goodall在2016年獲得了著名的澳大利亞勳章。直到2016年他仍然在為不同的生態雜誌評論和編輯論文,直到2014年,他才停止在雜誌上發表自己的研究文章。

  紅星新聞記者丨蔣伊晉 編譯報道

  來源:紅星新聞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太恐怖了!万锦入室盗窃两名受害者亲述:我们吓坏了

女网红遭卡塔尔航空指因太肥 要求多付3000美元升级头等舱 

捡漏价! Keurig K-Slim 咖啡机 低至$49.99

白俄罗斯外长马克伊突离世 终年6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