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人上街抗议物价飞涨 翻垃圾箱给孩子找食物

加拿大都市网

■安曼示威者2日晚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路透社

中东国家约旦的民众上街举行大规模示威,反对政府推行国际货币基金会(IMF)支持的紧缩措施,包括调高油电价格及提出一项增加入息税的法律草案。示威者扬言“我们不会跪下”,并指约旦不应屈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示威者也呼吁国王,下令解除首相职务。

约3000名示威者在2日聚集在首相穆尔基的办公室附近,挥舞国旗和“我们不会跪下”的标语。他们高叫“调高物价的家伙想烧掉国家”、“这个约旦是我们的约旦,穆尔基应该下台”等口号,并呼吁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解除首相穆尔基的职务。有示威者与防暴警察混战,有人昏倒。这是约旦近五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

■约旦民众聚集在安曼的首相办公室外,要求废除加税法案。 法新社
 

一名示威者说:“一些妇女开始翻著垃圾桶给孩子找食物了,每一天我们都受到涨价和新税的打击。”

28岁银行职员沙拉比亚说,示威者想要告诉政府,人民的收入承受不了这种法律。35岁主妇拉希达说,新税法“不公平”,且会“伤害约旦人民”。在北部的拉姆萨和南部城市马安等,也有数以百计的民众示威。在马安,有示威者在公路上焚烧车胎,并与警方发生冲突。

■有示威者被防暴警察制服。 法新社
 

加税草案尚待国会通过,130名国会议员当中,占大比数的78人已承诺投反对票。约旦参议院议长也在3日召开协商会议。

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呼吁各方妥协,并呼吁国会就新税法,领导一项“全面、合理的全国对话”。他在2日晚说:“只让国民承担金融改革的重担并不公平。”

约旦政府上周提出的新入息税草案,目标是将个人入息税最少提高5%、公司利得税提高20%至40%。这是当地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中的最新一项。加税法案连同其他紧缩措施,获得国际货币基金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

反对者说,相关措施会对穷人和中产阶级造成伤害,指责政客腐败和乱花公帑。官方估计,目前约旦失业率高达18.5%,两成人生活在贫穷边缘。

自从约旦政府于2016年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取得3年7.23亿美元的贷款以来,约旦人的生活必需品价格就一再攀升。今年1月起,天然资源有限的约旦,面包不断涨价,当局对生活必需品加税。汽油价一路上涨,电费自2月起急升了55%。

首都生活成本高 冠绝阿拉伯城市

智库“经济学人”在今年3月发表《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约旦首都安曼是阿拉伯世界生活成本最贵的地方,且超过伦敦。分析认为安曼的排名如此高原因是重税、低薪。

该调查比较全球133个地方的150种商品价格,安曼在全球排第28,生活成本比海湾地区的阿布扎比和杜拜、欧洲的伦敦和罗马、北美的三藩市和华盛顿等大城市都要高。综合媒体报道,经济学家穆罕雷说,安曼薪酬比杜拜低得多,但某些商品价格却更贵。“政府近期增加了几项物品的消费税,增加生活成本。税项令商品价格上涨,最终影响到该国居民。”

经济学家伊士得表示,除了重税,居民收入低也是原因之一。他举例说,西班牙同样征重税,但西班牙城市马德里和巴塞隆拿齐名排第34,低于安曼。他指出,安曼从2006到2017年,通胀率为50%,但薪水追不上通胀,“(居民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安曼的昂贵生活费”。

另一名经济学家艾什说:“过去几个月,尽管有时国际油价下跌,政府却一直在加油价,结果因为燃料成本上升导致工厂生产成本增加。”他表示,另一主要原因是经济增长缓慢,每年只增加约2%,不足以创造就业,单是交通费已令人民感到吃力。

虽然周围国家因石油而富得流油,但约旦却是一个天然资源匮乏的小国,十分依赖从邻国进口用水、石油和天然气及原材料。旅游业是约旦的一大经济支柱,然而周边国家政局动荡打击了约旦旅游业。

叙利亚难民涌入 雪上加霜

■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及王后拉尼娅。 资料图片
 

来自邻国叙利亚的难民加重了约旦的经济压力。根据官方公布的数字,目前约旦收容了130万叙利亚难民,占总人口近20%。

约旦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爆发,区内多个国家动荡不安,约旦则大致保持稳定。综合媒体报道,不过,约旦长期接收来自邻国伊拉克的难民,而自从叙利亚2011年爆发内战,七年来有超过100万人逃到约旦。

国王阿卜杜拉二世曾表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冲突,令约旦财政状况恶化。阿曼政府不断敦促国际捐助者提供更多资金,协助约旦处理难民问题。

联合国难民署在5月底表示,逃到约旦和黎巴嫩的难民当中,有四分之三都活在贫穷线下,不仅找不到工作,连负担住宿、食物、医疗等生活基本所需也有困难。

来源:星岛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