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炮轟南非白人土地被搶 瞄準了下一個制裁對象?

加拿大都市网

■在南非,土地所有權是一個存在嚴重分歧的問題。據南非政府發佈的審計報告,該國72%的土地掌握在白人農民手中。圖為南非姆普馬蘭加省一農場入口處的標誌。路透社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訊

繼「瞄準」土耳其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將砲火轉向了南非。特朗普22日晚發推特,稱已指示國務卿蓬佩奧研究南非的土地無償徵用政策,市場擔憂南非或將成為特朗普下一個制裁對象。南非蘭特(南非貨幣)日內跌幅隨後擴大至1.6%。

美東時間22日晚,特朗普稱,已指示國務卿蓬佩奧研究南非的土地無償徵用政策。這一言論引發投資者擔憂。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霍斯新聞記者塔克.卡森在他主持的節目中指責南非執政黨要求修改憲法,允許政府在沒有補償的情況下重新分配土地。他還直指蓬佩奧不關心此事,稱「南非政府對土地的剝奪應該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因為那是不道德的。」就在卡森拋出他的觀點幾個小時後,特朗普就做出上述回應。隨後,南非蘭特日內跌幅擴大至1.6%,報14.33。

南非政府23日在官方推特上反駁了特朗普,稱他的觀點是「狹隘的」,試圖「分裂我們的國家。」路透社報道,南非總統發言人Khusela Diko回應稱,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已經注意到了特朗普的推文,「我們認為有人向特朗普提供了錯誤的信息,這一問題將經由外交管道解決。」
南非通訊部長也在例行的內閣會議後表示,這一推文尚未能決定南非對於兩國之間現在及未來的關係的態度。

■南非農場襲擊事件
 
在南非,土地所有權是一個存在嚴重分歧的問題。據南非政府發佈的審計報告,該國72%的土地掌握在白人農民手中,而全國5600萬人口中只有8%是白人。
 
觀察者網此前消息,8月1日,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宣布,該國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將推進修改憲法的計劃,允許無償徵用土地。
據《衛報》報道,在特朗普之前,已有一些西方人士為南非白人農民發聲。今年3月,時任澳洲內政部長彼得.達頓宣布,南非的白人農民「應該得到澳洲的特別關注」,他的部門正在研究一系列為他們提供快速簽證的方法。南非政府表示對達頓的聲明感到憤怒,並要求其撤回相關言論。
今年早些時候,英國媒體人士凱蒂.霍普金斯募款進行了一次南非之旅。她在那裡就白人農民遭受暴力的問題進行了採訪。
據悉,在正式的立法工作完成之前,南非政府已經開始單方面徵收白人農場主的土地。當地農民工會還,南非的白人農場主正在以創紀錄的速度,瘋狂地想要賣出手中的土地,然而根本沒有買家。
今年2月就任後,拉馬福薩誓稱,要將白人農場主自17世紀以來擁有的土地歸還給該國的黑人。無償徵收土地的憲法修正決定在今年7月底正式通過。8月23日,拉馬福薩還在英國《金融時報》刊文指出,土地改革對南非經濟增長至關重要。
在他看來,增長的最大障礙之一是南非黑人和白人之間嚴重的不平等。若要使南非經濟充分發揮潛力,就必須大幅縮小收入、技能、資產和機會方面的差距。
調查發現,南非經濟在今年年初萎縮之後,第二季可能仍難以獲得增長動力,分析師稱今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有三分之一。受訪的約30名分析師預計,南非經濟今年增速料為1.4%,明年料增長1.9%,略低於上月的預估中值。南非央行在7月的貨幣政策會議上則更加悲觀,預計2018年僅增長1.2%。
 

南非農業陷混亂 農場主瘋狂賣地沒人買

南非首批被強征土地的所有者要求獲賠2億南非蘭特,但只得到十分之一。南非農業組織稱,白人農場主正瘋狂出售土地,但考慮到政策不確定性,根本沒有買家。

南非開始強硬推進土地再分配,而且農業部官員還表示,土地改革會加速推進。「華爾街見聞」引援當地媒體City Press報道稱,首批未經法律程式批准就回收的土地,是南非林波波省的兩塊遊戲農場。土地所有者Akkerland Boerdery公司要求獲得2億南非蘭特(約合1.37億美元)的賠償,但政府只同意給他們2000萬南非蘭特。

據南非農業組織Agri SA union發言人稱,Akkerland Boerdery公司的該起土地國有化的特殊之處在於,土地所有者並沒有獲得在法庭進行上訴的機會,而這是法律法規賦予的權利。
今年早些時候,上述兩塊遊戲農場土地的所有者收到一則通知:「將於2018年4月5日上午10時對農場進行地形檢查,以便對其進行資產審核,並將所有權交還國家,特此通知。」

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就任後誓稱,要將白人農場主的土地歸還給該國的黑人。「你不能擁有超過12000公頃土地,超出的部分應該被無償收回。」南非執政黨主席Gwede Mantashe稱。

根據當地農民工會的說法,南非的白人農場主正在以創紀錄的速度,瘋狂地想要賣出手中的土地,然而根本沒有買家。

「政府沒有明確的策略,讓他們困惑,很多人都很恐慌。所以有很多農田都在待售狀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但沒人在買。」南非農業組織Agri SA總裁Omri van Zyl稱,該組織成員覆蓋超過7萬名農場主。

「我們在過去兩三周間有數起拍賣取消,因為沒人對買地感興趣。」一名農場主對美國ABC新聞稱,「在知道政府可能收走土地的情況下,你為什麼還要買呢?」

南非投資者擔憂該國會重蹈津巴布韋的覆轍。津巴布韋在獨立後,也推行強硬政策,從白人手中無償回收土地,但這並未有效提振經濟。擁有技術和高效生產能力的白人農場主離開,外資紛紛撤離,津巴布韋的農業生產能力顯著下降,糧食短缺導致該國出現惡性通脹。

南非經濟增速近年來已經顯著放緩,GDP年增長率跌至政府目標的5%以下,失業率也攀至接近紀錄新高。

Agri SA 指出,南非20%的農場生產了該國80%的糧食,而這其中的多數土地都會受到白人可擁有的12000公頃土地上限的限制。

土改進程遲滯 原住民流露不滿

南非總統拉馬福薩稱,該黨決議修改憲法,以推動土地改革計劃。一言激起千層浪,拉馬福薩的修憲決定成為南非各界甚至國際社會的焦點話題。

一時之間,「土地國有化」、「經濟將崩盤」、「南非是下一個津巴布韋」等等標題聳動的報道不絕於耳。不過,與簡單的「劫富濟貧」看法相反,事實上,南非的土地改革計劃背後牽涉到該國十分複雜的歷史、政治鬥爭、種族紛爭等的問題。

迄今為止,南非政府購買了490萬公頃土地用於土地再分配,其中約有340萬公頃流向了新的土地所有者。南非政府的溫和土改進程又因白人農場主抵制、政府經費不足以及黑白種族衝突等等問題進展遲緩。時至今日,南非大部分農場和莊園仍由白人擁有。

面對土改進程遲滯的現狀,廣大黑人民眾逐漸流露出不滿。他們認為,政府在經濟政策方面的溫和立場其實是在向白人既得利益集團妥協。與此同時,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南非經濟一直未能走上持續復蘇軌道,失業高企、貧富懸殊和貧困蔓延等三大頑疾長期困擾著南非社會。

奉行民粹路線的反對黨經濟自由鬥士黨看到了民眾不斷發酵的怨憤情緒,於是將南非經濟困境片面歸咎於土地分配不均,並且鼓動政府立法推動無償徵收土地,通過土地國有化實現土地再分配。「強征土地」的論調近年在南非越來越有市場,經濟自由鬥士黨也藉機異軍突起,不斷發展壯大民意基礎,成為政壇一股不容小覷的勢力。

對於執政黨而言,如何平衡民眾日益高漲的呼聲和國民經濟平穩運行的需要,已成為一個越來越棘手的問題。隨着2019年全國大選臨近,執政黨也不得不順應民意,在土地問題上展現出更加積極有為的立場。

為消除市場不安情緒,拉馬福薩多次強調,土地改革將秉持糾正歷史不公、促進經濟發展以及增加農業產量和保障糧食安全的宗旨。執政黨將指導政府緊急啟動農戶支持計劃,為農民提供生產物資以及技術指導和資金支持。

不過,代表南非農場主階層的利益團體南非農業商會顯然有所懷疑。該組織多次向社會發表聲明稱,允許土地強征恐怕「打開了潘朵拉魔盒」,將直接鼓勵普通民眾隨意侵佔土地。今年以來,南非各地已出現多起非法佔地和入侵農場的事件,這對農業生產來說構成了巨大的風險。

市場分析人士認為,南非政府在推動土地再分配過程中也要顧及投資者信心,不應讓激進政策損害國家經濟前景。南非斯泰倫博什大學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克爾斯滕指出,土地是南非國民經濟中重要的一環,強行徵收土地將導致土地價值暴跌,最終對銀行體系構成巨大風險。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世界杯战报:阿根廷2:0胜墨西哥 梅西获本场MVP

男人50岁后半数有排尿困难 前列腺增生怎么办?

太恐怖了!万锦入室盗窃两名受害者亲述:我们吓坏了

【Cyber Monday】Vitamix专业破壁料理机 6.5折$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