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丧母成孤儿 坊间鼻酸百人求领养

加拿大都市网

■郑瑞昌举著母亲的遗像向村民下跪致谢(图)。互联网

■村民帮忙抬起棺木(图)。互联网

■有些人在葬礼上频频抹泪(图)。互联网

本报讯

山西省忻州市五台县潘家峪村的7岁男孩郑瑞昌的母亲去世,早年丧父的他便成为孤儿。在全村村民的捐款下凑够了安葬母亲的费用,21日遗体下葬前,他手举母亲的遗像,在寒风中披麻戴孝,跪在冰冷的地上向全村老少嗑头致谢,让人看了鼻酸。瑞昌的悲惨经历在网上传开,来自各地的热心人赶去看望瑞昌,为他送去衣物和玩具。此外更有来自北京、上海多地的人想收养他,其中还包括来自英国、法国、日本等华裔,达百余人,不过目前领养者还未确定。

郑瑞昌原本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外出打工挣钱养家,母亲在村里种地务农带孩子,一家三口聚少离多,日子过得清贫倒也其乐融融。两年前郑瑞昌的父亲打工时因煤气中毒身亡,妈妈为了料理后事,花光家中积蓄,还欠下不少债,不过她很能吃苦,拚命工作让家里的债务一天天减少,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没想到日前妈妈突然去世,让郑瑞昌成了孤儿,家里穷得连下葬的钱都没有。

他的遭遇很快在村里传开,许多远在他乡的村民听闻后专程赶回来帮忙,虽然乡亲们并不富裕,还是东凑西凑,尽自己所能捐钱让孩子能下葬妈妈。他的大伯郑金明表示,“有位老人102岁了,还捐50元,这一家身体都不好,还用玉米换钱”,还有十几岁的孩子也加入捐钱行列,几天下来收到1.4万元捐款。

出殡当日一早,全村的村民都来了,郑瑞昌家门口的花圈一个接着一个送来,全都是村民凑钱买的,就为了让他妈妈走的风光。当棺材被抬走时,他在大伯的指引下跪在地上,向在场的全村村民磕头,谢谢他们的帮助,让乡亲们在寒风中红了双眼,最后把长跪不起的他扶了起来。

“娃的爷爷奶奶早就没了,姥姥姥爷已经八十多了还有病。”小瑞昌的大伯郑金明说,在村子里,他是孩子唯一的亲人。郑金明事还说,“他跟着我吃喝不用愁,可是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更没啥文化,他的教育该怎么办?”希望有好心人能收养侄子,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消息传开后,截止24日,郑金明接到近2000个电话,未接来电1800个,有上百通来电者表示想收养瑞昌,更有英国、法国、日本等华裔打来电话,其中大半想收养孩子。还有上海、河北等地的网友连夜赶到潘家峪村看望小瑞昌,截止目前来村里看望孩子的多达上百个家庭,他们送来吃的、食物好友玩具,目前小瑞昌的心情还算稳定。

姥爷大伯产生分歧 或对薄公堂

关于郑瑞昌被收养一事,孩子姥爷目前已经初步选定3位山西省内的热心寄养者,可大伯郑金明一心想把侄儿送到外省甚至国外,两人产生严重的分歧。对此,郑金明已经咨询律师,誓要夺回监护权。

小瑞昌姥爷介绍,12月22日,女儿出殡的第二天,他领着外孙到县里办理了转移监护权的手续,可二位老人年事已高,不具备抚养外孙的能力。“目前比较满意3个领养者,是太原和忻州市里的,有老师有工人。”小瑞昌姥爷盘算著,让外孙分别和3个家庭生活一段时间,最后定下来。姥爷希望,外孙寄养在领养者家中,等成人后让孩子定夺。

而小瑞昌的大伯却另有想法,郑金明说,想收养孩子的既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好心人,还有定居美国、日本等地的海外华人。“留在山西孩子难免触景生情,为了孩子好,我希望孩子完全换个环境,哪怕以后和我不联系。”郑金明说。

得知了孩子姥爷强烈态度后,郑金明正在咨询律师,誓要夺回监护权。“直接让领养,让孩子彻底融入新的家庭,享受父爱母爱。如果只是像孩子姥爷说的,将孩子托付家庭资助抚养,并不能让孩子彻底融入新家庭。”郑金明说。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病人激增,多伦多居民竟然被家庭医生除名!

多伦多天气油价汇率 今日最高温度5度

苹果iCloud加强安保功能 实体钥匙防黑客入侵!

嫌犯外衣口袋钻出蠎蛇 女警受虚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