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租务纠纷讼裁 租客疑逾年没正常日子过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租客房租是交了,但仍要长期住在一间不理想的出租屋里,,他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投诉,仍然未能改善他的居住环境。

根据法庭及安省房东及租客委员会(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的文件,租客Pin Hsiao指他已经在位于奥辛顿大道(Ossington Avenue)夹书院街(College Street)的出租屋住了超过一年,就像住在建筑工地里。因为生活情况不开心之余,他认为更沮丧的,是感觉LTB的长期延误意味着安省政府对保护像他一样的租客并不认真。

文件指Hsiao在2017年8月和房东Pit-Ling Wong签下租约,租住一间半独立房屋的一间房。而房东偶尔会在房屋留宿,因为这样对她比较方便以及接近她的便利店,这亦是房东争辩时的一个原因,认为某些安省保护租客的规例并不适用而她还可以提高租金。

包括Hsiao在内的租客并不同意这样的租住情况,他因此向LTB多方面提交申诉,希望省法庭能快速解决事件。房东向LTB回应了其他申诉,纷争其后分拆成最少8份不同的文件。有些人等几个月后才上庭,其他就等了三年。根据运作LTB的安省审裁处(Tribunals Ontario)的记录,两个在11月开设的新文件暂时仍未有上庭日期。

2021年1月,Hsiao在文件中指房东搬进了出租屋中的另一间房并开始自行拆除墙壁,由Hsiao提供的相片和影片显示两面墙几乎完全拆卸,周围都是瓦砾,厨房里摆满垃圾袋。Hsiao指LTB没有迅速的干预,他在疫情期间尝试清洁出租屋、进入一个“洁净”的厨房和浴室,但帮助不大,“我尝试遵守规则,我自2019年便提交了申请,但我的申请一直延误下去”。

安省租客权益倡导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的Douglas Kwan指LTB仍未从疫情期间关闭五个月之后回复过来,“我在这里工作了超过15年,也未曾见过房东及租客委员会身处如斯境况”。他指机构尝试将听证会转移到数码平台,看似会减轻压力,但其实适得其反,令一些本来可以亲身在柜台快速处理的事情变成一个全面听证会,“当你在同一个地址有多个听证会时,会制造一个更大的积压”。

安省审裁处的计划显示其运作预算正缩小,由2020年大约$810万元到现在大约$630万,其年度报告显示LTB所设在25日内安排听证会的期限,只达到1%的服务承诺。安省监察员两年来一直调查LTB的表现,一份中期报告指超过1600份与调查有关的投诉,一名发言人表示他们已经“尽可能”解决。

新民主党省议员贝诗雅(Jessica Bell)认为LTB面对的烦恼正同时影响着租客及房东,租客既不能在租屋危机中解决家中的问题,房东亦不能依赖机构处理问题,长期延误会导致问题变得昂贵,她向CTV表示“问题是LTB没有足够合资格人士作快速及公平的决定,以帮助租客及房东”。

LTB已经聘请了新的审裁官,监察员的一名发言人指很多关于虚拟听证会的投诉已经解决了,更多资料上载至网站上。安省审裁处则在声明中表示,“现在新的事务平均会安排在三至四个月内”。

同时间,Hsiao的房东因应LTB的管辖权向区域法院提出质疑,争辩指因为她住在出租屋里,所以安省的《租宅租务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并不适用,LTB在案件上不应有管辖权。房东的律师在一次访问中表示不愿意讨论现况。
这个法庭程序可能造成另一次延误,令Hsiao感到忧虑,“这令我觉得如果没人执行的话,法律根本是没有意义的”。

(图片:CBC) T07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邮政圣诞老人回信服务 提供多种语言选择

CRA放大招了!加拿大华裔逃税 被罚$12万+30个月监禁!

没戴头巾出赛│伊朗名攀石女将雷卡比疑遭报复 家人房屋被拆毁

德州7岁女童失踪两天后证实死亡 快递送货司机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