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租務糾紛訟裁 租客疑逾年沒正常日子過

加拿大都市网

【加拿大都市網】一名租客房租是交了,但仍要長期住在一間不理想的出租屋裡,,他經過長達一年多的投訴,仍然未能改善他的居住環境。

根據法庭及安省房東及租客委員會(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的文件,租客Pin Hsiao指他已經在位於奧辛頓大道(Ossington Avenue)夾書院街(College Street)的出租屋住了超過一年,就像住在建築工地里。因為生活情況不開心之餘,他認為更沮喪的,是感覺LTB的長期延誤意味着安省政府對保護像他一樣的租客並不認真。

文件指Hsiao在2017年8月和房東Pit-Ling Wong簽下租約,租住一間半獨立房屋的一間房。而房東偶爾會在房屋留宿,因為這樣對她比較方便以及接近她的便利店,這亦是房東爭辯時的一個原因,認為某些安省保護租客的規例並不適用而她還可以提高租金。

包括Hsiao在內的租客並不同意這樣的租住情況,他因此向LTB多方面提交申訴,希望省法庭能快速解決事件。房東向LTB回應了其他申訴,紛爭其後分拆成最少8份不同的文件。有些人等幾個月後才上庭,其他就等了三年。根據運作LTB的安省審裁處(Tribunals Ontario)的記錄,兩個在11月開設的新文件暫時仍未有上庭日期。

2021年1月,Hsiao在文件中指房東搬進了出租屋中的另一間房並開始自行拆除牆壁,由Hsiao提供的相片和影片顯示兩面牆幾乎完全拆卸,周圍都是瓦礫,廚房裡擺滿垃圾袋。Hsiao指LTB沒有迅速的干預,他在疫情期間嘗試清潔出租屋、進入一個「潔凈」的廚房和浴室,但幫助不大,「我嘗試遵守規則,我自2019年便提交了申請,但我的申請一直延誤下去」。

安省租客權益倡導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的Douglas Kwan指LTB仍未從疫情期間關閉五個月之後回復過來,「我在這裡工作了超過15年,也未曾見過房東及租客委員會身處如斯境況」。他指機構嘗試將聽證會轉移到數碼平台,看似會減輕壓力,但其實適得其反,令一些本來可以親身在櫃檯快速處理的事情變成一個全面聽證會,「當你在同一個地址有多個聽證會時,會製造一個更大的積壓」。

安省審裁處的計劃顯示其運作預算正縮小,由2020年大約$810萬元到現在大約$630萬,其年度報告顯示LTB所設在25日內安排聽證會的期限,只達到1%的服務承諾。安省監察員兩年來一直調查LTB的表現,一份中期報告指超過1600份與調查有關的投訴,一名發言人表示他們已經「儘可能」解決。

新民主黨省議員貝詩雅(Jessica Bell)認為LTB面對的煩惱正同時影響着租客及房東,租客既不能在租屋危機中解決家中的問題,房東亦不能依賴機構處理問題,長期延誤會導致問題變得昂貴,她向CTV表示「問題是LTB沒有足夠合資格人士作快速及公平的決定,以幫助租客及房東」。

LTB已經聘請了新的審裁官,監察員的一名發言人指很多關於虛擬聽證會的投訴已經解決了,更多資料上載至網站上。安省審裁處則在聲明中表示,「現在新的事務平均會安排在三至四個月內」。

同時間,Hsiao的房東因應LTB的管轄權向區域法院提出質疑,爭辯指因為她住在出租屋裡,所以安省的《租宅租務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並不適用,LTB在案件上不應有管轄權。房東的律師在一次訪問中表示不願意討論現況。
這個法庭程序可能造成另一次延誤,令Hsiao感到憂慮,「這令我覺得如果沒人執行的話,法律根本是沒有意義的」。

(圖片:CBC) T07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贵妇护肤品CPB满额送冬季4件套奢华礼包!

东京世田区住宅 惊现白骨与女腐尸

为何气球进入美国后才知悉曾经进入加国?

Logitech展示黑科技 不用VR头盔感觉象当面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