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尔逊机场延误严重还弄丢行李 乘客精疲力尽

加拿大都市网

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上月聚集大批旅客,等候进行检疫及入境程序。km6414推特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据CTV报道,在经历了一系列令人头痛的航班延误和取消之后,31岁的贝尔茨(Jenn Bertschi)终于在剩下的几分钟赶到了她祖母的丧礼上。

贝尔茨周五深夜从卡加利飞抵多伦多皮尔逊机场时,她被告知凌晨1230分飞往渥太华的转机航班已被取消,改到了周六上午1030分。

贝尔茨原本将婴儿车进行了登机口托运,这样下飞机时就可以拿回推车,但机场工作人员却叫她去行李提取处取婴儿车。后来她又被告知去两层楼上的客服,但客服说对此无能为力,她需要下楼。而在楼下工作人员又告诉她同样的话,贝尔茨抱着20磅重的8个月大的婴儿和一个大的手提包又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过程。她说,不止她拿不到婴儿车,很多婴儿车都被弄丢了。

凌晨4时,她请加航经理帮她把家人和行李送到安检处,最终到达登机口。

贝尔茨回忆说,加航经理只是盯着她说:“好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们没有婴儿车。”贝尔茨形容称,加航的工作人员“帮不上忙也没有同情心”。她的孩子到处乱跑,她则到处追。“我哭了,因为我不知所措”,她说。

她周六中午左右到渥太华时,她的婴儿车没能跟她一起落地,她的行李也还没有到,她只好冲到一家商店为祖母的丧礼买了一套衣服。

她说:“我再也不会乘坐加航了,也不会飞往多伦多。”加航对此没有立即回应。

旅行者、专家和现在的加拿大交通部长对航空公司在全国各地机场发生的旅行动荡中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警惕,许多人呼吁航空公司对这个问题拥有更多的自主权。

联邦政府一直在争先恐后地应对机场排长队、航班延误和日常混乱的问题,尤其是多伦多皮尔逊机场。航空业将这一问题归咎于联邦安全和海关官员的短缺。

交通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周二表示:“航空公司也有责任。我们听到了一些关于行李问题和航班取消的故事。我们希望确保航空公司也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麦吉尔大学航空管理项目负责人格拉德克(John Gradek)表示,航空公司将渥太华用作“替罪羊”,同时安排的航班数量超过了员工或飞机提供的数量,导致航班延误和取消。

他说:“航空公司实际上是在向世界提供比他们能够处理的资源更多的运力,这基本上是在自取其辱。”

V16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金融市场综合:多伦多股指收跌 结束疫情以来最疲软季度

多伦多54个户外游泳池 免费开放至9月5日劳动节

华裔家族基金设立奖学金 表彰热心社区服务好学生

习近平携夫人访问香港 强调一国两制能确保长期繁荣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