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團體15萬買多倫多各大報整版廣告 怒懟教師工會 後面的水真深…

加拿大都市网

「教師工會的領導們正在拿學生的成功冒險。」

「孩子們不是棋子。」

“國際象棋里才用棋子。

教師工會應該停止把我們的孩子

作為謀取個人利益的棋子。」

這是2月1日與2日刊登在多倫多四大報媒——多倫多星報(the Toronto Star), 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國家郵報(the National Post) 和多倫多太陽報(the Toronto Sun)上的一份整版廣告。

這份攻擊教師工會的廣告是由一個神秘團體投放的。隨後把省政府也捲入了。

在2月6日全省範圍的教師大罷工前夕,名為「旺市工作家庭」(Vaughan Working Families)的團體在4家影響力大的報媒投放彩色整版廣告,內容指責教師工會領導人,在目前導致安省教師罷工不斷的合約談判中,以學童作為「籌碼」。

廣告中的女子拿着一張安省的學生成績單,上面可以看到幾處明顯的語法錯誤。

星報的發言人簡短地回應:「這件事情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其它三家媒體沒有回應是誰購買了廣告的詢問。

星報說,他們同大部分報紙髮型機構一樣,編輯部門和廣告部門都是獨立運行的。

據行業消息,在上述4家報紙如此大舉投放廣告,花費可能超過15萬元

安省反對黨NDP要求

徹查到底是誰重金買廣告

反對黨NDP的省議員Taras Natyshak認為這則廣告代表省政府發聲,指責是安省執政黨保守黨的支持者購買了這些廣告。但是Natyshak並不能提供證據支持他的觀點。


NDP MPP Taras Natyshak

「這些廣告是由一個匿名的、陰暗的、躲躲藏藏的團體購買的,」他說,「這件事非常嚴重。它直擊我們民主的核心。」

Natyshak周一致函安省選舉局(Elections Ontario)稱,周末刊出的這些整版廣告,違反了安省的選舉支出規定,因為它們是在渥太華兩個選區補選之際刊出的。

根據安省選舉局的規定,任何在補選期間在政治廣告方面花費500元或以上的個人或團體,均必須在安省選舉局註冊,第三方的最高支出上限是4,000元。納提沙克認為,這些整版廣告帶有政治意向,應該屬於政治廣告。而其成本遠遠超過上限4,000元,「旺市工作家庭」因此違反了法律。

安省小學教師聯會主席哈蒙德(Sam Hammond)則諷刺道:「喔!這些旺市’工作’家庭們可真有錢呀。」↓↓↓

政府方面回應:沒有捲入

安省教育廳廳長萊切(Stephen Lecce)辦公室的發言人說,政府沒有捲入該廣告事件。

「政府對這些廣告不知情,而且也不熟悉購買廣告的團體旺市工作家庭。”

省長福特的辦公室也否認同這份廣告有關。當前,福特領導的省政府正同安省的老師們進行艱苦的勞資談判。

福特稱收大量教師短訊不願罷工

安省各大教師工會與省府的合約談判,仍然陷於困局,教師工會在本周再度展開輪流罷工,安省小學教師聯會於周四還舉行了一天全省罷工。另一方面,省長福特表示,收到大量「不願罷工」教師的短訊,但他不打算向媒體公開。

省長福特表示,他收到很多教師的短訊稱,不願意參與勞資糾紛。但當記者要求省長辦公室展示相關短訊時,福特的新聞秘書耶利奇(Ivana Yelich)卻說,不會公開那些短訊。省長辦公室又表示,無需為「不公開」的原因多作解釋。

爭議點在於加薪幅度

省府與工會的主要爭議點在於薪酬加幅;工會要求加薪2%,但省府在去年立法,規定公共機構僱員在未來3年內,每年的加薪幅度不可超過1%。

此外,工會亦堅持反對省府增加班級學生人數,並反對強制要求學生報讀網上學習(e-learning)課程。

不過,省府早前已同意作出讓步,班級學生人數由22人只增加至25人,省府原先計劃增加至28人;此外,省府亦同意將原先規定的4個網上學習課程,減少至2個。但工會對此依然感到不滿。

談判曾經幾乎達成 

代表8.3萬名會員的安省最大教師工會安省小學教師聯會(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ETFO)主席哈蒙德透露,上周與安省教育廳進行的談判破裂前,雙方已經達成1項協議。

但哈蒙德表示,政府談判人員在最後一刻突然改變立場,並提出工會沒法接受的提議。


安省小學教師聯會(ETFO)主席Sam Hammond

他表示,雙方在上周的談判中,就3至4個關鍵議題一度達成協議。

哈蒙德指出,上周為期3天的談判中,工資方面一直沒有獲得解決。

談判破裂 互相指責撒謊

安省小學教師工會與省府之間的勞資糾紛曠日持久,雙方在中斷合約談判41天之後,於上周恢復3天談判,結果仍是不歡而散,且雙方均透過媒體公開指責對方撒謊,應該對談判毫無進展負責。省府指責工會在薪酬上獅子大開口,而工會則否認薪酬是談判的核心問題。

哈蒙德周二接受CBC電台訪問時,指責萊切說:「這位廳長應該停止向家長和公眾說謊。我可以毫不猶預地說,上周進行的談判中根本沒有提到薪酬問題。根本沒發生過。這根本不是這三天談判中的一個重要及核心問題。」

萊切則對此堅決反擊,指哈蒙德的說法完全背離事實。「這是公然說謊。薪酬和福利問題當然在談判中被提到。工會對不同問題有明確的優先等級。他們要求我們對福利做出大幅實質改善,並且提高薪酬,這是我們無法接受的。假使我們要在教育系統中投入更多資金,那也應該花在學生身上。」


安省教育廳長萊切和省議員柯文彬就教師工會罷工和華語媒體展開對話。

談判的交鋒點

哈蒙德表示上周的談判之所以破裂,在於資方在上周五就教師聘用政策立場做出「第11個小時改變」( 11th hour change,指最後階段突然變化) ,令工會無法接受。「很明顯,政府不想達成協議,反而希望談判破裂,以獲得公眾支持。」

萊切表示EFTO堅持必須按教師在工會的年資,而不是個人的能力進行聘用。這將使各地教局無法挑選到質素最好的教師。

哈蒙德表示,萊切在受訪時強調工會堅持教師的薪酬問題。但是工會要求的主要是改善教工(education support workers)的工資與福利。他們的薪酬明顯比教師要低。

除了薪酬之外,雙方在其它主要問題上也是各說各話。哈蒙德指全日制幼兒園及增加特殊教育撥款問題也尚未解決

萊切反覆強調政府已正式承諾保留全日制幼兒園,並且以向工會致信的方式書面提交到談判桌,這是政府為了展示談判誠意而做出的讓步。「工會應該停止為談判缺少進展而製造借口。他們應該承擔全部責任。」哈蒙德指在合約中仍未加入明確的語言涉及這一問題。

教育廳長身處重壓下

安省NDP黨領賀華絲(Andrea Horwath)呼籲福特撤換萊切。她認為,「作為省長,福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是唯一能夠結束這場罷工、讓學童重返課堂的人」。


賀華絲(中)和示威教師合影

賀華絲說,正因為如此,她呼籲福特「按下重置(reset)按鈕,讓萊切離開」。她還強調,省新民主黨希望省府與教師工會,通過談判達成一項集體協議,以解決目前的僵局。

福特辦公室表示,目前沒有撤換萊切的計劃。

最受傷的是孩子和父母

萊切說,安省教師的平均工資高達9.2萬,在加拿大排第二,在世界範圍內也是相當高的,目前安省80%的教育經費都補充在老師的工資和福利,真正在學生上的投資只有20%

這是一張GTA華人朋友圈裡刷屏的圖。各種滋味也只有當事的父母和孩子能體會。

最後,借用都市報專欄評論員楊凡先生的話來結尾:

「鬧來鬧去,最終倒霉的還是學生和家長,天寒地凍不說,學生無法上課,家長無法上班,耽誤一天上班工資誰來給?教師工會要求工資漲2%,少漲1%都不幹,可是,安省多少中小企業員工還是拿着最低工資,多少年都沒有漲過工資?

安省教育體系自省府宣布改革開始,可謂是風波不斷,而今又升級到罷工這一地步。由此可見改革之路道阻且長,目前看來遇阻的概率很大了。如今在安省各地,無論是教育系統還是醫療系統,充斥着低效與扯皮,民眾的忍耐度已經到達極限。我們希望有人來改變這一切,但我們更希望制度的漏洞能夠被填上,不應該再有任何人能夠這樣,毫不受限地凌駕於所有省民的利益與福祉之上了。」

Ref:

https://www.thestar.com/politics/provincial/2020/02/03/mystery-group-attacks-teachers-unions-in-newspaper-ad.html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双头犬”现身!奥密克戎新变种具Delta突变 更加危险!

如何防止冬季道路上的雪盐对你的汽车造成损害

Amazon亚马逊自有品牌43寸4K智能电视 打折特价仅售$399.99

YCOLL靠枕套4个 特价6.7折仅售$1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