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议员有12%是移民,华裔占了3席

加拿大都市网

■统计发现,现任国会议员中,至少65名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正当移民议题成为政府与民间讨论热点之际,统计发现,现任国会中至少65名议员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占整体比例12%,其中包括3名华裔。按州计算的话,加州是移民议员的重要摇篮,20名联邦参众议员具有移民背景。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整理的资料,本届参众两院529名议员中,本身就是移民的共有12人,包括11名众议员和1名参议员;第二代移民则有53人,其中38人是众议员,15人是参议员。

以政党区分的话,具备移民背景的民主党议员远远多过共和党议员,12名第一代移民议员中,11人属于民主党,只有代表佛州的罗斯雷提能(Ileana Ros-Lehtinen)是例外。至于53名第二代移民议员中,39人属于民主党,13人属于共和党,最后一人是代表佛蒙特州的参议员桑德斯,他虽然属于独立党派,但立场接近民主党,桑德斯的父亲来自波兰。

按照州分计算的话,65名移民议员分别来自23个州,仅仅加州就占了19人,比如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父亲来自牙买加,母亲则来自印度。纽约、佛州各有5人,马里兰与伊利诺各有4人。

综观移民议员的祖籍,本人或父母亲任何一方来自大中华地区的共有3人,分别是代表加州的众议员赵美心(Judy Chu)、刘云平(Ted Lieu)和代表纽约的孟昭文(Grace Meng)。孟昭文的父母原籍中国大陆和台湾,父亲孟广瑞(Jimmy Meng)也是首名晋身纽约州议会的华人。赵美心母亲来自中国大陆;刘云平则是第一代移民,来自台湾。除了这3人之外,参议员达克沃斯(Tammy Duckworth)的母亲是泰国华侨。

从比例来看,拉美或加勒比海地区是第一代移民议员的主要来源地,7名众议员来自这一地区,其中3人移民自墨西哥;2人来自古巴;多米尼加和危地马拉各占1人;还有4名第一代移民议员来自亚洲,除了刘云平外,3人分别来自印度、日本和越南。

至于在第二代移民议员中,83%来自欧洲和拉美或加勒比地区,一共包括30个国家和地区,当中墨西哥裔占了10人;古巴裔占了7人;德国裔6人;加拿大、印度及牙买加裔各有3人。

统计显示,全国人口共有14%是第一代移民,第二代移民则占12%,换言之本届国会议员的移民比例,依然低于整体数字。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崩溃!中国移民加拿大开店遭遇“拆迁” 苦心经营13年打水漂!

加拿大警告在俄公民立刻离境 双国籍男子或被强制征兵

杜鲁多出席真相与和解日活动 承认重新建立互信道路漫长

季节转换湿度明显改变 要提防两大高发病率皮肤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