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曼夫妇死前遭绑手 知名专家助警方定论双重谋杀

加拿大都市网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亿万富翁、药厂Apotex创办人舒曼(Barry Sherman)与妻子杏妮(Honey Sherman)的死亡案,警方一开始研判是谋杀及自杀案,一个多月后才宣布为双重谋杀案。《星报》独家调查发现,这个大转折多靠知名法医病理学家戚雅逊(David Chiasson)的二次解剖与其他私家侦探、刑事律师所下的工夫。

舒曼夫妇最后露面是去年12月13日在公司总部内,其后两人回到北约克的豪宅,隔一天他们未有任何消息,因为平时他们非常忙碌,无人感到出奇。直到15日早上因为有房产经纪来家中,才意外发现他们呈现坐姿,脖子缠有皮带,死在游泳池畔。由于警方初步判断住宅没有强行入侵现象,也没有可疑状况,因此相信是舒曼先勒死妻子然后自杀。

警方的说法,引来舒曼子女的不满与不相信,于是他们聘请了顶级刑事律师葛林斯潘(Brian Greenspan)来筹组一支调查团队,除了有私家侦探外,还聘请从1994年至2000年担任安省首席法医病理学家、现任多伦多儿童医院资深病理学家的戚雅逊执刀解剖。

舒曼夫妇葬礼定在12月21日,很匆忙地,戚雅逊获得许可展开二次解剖,参与解剖的还包括多伦多警队凶杀组的三名前警探,如今都成为私家侦探的克拉特(Tom Klatt)、札柏(Ray Zarb)、戴维斯(Mike Davis)。

勒死后被人把皮带套在脖子上

戚雅逊最先注意到夫妇的手腕皮肤已移除,这是首次解剖时法医取样所为。靠着第一次解剖时取下皮肤样本与现场针对身体姿势的拍照情况,戚雅逊与侦探研判该夫妇手腕在死亡前已被绑住。戚雅逊检查中也发现,虽然死亡现场照片显示夫妇脖子上绕着皮带,但他们非遭皮带勒死,他们是被另一种绷带勒死的,被人把皮带套在脖子。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星报》记者,其中一条皮带应该是舒曼身上取下的,但还不知道另一条皮带从哪里来。12月20日的二次解剖颠覆了原来的指证,但尽管戚雅逊的调查小组已认为是双重谋杀案,但警方没有与戚雅逊进行访谈。

《星报》从法庭拿到的一些资料显示,警方在12月20日至1月15日期间,共对此案执行了14次搜查行动,所有搜查令中都显示,警方认为只有舒曼的妻子杏妮是唯一受害人。直到1月19日,《星报》独家调查报道指出,戚雅逊博士等多位专家都认定这是双重谋杀案,这才启动多伦多警方跟进。

1月22日警方与戚雅逊进行访谈,1月26日警方在记者会宣布,经过仔细研究后,相信这是一宗双重谋杀。舒曼夫妇死亡至今已5个月。有消息人士认为,这桩精心策划的谋杀案是职业杀手所为。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政府宣布禁用华为和中兴产品 中方强烈不满

加拿大重新发行向日葵特别邮票 以支持乌克兰

胡歌吴磊再合作引期待

日本6月起再次放宽入境限制 人数上限倍增至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