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刚死后遭拖行13.8米 血渍遍屋内外

加拿大都市网

被杀华裔富商苑刚。资料图片
■发生血案的西温豪宅,苑刚在住宅前行车道处被杀,拖行13.8米至图右侧车库内再被分尸。资料图片

■被杀华裔富商苑刚。资料图片

■血滴以90至10度不同角度滴落撞击表面,形态有很大差别。互联网

本报记者李群

华裔富商苑刚西温豪宅遭谋杀及分尸案周一续审。血渍痕迹分析专家到庭作证指,自血液滴落地面形状及“血路”轨迹分析,苑刚遇袭后一直由北向南,也就是向逐渐远离住宅的方向移动。另外,苑刚倒地后,地面痕迹显示苑刚遭疑人拖行13.8米至车库大门处,再移入车库内分尸。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续审,法庭全日仅传召血渍痕迹分析专家科克(Diane Cockle)作证。拥有20年警龄及多年专业经验的科克,首先向法庭介绍血渍痕迹分析技术如何帮助刑事调查鉴证。

大部分血渍遭冲洗

该宗案件于2015年5月2日傍晚发生,科克周一表示,她在间隔一日后的5月4日抵达案发现场调查。为避免被其他信息误导,她在抵达现场前只询问有几人流血及是否涉及武器,对死者遭何种武器袭击及分尸并不知晓。

科克指她在案发现场蒐证的标准程序是,首先对现场进行总体观察,确定涉及血渍痕迹的重点区域,再为主要区域编号,以及通过分析确定发生的先后顺序,并拍照存证。

科克当庭展示了多张她在案发现场拍摄的照片,重点为住宅正门内侧更换及摆放鞋子的玄关,以及屋内通向车库的过道,此处被定为A区;住宅正门外及车库前面的行车道被定为B区;车库内的分尸现场被定为C区。

除该3个区域的大量照片外,当庭展示的照片还包括洗衣房水槽、厨房水槽等处血渍痕迹,二楼主卧室洗手间内被浸泡在洗衣小桶中的染血上衣,3双染血鞋子等照片。

案发现场大多数地方的血渍都曾被冲洗或擦拭,但很多仍留有痕迹。较低墙壁处、车库杂物上及门外行车道地面等处,很多滴落或被甩溅落的小血渍也清晰可见。

在A区即正门处,正门为西侧一扇门开关,而东侧一扇房门门边中部即门锁稍上处,有一滴较大血渍未被擦拭。科克分析这可能是当时流血者采取较大幅度动作,导致血滴飞出。

玄关处有几级台阶,墙角及摆放在通向车库过道地面的一箱瓶装水箱体上,分布一些较小的血渍点。
科克及控辩双方花费较多时间,用来研究行车道的B区。科克将该区分为B1、B2、B3三个小区,依次为苑刚首次、第二次遭打击,以及最后倒地处。B1及B2间距离1.7米,B2及B3间距离2.2米。

车库布满血渍点

科克指出,根据血液向地面投射形态及角度分析,苑刚一直向远离住宅方向移动,其间并无折返或明显转向痕迹。自B3苑刚倒地处至车库大门,有一道明显为流血人体遭拖行的痕迹,长度为13.8米。
车库内即分尸现场的C区,车库内面向车库大门的左侧停泊一辆深色汽车。地面血渍已被清洗,但司机一侧车门外有多个血渍点,直径约2至3毫米。车库东侧冰柜外侧、多个摆放的白色纸箱、两个长木板条上,也有很多血渍点。

检控官布赖森(Kristin Bryson)曾就案发时,在门口A区处苑刚及被告所在的位置请科克分析推断,不过遭到被告赵利律师唐纳森(Ian Donaldson)的反对,指这种推测超过了科克专业范围。
科克做供尚未结束,不过她表示周二已安排其他工作,法庭预计周二传召温市警专责弹道比对警员雷诺兹(Colin Reynolds)继续作证。

案发西温乔治国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号路段一幢豪宅,根据控方提交赵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时曾指出,当日他与苑刚商讨合作研发枪架时,因股份事宜意见不合,苑刚更提出要赵利把女儿嫁给他,才给他更多股份。赵利认为有违伦常,两人先口角继而动武,苑刚被赵利在头上打了一锤,之后两人争夺锤子,期间苑刚意外倒地,赵利拿起长枪向苑刚连开两枪,其后又将苑刚尸体拖入车库用电锯肢解。赵利被控二级谋杀及对尸体不敬罪名,赵利否认全部控罪。

血渍滴落形态提供科学依据

周二因苑刚遭谋杀及分尸案而出庭作证的血渍痕迹分析专家科克(Diane Cockle)指出,血渍形态分析(Bloodstain Pattern Analysis)是当代刑事调查鉴证的专业学科,可为调查及法庭判决提供科学依据。

她介绍说,当事人遭外力击打而流血,留下的血渍形态包括因重力引力流下或滴落形态、受力飞溅形态以及接触形态,其中接触形态包括血液被他人沾染带到其他地方,以及遭擦拭等形态。
重力不同形态各异

例如因重力引力滴落形态,因血滴滴落地面或其他表面时的角度不同,其形态也有很大区别。垂直滴落的血滴成圆形,外围也有小血滴再次外溅形状,而血滴若以较小角度撞击表面,形状会因倾斜度增加而变长。例如若以10度的角度撞击表面,会留下很长的拖痕。

科克指出,由此可帮助分析若流血者移动,血滴撞击地面或其他表面就会形成角度,分析者就会以此得到流血者移动方向等。

另比如,一滩血若遭击打而飞溅,对血滴向各个方向飞行的角度汇总分析,就能得到这些血渍原本集中在何处。还有,飞溅而起的较小血滴,因体积小、重量小,在同样受力情况下与较大血滴相比,其飞行距离即喷洒范围会较小,这也会为鉴证者提供分析依据。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周六测试阳性率二月底以来最低

致命雷暴!多伦多一女子被树砸死!龙卷风+冰雹袭击太吓人!

猴痘扩散十多国现逾百个案 世衞开会讨论

英国皇家邮政推行“自动空中派递”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