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剛死後遭拖行13.8米 血漬遍屋內外

加拿大都市网

被杀华裔富商苑刚。资料图片
■發生血案的西溫豪宅,苑剛在住宅前行車道處被殺,拖行13.8米至圖右側車庫內再被分屍。資料圖片

■被殺華裔富商苑剛。資料圖片

■血滴以90至10度不同角度滴落撞擊表面,形態有很大差別。互聯網

本報記者李群

華裔富商苑剛西溫豪宅遭謀殺及分屍案周一續審。血漬痕迹分析專家到庭作證指,自血液滴落地面形狀及「血路」軌跡分析,苑剛遇襲後一直由北向南,也就是向逐漸遠離住宅的方向移動。另外,苑剛倒地後,地面痕迹顯示苑剛遭疑人拖行13.8米至車庫大門處,再移入車庫內分屍。

此案周一在溫市中心卑詩最高法院續審,法庭全日僅傳召血漬痕迹分析專家科克(Diane Cockle)作證。擁有20年警齡及多年專業經驗的科克,首先向法庭介紹血漬痕迹分析技術如何幫助刑事調查鑒證。

大部分血漬遭沖洗

該宗案件於2015年5月2日傍晚發生,科克周一表示,她在間隔一日後的5月4日抵達案發現場調查。為避免被其他信息誤導,她在抵達現場前只詢問有幾人流血及是否涉及武器,對死者遭何種武器襲擊及分屍並不知曉。

科克指她在案發現場蒐證的標準程序是,首先對現場進行總體觀察,確定涉及血漬痕迹的重點區域,再為主要區域編號,以及通過分析確定發生的先後順序,並拍照存證。

科克當庭展示了多張她在案發現場拍攝的照片,重點為住宅正門內側更換及擺放鞋子的玄關,以及屋內通向車庫的過道,此處被定為A區;住宅正門外及車庫前面的行車道被定為B區;車庫內的分屍現場被定為C區。

除該3個區域的大量照片外,當庭展示的照片還包括洗衣房水槽、廚房水槽等處血漬痕迹,二樓主卧室洗手間內被浸泡在洗衣小桶中的染血上衣,3雙染血鞋子等照片。

案發現場大多數地方的血漬都曾被沖洗或擦拭,但很多仍留有痕迹。較低牆壁處、車庫雜物上及門外行車道地面等處,很多滴落或被甩濺落的小血漬也清晰可見。

在A區即正門處,正門為西側一扇門開關,而東側一扇房門門邊中部即門鎖稍上處,有一滴較大血漬未被擦拭。科克分析這可能是當時流血者採取較大幅度動作,導致血滴飛出。

玄關處有幾級台階,牆角及擺放在通向車庫過道地面的一箱瓶裝水箱體上,分佈一些較小的血漬點。
科克及控辯雙方花費較多時間,用來研究行車道的B區。科克將該區分為B1、B2、B3三個小區,依次為苑剛首次、第二次遭打擊,以及最後倒地處。B1及B2間距離1.7米,B2及B3間距離2.2米。

車庫布滿血漬點

科克指出,根據血液向地面投射形態及角度分析,苑剛一直向遠離住宅方向移動,其間並無折返或明顯轉向痕迹。自B3苑剛倒地處至車庫大門,有一道明顯為流血人體遭拖行的痕迹,長度為13.8米。
車庫內即分屍現場的C區,車庫內面向車庫大門的左側停泊一輛深色汽車。地面血漬已被清洗,但司機一側車門外有多個血漬點,直徑約2至3毫米。車庫東側冰櫃外側、多個擺放的白色紙箱、兩個長木板條上,也有很多血漬點。

檢控官布賴森(Kristin Bryson)曾就案發時,在門口A區處苑剛及被告所在的位置請科克分析推斷,不過遭到被告趙利律師唐納森(Ian Donaldson)的反對,指這種推測超過了科克專業範圍。
科克做供尚未結束,不過她表示周二已安排其他工作,法庭預計周二傳召溫市警專責彈道比對警員雷諾茲(Colin Reynolds)繼續作證。

案發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號路段一幢豪宅,根據控方提交趙利在和警方落口供時曾指出,當日他與苑剛商討合作研發槍架時,因股份事宜意見不合,苑剛更提出要趙利把女兒嫁給他,才給他更多股份。趙利認為有違倫常,兩人先口角繼而動武,苑剛被趙利在頭上打了一錘,之後兩人爭奪鎚子,期間苑剛意外倒地,趙利拿起長槍向苑剛連開兩槍,其後又將苑剛屍體拖入車庫用電鋸肢解。趙利被控二級謀殺及對屍體不敬罪名,趙利否認全部控罪。

血漬滴落形態提供科學依據

周二因苑剛遭謀殺及分屍案而出庭作證的血漬痕迹分析專家科克(Diane Cockle)指出,血漬形態分析(Bloodstain Pattern Analysis)是當代刑事調查鑒證的專業學科,可為調查及法庭判決提供科學依據。

她介紹說,當事人遭外力擊打而流血,留下的血漬形態包括因重力引力流下或滴落形態、受力飛濺形態以及接觸形態,其中接觸形態包括血液被他人沾染帶到其他地方,以及遭擦拭等形態。
重力不同形態各異

例如因重力引力滴落形態,因血滴滴落地面或其他表面時的角度不同,其形態也有很大區別。垂直滴落的血滴成圓形,外圍也有小血滴再次外濺形狀,而血滴若以較小角度撞擊表面,形狀會因傾斜度增加而變長。例如若以10度的角度撞擊表面,會留下很長的拖痕。

科克指出,由此可幫助分析若流血者移動,血滴撞擊地面或其他表面就會形成角度,分析者就會以此得到流血者移動方向等。

另比如,一灘血若遭擊打而飛濺,對血滴向各個方向飛行的角度匯總分析,就能得到這些血漬原本集中在何處。還有,飛濺而起的較小血滴,因體積小、重量小,在同樣受力情況下與較大血滴相比,其飛行距離即噴洒範圍會較小,這也會為鑒證者提供分析依據。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周一新增4790例确诊 重症监护仍在上升 活动病例破百万

数百货车司机集结出发 前往渥太华抗议疫苗政策

公寓发生火警 住户须疏散 2人受轻伤

以色列患者服辉瑞新冠口服药 92%人3日内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