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驾新规只是恐吓作用大 或会弄巧成拙?

加拿大都市网

 

本报特约记者杨婉文

酒驾驶新例周二生效,曾被警方截查的华人认为是好事,但质疑会否帮倒忙,因为有太多司机排长龙等候酒精呼气测试,令醉驾者反而有更多机会逃脱,使警方更难打击醉驾。

新例容许警方毋须任何合理怀疑,都可截查驾驶者,要求作酒精呼气测试。有不愿透露姓名,曾经被警方截查,做酒精测试及检控的华裔青年,周二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不反对或特别支持新例,因为他在新例实施前,也曾经试过在没饮酒的情况下,遭警方截停,就算他表明没饮酒,也要进行测试。他不明白新例,会否真的影响警方挑选那些人去做测试的判断力。他不会抗拒新措施,但反而担心,新例实施后,会否影响警方打击醉酒驾驶的效率。他认为,日后警方设置路障,打击醉酒驾驶时,若每部车都测试,就会有更多车排队等候。若有人真的醉酒驾驶,会否有很大机会乘机逃脱,避过测试,令警方想捉的人就捉不到,毋须要捉的人就被安排测试而浪费警力。

“如首犯即判监 阻吓作用更大”

他认为,新例可以起阻吓作用,某程度上是一件好事。他上次被警方截查及起诉,已经起到阻吓作用。他被起诉期间感到很徬徨,尤其是他是专业人士,若真的被定罪,会影响一生,幸好当局最终撤销起诉,他呼吁公众千万不要醉酒驾驶。

但他承认,认识不少人,就算被警方截停,进行酒精测试,也有一般人不知道的方法去逃过法眼,不被起诉。若这些人故意这样做,任何措施也很难阻吓到他们,唯一方法是提升警方的设备及整个系统。他认为,加重刑罚会有更好的阻吓作用。虽然周二实施的新例,把最高刑罚提高到10年,但他认为不够,因为第一次定罪毋须坐牢,只须罚款,若首次定罪就要坐牢,可能阻吓作用会大很多。

刑事律师陈赞圆向该节目表示,新例订明首次醉酒驾驶被定罪的强制罚则,仍然是罚款,罚款额视乎超标水平而定。至于会否判监,就由法官决定,但这并不代表初犯就毋须坐牢,如果造成严重意外,或超标很高,在新例下,有些人就算初犯,法官都可能会判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