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量大亟需环境保育 然而他们还差了这个…

加拿大都市网

A view of a concrete lined trapezoidal channel across from Tretheway Park. Toronto, ON. September 12, 2016. Nick Kozak/For the Toronto Star.
■溪涧保育计划未有足够拨款落实。星报资料图片

■大多区今夏丰富的雨水令沿溪涧地区面临水浸威胁。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大多伦多地区今夏雨水丰富,多市河溪及山涧保育计划需尽快展开,应付冬季及未来愈趋不稳定天气。多市议会上周全体通过,重整市内沟涧地域保育项目,并提出10年溪涧保育计划,让现时市内近2万公顷、正面临气候变化及害虫入侵的溪涧受保护,维持优质环境平衡。

多伦多市虽然居住人口稠密,不过市内其实约17%土地属河溪及山涧等景色优美之自然环境,这些地带不但美化邻近住宅区,更孕育不少自然生态。然而近年天气不稳且多雨水,市议员麦玛康(Mary-Margaret McMahon)指市内有18,000公顷天然河溪及山涧地区,正因天气及外来物种破坏,而面对保育危机。

她指出虽然市政府通过一系列保育方案,并定下由2019年至2029年保育市内自然环境方略,然而“万事俱备,却欠‘足够拨款’这个东风”。

代表湖滩-东约克选区的麦玛康指出,其选区内风景怡人之溪涧景色,正是其选区最具特色的自然资源;而上周多市议会通过一系列保育市内溪涧方案时,也特地提及市内有60%溪涧位于公众土地,这些土地上正藏着市内87%环境重要资源,故获得全体人员赞成必须保育。

盼私人公司捐献基金

即使市议会通过此方略,并有意成立一个全职观察市内山涧环境的事务部门,跟进统筹,然而整个方案根本没有提到要拨出多少金额支持。

整个计划打从执行计划、筹组团队落实政策等,都需要拨款才能成事,市府希望若有私人公司捐献生态保育基金,则可令计划事半功倍。

麦玛康指出现时最大挑战,是如何得到拨款支持由2019年至2029年的长远保育10年计划,这方面相信要待明年会期时,将整个保育方略交回市长行政委员会研究,再于市议会上交予议员讨论。

本地关注多市溪涧保育事宜的非牟利环保团体人士Jason Ramsay-Brown形容,虽然市府表达出关注市内自然生态环境,并制订一篮子保育计划,但当这些计划在“零拨款、零资源”之下,所有计划方略都变成“空口说白话”。

他在市议会发言时,指出市内河溪山涧一直串连着红河谷、当河谷至坎伯河地区,这延绵的河涧毫无疑问地蕴含丰富生态资源,为居民提供优良居住环境。然而往往因拨款不到位,令现时这些河溪山涧情况愈趋堪虞,生态也受到极大破坏。

他指出若市府继续无视拨款拯救这些河溪山涧,当面对气候变化及雨水更为严重时,沿溪涧地区水浸情况只会更严竣,这是市府及市民需要深思问题。

华裔倡动员居民 做环保义工省资源

■潘海昌

 

本地环保人士潘海昌指出,多市市府具有保育市内山涧河溪计划,但欠缺拨款,事实上市府亦有组织区内居民为环保义工,到其居住社区内自然径做简单环保工作,不少居民很乐意为居住社区环保出一分力;他深信只要市政府具长远计划动员居民,关注甚至身体力行保护环境,即使动用小资源,也可达到最佳环保效果。

潘海昌指出,各地方政府都有鼓励居民参与由市府组织的环保活动,到社区内自然环境所在地,做清理、植树及除草等义务工作,而居民反应大多非常积极参与,故地方政府基本上毋须过分忧虑人手不足的情况。

“市府不重视保育拨款”

他称保育市内河溪山涧等较需用钱,或许是筹划如何将受破坏的河溪改流,以保存其原有的生态;以及为河溪旁受损或被冲散之堤坡,利用大型机器搬运大石块,将之重新整理固定等。

有环保人士指市府每每在各项目上拨款,但总是将市内环境保育项目的拨款放到最后才考虑,潘海昌认为各级政府在环保拨款上,是需要固定而长远地付出及保护,而不应短视地以为现在还可以,便减少拨款。
他举例说多年前大多伦多地区冰暴,正揭示出政府在保育树木不够全面及长远,结果冰暴到来时,树木结构有问题难以抵御冰封重量倒下,造成居民及市府沉重经济负担。

潘海昌认为市府可在组织居民义务保育时,派出一名专家组织及教育居民,如何保护居所附近之自然环境,除动员居民亲身参与保育外,亦可鼓励居民向市府报告市内被破坏的树木等生态环境,让市府能尽快派员跟进。

另外,亦可鼓励一些民间环保组织,申请经费组义工团做环保工作,政府只要有完善的动员计划,其实可用最少资源,达到最大的环保效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