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男子生8個孩子 竟「出租」5個給小偷盜竊打掩護

加拿大都市网

網上圖片

近日,一則「父親把6個孩子綁在床板上後續:已被剝奪撫養權,孩子轉交福利院」的視頻引發關注。河南商城縣男子劉明舉前後共生育8個孩子,其中女兒老二被拐,另一個孩子意外死亡,剩餘6個孩子中,有5個曾被「出租」給小偷,為行竊打掩護,每個孩子每年「租金」從400元漲到5000元。在其捆綁、虐待子女的事被鄰居舉報後,村委會起訴要求撤銷其夫婦對6個孩子的監護人資格,並最終勝訴。目前,6個孩子由商城縣民政局監護,其中,老大跟姥姥、姥爺同住,其餘5個孩子已被送往福利院。

男子捆綁子女被村委會起訴

法院判決剝奪其監護人資格

近日,一則「父親把6個孩子綁在床板上後續:已被剝奪撫養權,孩子轉交福利院」的視頻引發關注。視頻配文稱,河南男子劉明舉前後生了8個孩子,其中,一個被拐,一個意外死亡,剩下6個常常被捆綁虐待。視頻中,其兩個兒子稱,「他(父親)老捆我們」,捆手或捆腳,還把雙手背到後面捆住,有時還被吊起來,「他老打我們,使勁打」。

據了解,今年8月2日,商城縣雙椿鋪鎮趙畈村村民劉明舉將其兒子劉某家捆綁在床板上,被鄰居發現並及時報警。村民詢問劉某家得知,劉明舉曾多次捆綁他,侵犯其人身自由。據商城縣雙椿鋪鎮趙畈村村委會掌握的情況,劉明舉曾當過三年兵,有暴力傾向,經常打罵妻子、捆綁子女。

此前,商城縣新聞中心對此回應稱,劉明舉捆綁劉某家一事經鄰居報警後,雙椿鋪鎮派出所民警迅速出警解救,並對劉明舉進行了批評教育。劉某家身體無礙,已交由其姥爺、姥姥照顧,所需生活費用由鎮政府提供,鎮民政所已提供了1000元的臨時救助,社會各界愛心人士也紛紛捐錢捐物。

事後,趙畈村村委會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劉明舉夫婦對6個子女的監護人資格,由法院依法指定監護人。對此,劉明舉稱,他捆綁孩子是因為孩子無人照看,擔心其安全問題,沒辦法才做出這一舉動。對於村委會申請撤銷其和妻子的監護人資格沒有什麼意見,但請求將最小的孩子留在其身邊自己照看,其餘5個孩子同意由法院指定監護人。

據商城縣人民法院的判決書,劉明舉與李某大概於2002年同居生活,一直未辦理結婚登記,雙方先後生育了4個兒子和2個女兒。因劉明舉於8月2日將劉某家捆綁在床板上,被鄰居發現並報警後,劉明舉虐待孩子的行為才被公布出來。另查明,李某屬智障型精神病,無力撫養子女;劉明舉的父親(母親已故)和李某父母均年事已高,也無力幫助照看孩子。

9月6日,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五十三條等法律規定,判決撤銷劉明舉、李少菊為6個子女的監護人資格,指定商城縣民政局為6個孩子的監護人。

自稱生8個孩子為尋被拐女兒

「出租」子女給小偷行竊打掩護

對於捆綁、虐待子女一事,近日,劉明舉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他沒捆過兩個女兒,有兩個兒子比較調皮他才綁的,「我在家門口打零工,去打井、挖溝,有鐵鏟,怕孩子受傷,也怕小孩掉井裡,就把孩子捆起來。」

據劉明舉介紹,他先後共生了8個孩子,老二是個女孩,被別人拐走了,另有一個孩子意外死亡。談及為什麼要生這麼多孩子,劉明舉說,不是為了賺錢,為的是「打游擊戰」,因為老二被拐,他自己找力量太小了,但有了更多孩子後,「這放一個(孩子),那放一個(孩子),找老二好找些。」同時,劉明舉也表示,現在不會再生孩子了,已經讓妻子節育了。

趙畈村村委會主任陳士強稱,劉明舉一家是低保戶,去年,除了老大,另5個孩子剛上了戶口,每個孩子每月也有252元的低保補貼。「因為沒有準生證和出生證明,政府出錢做了親子鑒定才上了戶口。他超生也沒錢給罰款,生了大兒子後,村裡安排他妻子上了環,劉明舉拿着刀到家裡威脅我,又給取了。」

在網傳視頻中,劉明舉稱,以前有到超市偷東西的人,怕被抓,「讓我那小孩打馬虎眼,熟人介紹的,(孩子)滿月之後就『租借』出去,到五六歲送回來,『租』了五個(孩子),撈了一筆收入。」對此,劉明舉說,「租」孩子的人是岳母領過來的,剛開始「出租」孩子每個一年租金400元,後來漲到5000元,也正因為那段經歷,老五和老六被教壞了,「教他開鎖什麼的,會盜竊,不把他捆住,出去要出大問題。」

捆綁孩子的事被曝光後,劉明舉說,原本他應該被拘留一段時間,但由於妻子飲食起居無人照顧,在被拘留的第十天,妻子因餓暈被送醫,他也就被放了。「妻子還獲得了慢性病卡,住院不用花錢了。」

五個孩子已被送往福利院

父親稱福利院撫養是好事

據了解,劉明舉家為趙畈村貧困戶,當地鎮村此前對其實施了包括政策兜底、殘疾補貼、申辦低保、危房改造、金融扶貧、產業帶貧、到戶增收項目二次覆蓋、教育救助、社會救助等幫扶措施。

商城縣民政局辦公室工作人員李先生稱,經商城縣人民法院判決後,民政局已經把孩子們接到了福利院,「除了最小的孩子,已有兩個孩子安排上了幼兒園,兩個入讀小學,學費都是民政局負擔,老大目前在姥姥家」。

商城縣兒童福利院陶院長對北青報記者表示,福利院給孩子們做過體檢,各項指標還可以,平時有專人照顧其生活起居,家屬也可以隨時看望。「在福利院,孩子們需根據年齡段和性別分開照顧,但睡覺的時候距離也很近,幾個兄弟姐妹也經常在一起玩。目前,他們已經慢慢地適應集體生活,小孩子比較調皮也很正常。」

劉明舉告訴北青報記者,虐待孩子確實是自己的錯,村裡人都覺得孩子送福利院是好事,他自己也覺得孩子由福利院撫養是好事,「但低保不知道會不會停」。目前,老大因為要上學沒去福利院,但生活費還是由民政局負擔。「我去看過一次孩子,今天,孩子們的媽媽、姥姥到福利院看望孩子,媽媽很想念孩子,希望能將最小的孩子帶回來撫養。」

在得知劉明舉夫婦被剝奪監護權後,有些社會愛心人士希望可以領養孩子。對此,李先生表示,由於孩子的父母都還在,如果有人想領養也需要根據法律規定,並徵得被監護人及其父母同意,同時,民政局也會對收養人的家庭情況進行審核。「民政局會按法律規定,監護孩子到成年並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如果孩子成年後還在上學,民政局也會按相關法律規定盡到應盡的責任。」

被問及是否同意孩子被領養時,劉明舉說,大的被領養可以接受,最小的孩子不能被領養。對此,孩子的姥姥表示,她曾勸過女婿別生那麼多孩子,養不活,但他不信,「他家經常不燒飯,就吃即食麵,孩子衣服要每天換洗,要給燒飯燒菜,我也養不起,送到福利院挺好的,別人領養就成人家的,我就看不到了,在福利院我們還能去看幾眼。」

來源:北京青年報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婚后一周做几多次爱最佳?专家提供性爱频率公式

抵加旅客所有防疫措全部解除 飞机上是否佩戴口罩乘客自己决定

安省最低时薪涨到15.5元 在加拿大是什么水平?

伊朗女事件掀起全球示威 安省与卑诗有大型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