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冰尘列10个特征 “王一安是潘妙飞”

加拿大都市网

高冰尘周一继续在法庭作证并盘问证人。图为他午休时在法庭外。李群摄

潘妙飞周一全日在法庭旁听未作证。图为他此前出庭。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一原告律师持续追问高冰尘如何核实所写文章内容的真实性,以及未向潘妙飞核实的原因。高冰尘指《中国周刊》及中国官方信息具公信力,无核实必要。

此案周一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8天审理,大部分时间由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盘问高冰尘,焦点则是高冰尘在撰写文章时,如何核实所写内容的真实性及责任。
原告方表示,高冰尘在去年12月的首篇文章中,指称潘妙飞未能诚实申报财务状况以获取牛奶金。高冰尘曾在该文章中提到,《中国周刊》曾刊登一篇对王一安的专访文章,王一安受访时表示:“我现在有两对双胞胎女儿,都是加拿大出生的。加拿大政府每个月奖励我2,000加币。”高冰尘声称,王一安就是潘妙飞的化名,此后更举出十大证据说明两人是同一人。

高:帮潘妙飞改进

里兹代尔周一问高冰尘:“你上周作证时表示你所写的10篇文章,都遵循事实要准确,但为何没有向潘妙飞核实?”高冰尘说:“我写文章一个月前就知道王一安的信息,拿牛奶金是王一安自己说的。我当时对2,000元有所怀疑,并向一位黄先生询问,他经常帮助别人填写税表,他说如果是低收入又有4个孩子,牛奶金恰好是2,000元。《中国周刊》有公信力,我没有怀疑,(拿牛奶金)不需要核实。”
里兹代尔追问未向潘妙飞核实就发表文章,是否让潘妙飞承担这个责任?高冰尘说:“该文章约有3,500字,信息量很大,对涉及的几十个事证,我作为评论员没有能力一一查证,也没有必要。”高冰尘还指,在自己所写的600多篇文章中引述过很多人,如引述错误,会在第一时间发声明道歉,但在这个事件中不需要向潘妙飞核实。
里兹代尔也说曾向高冰尘发出律师信,要求对方撤下所发布文章,但为何高冰尘不但未这样做,反而将律师信公布,更表示要以3篇文章回应对方每封律师信?高冰尘回答说,原告方指自己所写文章全部是“捏造抹黑”,这不是事实,自己写文章是回应对方“胡搅蛮缠”,因为明明是事实,对方却不承认。
高冰尘说:“潘妙飞是侨领,但也有其他问题,这样做也是帮助他改进。作为新闻媒体的监督,我要告诉他,我所写的所有内容来自官方媒体。”
高冰尘此前作证时曾经指出10大特征,以此判断王一安就是潘妙飞。高冰尘周一更指出,更多一项就是这两个人物都在中国的党校学习过。高冰尘指出,通常有4至5项关键特征一致,就可断定两人是同一人。里兹代尔询问为何有该依据,高冰尘指没有什么书本这样说,自己是以常识判断。
此案原计划审理7日,即于上周五结束。因法庭无法按时完成应有程序,女法官沙玛(Sharma)决定将审讯延长两日。不过,周一沙玛指出现有时间仍无法完成审讯,决定今日(周二)休庭后,再择日增加一天庭审。目前双方已结束传召证人,待里兹代尔完成盘问后,双方将进入结案陈词阶段。

高冰尘直播庭审 原告获准列索偿证据

高冰尘曾于开庭前及此后,两次通过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直播报道,此后也曾做出相关报道。原告方周一当庭播放5个视频的片段,申请列为此后名誉伤害索偿证据并获法庭接纳。
潘妙飞的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周一在法庭播放数个视频片段,均为高冰尘此前在YouTube上通过《黄河边播报》做现场直播等视频及此后高冰尘法律助理郭国汀接受访问视频。

法官要求提供截取时段

首段视频为首日庭审前高冰尘以《现场直播:温哥华问题侨领诉华文媒体人诽谤案今日开庭》为题,视频时长15分37秒,但法庭仅播放片段。高冰尘解释说,做出上述报道是因为此前答应观众要直播庭审情况。
女法官沙玛(Sharma)通过传译听取并了解视频内容,表示会接纳为证据,但指出证据仅限于所播放内容,并要求原告提供每个视频截取时段细节。沙玛解释说,原告方要求将此纳入此后名誉伤害索偿证据,目前不知道原告方如何使用,现仅收为证据。

华裔会计师认软件 可更改报税表内容

2007年起一直代理潘妙飞报税、有15年加国执业经验的华裔张姓会计师周一再度作证,他解释说2007至2010年亲手为潘妙飞准备报税资料,但当时为妻子所拥有的独资公司兼职工作,潘妙飞这4年的报税表格中,其中一栏列有妻子公司地址及名称。该会计师坚称只是通过相关软件“寻回”而非“重建”当年信息,表格上的时间显示为2017年10月10日,他表示该日期为接到原告律师通知并要求出具文件的日期,更表示包括日期在内的所有报税表内容“都可以更改”。
张姓会计师上周三曾出庭作证,就原告方呈递法庭的潘妙飞2007至2010年共4年的T1普通报税表格(T1 general tax form)做出解释。高冰尘于上周五向法庭报告,发现两项疑点,更“担心有作伪证嫌疑”。原告方曾反对高冰尘重召证人的要求,但法官裁定须破例重召该会计师,但问题仅为解释针对公司名字、地址和日期。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这些你看着眼熟的食品将退出加拿大

存钱10年!安省女子买下梦中情屋 但屋内这两件物品却成了负担!

联邦部门解雇了49名在职期间申请CERB福利金的雇员!

滑铁卢4男持枪打劫珠宝店 3人被捕1人在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