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冰尘拟办中国公证 下月双方作结案陈词

加拿大都市网

高冰尘将于下月14日再次出庭,为此案做结案陈词。图为他周二在法庭外。李群摄

潘妙飞在庭审首日到庭作证。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李群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名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笔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周二高冰尘表示因原告方多次质疑他所提供的中国官方讯息公信力,请求法庭给予20天时间,以便安排前去中国获得经公证的官方文件。法官裁定将接纳高冰尘呈递该新证据,并将庭审最后一日的控辩双方结案陈词程序,定在11月14日进行。

案件周二在温市中心卑诗最高法院进入第9天审理,仍由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盘问高冰尘。高冰尘有关分步骤揭发“问题侨领”等文章,其写作动机等继续被里兹代尔质疑,高冰尘强调撰写这些文章,绝非针对所有中国富豪移民,只为揭发其中做侨领且有问题的中国富豪(详另文)。

案件开审以来,高冰尘呈递法庭有关潘妙飞的多项中国官方证据,遭原告方质疑。这些证据包括指潘妙飞在中国欠税;称潘妙飞“老赖”(意指有能力支付欠款却不还债)依据;潘妙飞在温州烂尾楼工程负责公司工商登记股份讯息等。里兹代尔多次指出,这些证据均自网站打印出来,并非中国官方正式文件格式,例如上面应盖有公章等。

部分文件已在加公证

周二庭审近尾声时,里兹代尔表示完成对高冰尘的交叉盘问。女法官沙玛(Sharma)询问高冰尘,是否对里兹代尔的盘问有质疑或需澄清之处,高冰尘说:“原告认为我引述中国的资料都是假的,可否请求法庭将此案延后20天,以便派人前去中国公证这些文件中的大部分。因为目前(文件)只有小部分在加拿大公证,效用较小。另一个方法是,可当庭上网打开(中国)政府网站,当场获得所有原始资料。”

里兹代尔对高冰尘的两个建议均予反对,并提出3项理据:此前庭审涉及这些文件时,法官已裁定不会将文件中的内容列为事实;高冰尘被盘问时已充分解释他在撰写文章前所做的事情,不必增加新证据;高冰尘对这些证据的依赖,以及对写作应担负的责任,已做出回答。

女法官沙玛首先否决高冰尘提出的第2个选项,即在法庭上网获取中国政府相关网站资料,但裁定接受高冰尘安排前去中国获取公证文件的要求。沙玛指此案已必须延期,法庭需要找一天进行结案陈词,届时不会禁止被告方出示新证据。沙玛还解释,高冰尘是自我辩护,但即使他有代表律师并提出上述要求,也会做同样裁定。最后,沙玛同控辩双方确定庭审最后一日为今年11月14日,届时控辩双方将分别做结案陈词。

高冰尘当日接受原告律师盘问时,曾例举今年1月新华网转载中国网的一篇文章,题目为《胸怀故国图大志 老骥伏枥疾奋蹄--记爱国侨领潘妙飞先生》。此文提及:“最近有人道听途说、或断章取义、或听信一面之词,持续毁谤和抹黑爱国侨领潘妙飞先生,在广大的华人华侨中间激起了强烈愤慨。”针对该内容,高冰尘周二说:“所谓‘激起了强烈愤慨’完全说反了,是潘妙飞通过记者对我文章的批评。”

原告未提出索偿金额

里兹代尔则指出,高冰尘此前称《中国周刊》具公信力,并以其对王一安相关报道为依据,认为王一安就是潘妙飞。里兹代尔以此质疑同为中国官方媒体,为何高冰尘对其真实性的判断不同。高冰尘对此澄清说:“我的意思是对于接触到的事实,正确的支持,错误的反对。”

法庭文件显示,潘妙飞去年12月21日递交民事诉状,向高冰尘提出诽谤及名誉损害赔偿共3项:普通损害、特殊损害(后更改为加重性损害)及惩罚性损害,但未提出索偿金额。

高称将继续写有关潘妙飞文章

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诽谤案,周二原告律师就高冰尘在此案庭审开始前后,所发布的多篇文章内容进行盘问。其中,高冰尘所写题为《将分五步彻底掀开海外著名侨领、问题侨领的盖头》文章,原告律师利用较多时间询问动机及计划细节。

原告律师当庭逐项讲述了高冰尘在此文中的“五个步骤”,以下为摘录的概括内容:以问题侨领潘妙飞作为主要样本,全面扫描这类问题侨领产生、运作的全过程,他们的主要招数,他们的奇葩言论;通过办座谈会、拜访专家学者等方式,全面反映这些问题侨领在海外的形象;下半年可能进行加国巡回演讲,向各界通报这场无聊官司;将了解及收集到的各种素材以及意见整理成文,向中国多个政府机构通报;将该官司向西人媒体全面介绍,让主流社会知道海外问题侨领由哪些人组成,以及他们对加国社会意味着什么。

高冰尘在回答安排这些计划动机时表示,相关文章在今年6月的筹款晚宴之前发表,目的是告知所有人,同时也向潘妙飞传话,把下半年的计划告诉对方。他也表示,因天气变冷不便去加东,因官司缠身,上述“五个步骤”的最后两项也无法进行。

潘妙飞代表律师里兹代尔(Lisa Ridgedale)询问高冰尘,是否会继续撰写有关潘妙飞“问题侨领”的文章,高冰尘回答说:“潘妙飞是问题侨领,我会继续写潘妙飞的文章,但不会局限于潘妙飞。”

自称没不喜欢中国富人

高冰尘也指出,自己并非“不喜欢中国富人”,而是针对其中有问题还担任侨领的中国富豪。

在回答为何指原告方“滥诉”时,高冰尘表示:“我的观点是浪费这些钱打官司是毫无意义。所有事实都非常准确,如果打官司,与潘妙飞同类的人全部将会被拖下水。”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突发!多伦多3名华裔涉盗卖房产被捕!

伦敦维修工人 遭伸缩式厕所压死

法国大学禁用ChatGPT防作弊

风暴致新斯科舍省多处停电 约5000名用户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