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伊斯兰国”新娘想回家 英国网民怒了

加拿大都市网

4年前,英国一名15岁少女离开英国投奔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现在她想回到在英国的家人身边,但是英国撤销了她的国籍。这一案例也显示出欧洲一些国家面临的进退两难的处境。

现年19岁的贝居姆(Shamima Begum)于2015年离开英国投奔”伊斯兰国”。目前她已经在叙利亚生下她的第3个孩子。前两个孩子可能是因为疾病和营养不良已经早夭。

贝居姆被取消国籍而无法返回英国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她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她生活在一所难民营。她表示,为了能给刚出生的孩子创造更好的未来,她请求返回英国生活。她请求英国官方发一发”同情心”。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她却说:”我一点都不后悔来到这里。”她说,她很爱自己的丈夫。她的丈夫来自荷兰,直到现在仍是”伊斯兰国”的战士。

“不会犹豫”

2015年,贝居姆和几名女同学一起经由土耳其到达叙利亚北部的拉卡。当时那里是”伊斯兰国”的秘密”首都”。按照英国媒体的报道,这些女孩子嫁给了”伊斯兰国”的外籍战士。

现在英国官方取消了贝居姆的国籍 。贝居姆的家人向独立电视台(ITV)和英国国家通讯社展示了内政部写给他们的信函。英国内政大臣贾维德(Sajid Javid)上周五还曾说过,在阻止支持过恐怖组织的人员返回英国的问题上,他”不会犹豫”。

如何对待返乡的”圣战”战士

贝居姆一家的代理律师说,会动用一切法律手段推翻内政部的决定。英国司法大臣高克(David Gauke)也认为,如果贝居姆回家的愿望遭拒,这恐怕会带来一些法律上的问题。他在接受天空新闻台采访时说,不应该让一些人变成无国籍者。

现在欧洲很多国家都遇到类似于贝居姆这样的案例,处理起来十分棘手。这些国家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是否出于安全的考虑阻止圣战分子返乡,还是允许这些人返回,之后在国内让他们受司法审判。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近期面临军事溃败。虽已是“树倒猢狲散”,该组织造成的许多麻烦仍尚待解决。

例如,一名刚刚产下一子的19岁英国少女,却因为自己“伊斯兰国”新娘的身份,面临被剥夺国籍的局面。

“伊斯兰国”新娘Isis brides

在“伊斯兰国”攻城略地的扩张时期,该组织在网络上大力宣传,招募外国人偷渡到叙利亚、伊拉克加入该组织。其中一些外国女性,在来到该组织领地后选择嫁给该组织成员,因此被称为“伊斯兰国”新娘。

这些“伊斯兰国”新娘的具体人数很难准确评估。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国际极端主义研究中心2014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投奔叙利亚和伊拉克极端武装组织的西方人中,女性比例占10%至15%。仅在2013年,便有多达60名女性离开英国前往战区。

2015年2月,三名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经伦敦盖特威克机场离境。这三人是来自伦敦同一所学校的学生,均不满17岁。

三人乘坐商业航班,取道土耳其前往叙利亚并加入“伊斯兰国”,随后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直到最近,英国媒体《泰晤士报》记者在叙利亚北部一座难民营中发现了三名女子中的沙米玛·贝古姆。

当年15岁的沙米玛,如今也只有19岁。她向记者讲述的经历令人唏嘘不已。

沙米玛承认,她和朋友均是看了网络上传播的“伊斯兰国”宣传资料产生前往叙利亚的念头。

在2015年进入叙利亚后,沙米玛和她的两名朋友分别嫁给“伊斯兰国”武装成员。

沙米玛申请嫁给一名“讲英语的战士,年龄在20岁至25岁之间”,并在10天后如愿嫁给一名荷兰籍武装分子。

她和丈夫随后搬到“伊斯兰国”自封的“首都”拉卡。

然而,随着“伊斯兰国”在2016年开始节节败退,尤其是在2017年放弃拉卡后,沙米玛一家的生活滑向深渊。

他们2017年离开拉卡,随着撤出的武装人员沿着幼发拉底河一路南下,最终来到位于叙利亚、伊拉克边境的巴古兹,也就是“伊斯兰国”如今拥有的最后一块地盘。

沙米玛在2017和2018年初先后产下一双儿女,两人却因生病和营养不良死亡。她的丈夫则于近期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民主军”投降。

最终,第三次怀孕并即将临产的沙米玛从巴古兹逃出,在难民营被《泰晤士报》记者发现。

就在《泰晤士报》采访她之后几日,沙米玛于2月17日产下一个男婴。她表达了想要和孩子回到英国的意愿。

“浪子回头”本是喜闻乐见的事,英国各界对沙米玛回家的意愿却反应冷淡。

原来,沙米玛在接受闻讯而来的英国媒体密集采访时的态度,令人怀疑她是否已经悔改。

她在采访中承认,“伊斯兰国”可能将她的经历作为招募人员的招牌,但她说“这又不是我的选择”。

当记者问到她如何看待“伊斯兰国”于2017年发动的曼彻斯特恐袭,她磕磕绊绊地说“我当时很震惊,不过……”

在记者追问下,她说她了解恐怖袭击不同于战场上交火;然而她话锋一转,继续说:“现在也有妇女儿童在针对‘伊斯兰国’的轰炸中死去。‘伊斯兰国’的辩解是这(指曼彻斯特恐袭)是一种报复行为。我认为这是合理的辩解。”

在另一段采访中,沙米玛的态度诚恳了许多,承认自己对“伊斯兰国”种种行径的受害者表示遗憾,并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然而英国民众却并不买账。天空新闻对1000名民众发起短信调查,结果显示76%的民众反对沙米玛回国,16%的民众支持她回国,8%的民众不确定。

而在网络上,网民更是一边倒地不欢迎沙米玛回归。

有网友认为她没有谴责“伊斯兰国”,只是觊觎英国提供的舒适生活。

有网友对沙米玛“自鸣得意”的态度不满。

有网友说想到自己交的税可能被用来支付她的育儿费用与住房和健康福利就感到厌恶。有人直指沙米玛是自食其果,“我们不欢迎你回来”。

对此,沙米玛家人聘请的律师塔斯尼姆·阿坤基回应,沙米玛的经历对她造成很大创伤,她在接受采访时的异常举止和表态,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患有“弹震症”士兵的反应。

背景

弹震症shellshock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士兵常年驻扎在战壕内,因为战争的残酷和持续的炮弹轰炸而感到极度恐惧和困惑,于是产生各种精神疾病,包括出现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梦,认知与感受的突然改变、以及应激状态频发等。

这种病症在当时被称为弹震症,现在被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这名律师还指责沙米玛所在学校和当地政府,没有在4年前阻止她前往叙利亚。

英国内政大臣赛义德·贾维德此前向媒体表态,他将毫不犹豫地阻止那些加入“伊斯兰国”的英国人回国,并建议剥夺这些人的英国国籍。

就在当地时间19日,沙米玛家庭聘请的这位律师在社交媒体上说,已经接到英国内政部决定剥夺沙米玛公民权的通知。这名律师说,将动用一切法律手段挑战这一决定。

然而,就在这条消息的评论里,网民又开始了一轮吐槽。

“这是本届政府做出的最好决定”

“她的家庭可能不满意但全英国都在庆祝”

“单程票!”

……

目前,仍有许多谜团围绕沙米玛,毕竟她自述的经历只是一面之词。她和新生儿能否回到英国,涉及法律、人道主义等诸多问题,恐怕难以很快见分晓。

此时英国广播公司又爆出猛料:还有12名英国籍“伊斯兰国”新娘已经来到在叙利亚境内的难民营中,更多的人则在路上……而这还不包括来自德国、美国等国的“伊斯兰国”新娘。

“伊斯兰国”在这些西方国家造成的裂痕,恐怕暂时还无法弥合。

来源:新华国际 综合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随机袭击案!男子向婴儿车扔装有不明液体的瓶子

加航宣布减少7月8月航班 延误混乱继续

想放松一下?推荐你多伦多附近5个超棒的Spa

全球新冠确诊病例上升 上周增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