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U周一正式恢復面授課程 有學生在校內抗議集會表達訴求

加拿大都市网

大教室的学生目测超过80人。星岛记者摄

【加拿大都市網】西門菲沙大學(SFU)在周一(24日)正式恢復面授課程,有學生會成員開學日在校內舉行集會,藉此抗議學校在未理會學生訴求的情況下,執意重開面授課程,並質疑SFU並無按照衛生防疫指引。有本地學生希望學校能分發快速檢測及N95口罩,而中國留學生則害怕會在課堂上染疫,擔心暑假返華須走新冠康復者路線,檢測程序及隔離措施變得十分繁瑣。

大約40名SFU的學生,周一在本拿比校區的露天廣場舉行演講集會,集會學生手持抗議標語,並高叫「我們需要健康,否則我們會離開SFU」,以抗議學校堅持恢復面授課堂的決定,示威學生其後前往教學行政大樓繼續高叫口號。不過,有持不同意見的學生斥責他們過於喧鬧,破壞學習環境。

SFU學生會主席利奧西斯(Gabe Liosis)在現場受訪時說,學校到現在為止,根本沒有聆聽的訴求,學生希望利用「雙軌制」教學,即提供線上與面授混合型教學,此舉是不僅對每個學生負責,也是對社區負責。奧西斯質疑,學校並未提供足夠的N95口罩及快速檢測,校園內兩米距離的告示形同虛設,教室的座位根本無法做到每個同學兩米的社交距離。利奧西斯續說,本次集會旨在促請校方,能聆聽學生代表的訴求,這包括:繼續實施網上授課,直至疫情完全好轉為止;提供永久性的網上課程;SFU三個校區分發N95口罩及快速檢測,以及延長學費繳交的最後限期。

參與集會的學生艾瑪(Emma)表示,學校堅持要學生回校,無視奧密克戎(Omicron)的傳播威力,我非常擔心學校會成為低陸平原爆疫的源頭。而另一名藝術學系的匿名學生則說,他們或會以罷課形式,繼續表達訴求,但由於有參與的學生擔心,日後會被學校或教授秋後算賬,因此未能公開身份及姓名。犯罪學系學生伊曼紐爾(Emmanuel)向《星島日報》記者稱,現時他小課程的同班同學有20至30個,但有些課程在大教室進行,人數超過80個,他非常希望學校能分發N95口罩與病毒快速檢測,認為現時學生的角色都非常被動。

本報記者在教學樓觀察後發現,不少教室因為座位有限,難以實施人與人之間兩米距離的規定,記者走進一個小型教室更見到,學生甚至連間隔一個座位也無法實施,大多數學生的座位距離,與疫情前無異。剛從小教室下課的中國留學生馬湯姆(Tom Ma譯音)亦表示無奈,他說:「我不能不來上課,但我希望學校可以給學生選擇的權利,我樂意回來上課和考試,但這個座位距離實在高風險。」馬續說,他在暑假計劃返華探親,現在已拒絕所有社交活動,擔心身邊的同學沒有打疫苗,「按現在中國的回國政策,一旦染疫,回國之路變得非常繁瑣,要走『康復者道路』,須做非常多次的檢測和照肺部X光,時間和成本非常高。」

記者嘗試對課堂教授及教職員進行採訪,但他們均表示不予置評,SFU教務長道維格納(Catherine Dauvergne)發表聲明指,面授課堂並非病毒傳播的高風險,校方是根據公共衛生專業知識,大學本身所得的學習形式對學生影響的數據,以及卑詩疾病控制中心對年輕人心理健康影響的重要研究而作出決定。道維格納重申,重返面授學習有利心理健康,以及學生的專業知識學習。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张天爱染粉色头发 新造型彰显女团风格

邓德华省选承诺:将设房屋公司直接建楼

长周末游玩注意远离大坝及水电站!

性价比最高!Under Armour运动鞋、跑鞋一律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