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罪惡都從一份普通戀愛交友廣告延伸開來…

加拿大都市网

Gilles Tetreault

一切罪惡都從一份再平常不過的網絡戀愛交友廣告延伸開去。

2008年10月3號,26歲的埃德蒙頓青年Gilles Tetreault在一則網絡婚戀啟事上,看上了一位漂亮的金髮姑娘——24歲的Sheena。而在他興沖沖前往赴約時,卻不知金髮女郎「照騙」的背後是一名瘋狂殺手。

業餘電影製作人Mark Twitchell

Tetreault來到Sheena的家,按照約定從車庫進門。接着,他被人從背後用自製電棍突襲。當然忍住疼痛回身時,看到一個頭戴冰球頭盔的男人。這個男人,就是業餘作家、編劇、製片人Mark Twitchell。

「那一瞬間我頓悟,Sheena根本不存在。」

38歲的受害人Johnny Altinger

奮力逃出車庫自救

這個蒙面男人用一把手槍指着他,命令他趴在地上,雙手放在背後。當Tetreault的身體接觸到冰冷的水泥地面時,他聽到身後傳來金屬手銬聲。冰冷的槍口就在眼前,他卻感到一陣亢奮,不由自主的一躍而起抓住了那把槍。

「在我抓緊那把槍的同時,也意識到那只是一把仿真塑料槍。」

在和手持匕首的蒙面兇手殊死搏鬥之後,Tetreault從尚未關嚴的車庫門下倉皇逃出。

剛才奮力和蒙面男子搏鬥時候的力氣突然全部消失,剛剛見到天日的Tetreault雙腿一軟,一頭栽倒在車道前的路面。

這時,一對遛彎的男女剛好走過。還沒爬起來的他於是向這兩名路人全力呼救,不明真相的兩人卻嚇得掉頭就跑。差點又陷入絕望的Tetreault卻突然發現兇手並沒有繼續追趕,說時遲那時快,他趕緊連滾帶爬的坐進自己車裡,絕塵而去。

艷遇不成,還差點丟了性命的Gilles Tetreault因為心中那股強烈的羞恥感,並未報警。

Mark Twitchell和前妻的舊照

「我只想回家。」

那之後過了僅僅四周,驚魂未定的Tetreault在新聞中得知,另外一名當地男性Johnny Altinger失蹤了,而他失蹤前去過的最後一個地方,就是四個禮拜前自己剛剛逃出的這個車庫。

和Gilles Tetreault一樣,38歲的Johnny Altinger也是去赴約的。但他就遠沒有前者那麼幸運了。

2008年10月10日,38歲的質檢工程師Johnny Altinger去見網友,走前他告訴家人自己在Plenty of fish好多魚婚戀交友網站上認識了一個金髮女郎,對方主動要求他前往家中約會,然後他再也沒有現身。

他和家人朋友失聯的兩天之後,有位友人收到一條來自於Johnny Altinger的手機短訊。短訊中說他準備和新女友去國外度假,準備兩個月後聖誕節時再回來。但是,Altinger的哥哥覺得此事蹊蹺,決定去弟弟家中一探究竟,結果他在弟弟家中發現了他的護照。

接到報案的埃德蒙頓警察通過這條手機短訊的GPS定位,找到了Mark Twitchell租住的這間當地帶車庫的民宅。

Mark Twitchell接受警探質詢

警方找到一本劇本

租賃這個車庫的房客正是Mark Twithell。他和警察說自己是獨立創作製片人,他租用這個車庫作為業餘攝影棚。但是他說自己最近有一陣都沒回來這裡工作過,但是再回來時發現車庫門鎖被人砸過。於是為了安全起見,他把自己那些貴重的專業攝影器材都暫時搬走了。在隨後的取證中,的確發現車庫的門鎖有人蓄意破壞的痕迹,警察們無功而返。

兩周之後,Johnny Altinger還是生死未卜。一籌莫展的警方向媒體公布了這起失蹤案的一些細節和那個車庫的照片和位置,向市民尋求線索。

還記得之前說過的那對遛彎的男女么,他倆在看到警方的公告後回想起在那個車庫的地點偶遇的那個奇怪的受傷男子。於是他們來到警局,向警方回憶了那天傍晚的情況。然而,儘管地點萬無一失,可是兩人偶遇受傷男子的那天不是Johnny Altinger離家約會失蹤的10月10號,而是稍早的10月3號。

難道受害人另有其人?難道這兩人都已遇不測?

案發現場車庫

2008年10月28號,九死一生的Gilles Tetreault在得知此事後,來到警方謀殺組提供線索。這時,警方才知道在那之前近四周的時間裏,Tetreault都無法正常工作生活,只能在心理治療中心度日。直到得知另外一名男子也和他有着同樣遭遇,且很可能已經遇害,他決定主動配合警方調查破案。

但是,由於兇手在作案全程都帶着冰球頭盔,以至於Gilles Tetreault對他的樣貌毫無印象。聽者有意,負責此案的探員回想起在Mark Twitchell的車庫裡,的確有一個冰球頭盔。在加拿大這麼一個冰球之國,應該很多人家裡都有一個兩個冰球頭盔之類的吧。當時Twitchell解釋說這是一個拍片道具。車庫的鄰居們說曾經也聽到過似乎這個車庫裡發出過大喊大叫的聲音,但是Mark Twitchell解釋說那只是他拍戲的聲音。

警方在隨後對Mark Twitchell電腦硬盤的搜查中發現了這位編劇的一篇42頁劇本,沒錯,這部劇的名字就叫做:一個連環殺手的歷程自白。

屍首哪裡去了?

這部劇本或者可以說是自傳小說里,描述了一個連環殺手在交友網站上假扮女性,將第一名目標騙到了車庫,幾乎得手時功虧一簣,獵物逃脫。一周之後以後他故技重演,這次終於成功殺人分屍,最後屍塊置於鐵皮桶焚屍,最後把殘骸倒進下水道滅跡。

而這兩名目標,都是30歲上下,身高體態中等的單身男子。因為如果有女友或者老婆,他們的失蹤就會很快被外界所知。

這也許不是一部傳神的劇本,但是和第一個受害人Gilles Tetreault的口供基本分毫不差。

除此之外,劇本里還詳盡描述了這個連環殺手如何將一個民宅的普通車庫改裝成殺戮場,另外還購買了冰球頭盔、獵人刀具、大鐵桶等工具。而且,兇手使用的IP地址都是加密的。

在警方噴洒化學物質之後,閃着藍光的位置曾經有大量鮮血

一番搜查之後,還是不見Johnny Altinger。由於沒有屍體,檢控官對Mark Twitchell提出一項一級謀殺未遂,一項人身傷害的罪名起訴。而無論警方怎麼努力,後者就是決口不提Johnny Altinger的下落。

次年6月,Twitchel突然要求和警方見面,並提交了一份地圖。在圖中地點的下水道井蓋下,警方終於發現了受害者Johnny Altinger的殘骸。

就在Mark Twitchell交代拋屍地點前沒幾天,撿回一條命,差點被刺激出PTSD創傷後遺症的Gilles Tetreault完成了一本書《The one that got away》《逃脫的那一個》,講述自己的親歷。也許看到Tetreault又寫書,又接受各種訪談,Mark Twitchell也不甘寂寞,希望得到關注吧。因此很快交代了警方和受害人家屬最想知道的拋屍地點。

2011年4月11日,Mark Twitchell 被判一級謀殺罪成立,終身監禁,25年不得假釋。阿爾伯塔省最高法院於2012駁回了他的上訴申請,維持原判。

在獄中的Twitchell也沒閑着,在加拿大監獄服刑犯人的交友網站上,居然也發了徵友啟事。這次,他的頭像一定只能是他的真面目吧。

撰稿:睿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安省发布长新冠病人收费代码 新冠后遗症治疗有望

Coach冬靴价格超美丽!大量款式一律5折+免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