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关系跌入谷底 杜鲁多真的要救人吗?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作者:丁果

谁也没有想到,中加关系这么快就落入了谷底,“黄金十年”转眼就变成了“噩梦十年”,而且进入了环环相套、难以拔出的死结。从华为财务长孟晚舟被抓开始,到康明凯等两名加拿大人因间谍罪遭羁押,如今加拿大人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因走私毒品被中国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人质外交”与尊重司法纠结在一起,如何解套,确实是头痛之事。

问题的始作俑者,看来还是总理杜鲁多。上述的每一件事,杜鲁多都跳出来表态,而他的每一次表态,没有让事情朝好的方向走,而是越来越恶化。在中国死刑判决出来后,杜鲁多没有任何时间听专家讲解消化,就迫不及待跳了出来,发表了一段评论:因为有加拿大公民在国外面临死刑,加拿大政府将代表谢伦伯格与中国方面进行斡旋,在这种情况下,加拿大政府别无选择,必须这样做。

政府将竭尽所能,说服中国方面不要对谢伦伯格执行死刑。这段话是说给谢伦伯格家属和加国民众听的,表示总理在第一时间就关心加拿大人的生命,即使这是一个罪犯。这一点尚能理解,因为加拿大是废除死刑的国家,国民对死刑的判决素有反感。更重要的是,杜鲁多在加拿大推动大麻合法化,让毒品合法化指日可待。国民对毒品的概念,已经跟严刑峻法的中国相去甚远,从而造成双方国民在这个问题上的认知差距越来越远。

不仅如此,杜鲁多还即刻针对中国说了重话,把中国一下子打回四十年前的状态,并且继续拉出盟友来辖制中国,好像回到了冷战时代:“中国已经选择随意使用死刑,这不仅是我们政府极为关注的问题,也是我们所有的国际友人以及盟友极为关注的问题。”选择随意使用死刑,这是相当严重的指责,基本上就是把中国列入世界上最野蛮的国家行列。这种说法如果是加拿大的舆论意见,仍然是言论自由的范围,但从一国总理口里出来,几乎是把谢伦伯格往死里推,因为这样一定位,加拿大还怎么跟中国协商谈判?

还好,加拿大的英文媒体还是报道出了中国对贩毒者的用刑历史,CTV的报道说,虽然对加拿大公民判处死刑颇不寻常,但外国人在中国被判死刑并非史无前例。 2009年,英国公民Akmal Shaikh就因走私海洛因而被处决。而在次年,中国又对走私毒品的日本人赤野光信执行了死刑。

同样对毒品判刑很严的日本和韩国媒体,也报道了中国判刑的真相。 2010年至2016年间,共有6名日本人因毒品犯罪在中国被判处死刑。截至到2014年8月,中国已经处死至少4名韩国毒贩。除了这些国家的毒贩之外,还有南非、俄罗斯等国毒贩在华被判死刑。

谢伦伯格为BC省居民,他于2014年在中国被捕,2016年开始庭审,2018年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5年。但中国的检察官认为判刑太轻,于上个月提出上诉。 2019年1月14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案并当庭宣判,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谢伦伯格死刑,并没收其全部个人财产。

从程序和日期来看,中国化了四年时间只判了他十五年,却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改判他死刑。这些司法论据和定罪论据,可以由司法专家去讨论辩论,加拿大没有死刑,政府去争取都是可以的。

但是,杜鲁多的“肆意”发言,仍然是他“外交无能”的继续体现,不但他自己打自己的脸,用政治甚至民粹的语言谴责中国,其目的仍然在大选,对面临死刑威胁的人非常不利。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他用意识形态和民粹的语言批判特朗普,现在又靠向特朗普打中国,他的不靠谱也可见一斑。如今,加拿大政府发出了旅游警告,中加关系何时修复,恐怕要到大选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