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援意專家組組長:當地醫療資源緊缺,一套防護服就像「奢侈品」

加拿大都市网

▲落地米蘭時,專家組扯起紅色橫幅,橫幅上用意大利語寫着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加的話——「我們是同海之浪,同樹之葉,同園之花」。受訪者供圖

「意大利,加油!」

進入病房前,裘雲慶在防護服背後寫下祝福語。

這是他帶領中國醫療專家組抵達意大利的第3天,他們來到疫情「震中」——意大利北部的倫巴第大區貝加莫市。

眼下,意大利成為全球除中國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累計確診患者已超7萬人。這7萬多人中,倫巴第大區佔了一半,而貝加莫市是倫巴第大區的「重災區」。《貝加莫報》的訃告欄,由平時每天的兩三頁增加到十一二頁。

「一切都停了下來,陽台無人歌唱。」在小鎮居民心中,此刻的貝加莫是悲情的。但裘雲慶深知,這樣的寂靜來之不易。

裘雲慶,中國第二批赴意大利抗疫醫療專家組組長、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下稱「浙一醫院」)常務副院長。3月18日,他和11名專家組成員自上海啟程,隨行攜帶呼吸機、監護儀、檢測試劑、口罩、防護服等,共計9噸當地急缺醫療物資,奔赴意大利米蘭。

過去的一周,中方專家組將所有經驗傾囊相授,讓居民待在家中,關緊病毒傳播的「水龍頭」,就是錦囊中的一條「妙計」。

落地米蘭時,專家組曾扯起紅色橫幅,用意大利語寫着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加的話——「我們是同海之浪,同樹之葉,同園之花」。

歸期未知,他們正與意大利一起走過危難時刻。

━━━━━
當地醫療物資短缺,一套防護服就像「奢侈品」

新京報:專家組每天的工作節奏是怎樣的?

裘雲慶:我們主要和當地醫院交流疫情防控經驗,提供指導。一般早晨到醫院去,在醫院交流到下午兩點,為了保證專家組安全,所以在醫院時間安排比較緊。兩點從醫院回來,洗個澡(做消毒),大概三四點能吃上飯,在外面的時候是不吃不喝的。其他時間,我們還要給當地我國使領館、中資企業人員、留學生和華人華僑提供醫療衛生指導和幫助。

新京報:你在意大利看到當地情況如何?

裘雲慶:當地醫院防控措施沒有國內嚴格,每天還有很多人發病。意大利醫療水平不錯,但突然增加這麼多病人真的措手不及,就像當初的武漢。

新京報:和當地交流中,他們比較迫切的需求是什麼?

裘雲慶:他們想知道中國防控措施怎麼做的,怎麼能在這麼短時間把疫情控制下來,還想知道中國醫院的診斷治療措施。其實,雙方診斷治療大同小異,主要是篩查、診斷、收治病人方面差距較大,因為他們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病毒核酸檢測和CT檢查,輕症病人大多居家隔離,住不了院。

當地醫療防護物資很缺,口罩、帽子、防護服、呼吸機、檢測試劑等等,都很缺。我們進病房時,穿了一整套防護服,他們覺得這個很規範,像是「奢侈品」。

另外,他們希望我們有醫護人員到這裡幫他們,這個願望很迫切。

新京報:專家組隨行帶了一些醫療物資給當地?

裘雲慶:這對他們來說是杯水車薪,遠遠不夠。意大利每天新增五六千病人,根本承受不了。意大利全國只有6000萬人,與浙江一樣,而浙江總共只有1200個病人。


▲裘雲慶在意大利規模最大、水平最高的感染病醫院Ospedale Luigi SACCO Hospital交流。SACCO醫院診斷了意大利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受訪者供圖

━━━━━
現在防控很嚴,街上沒人沒車跟我們當初一樣

新京報:專家組給出了哪些建議?

裘雲慶:主要是中國的防控經驗,比如嚴格「封城」。阻止疾病傳播,要像「關水龍頭」一樣,從源頭上把它控制好,開着水龍頭,要把地拖乾淨是難做到的,當地每天新增的病人很多,這提示源頭防控還是沒做好。

我們講了之後,當地許多方面已經做得越來越嚴格了。其實說起來,米蘭早已經「封城」了,但執行得不好,全靠自覺。現在「封城」措施好像已經到位,警察也上街巡邏,馬路上也沒人、沒車了,跟我們當初「封城」時一樣。

此外,當地對輕症病人不住院治療,而是居家隔離,但有些人隔離得很好,不傳染家人,有的隔離不好,還是會傳染給別人。我們建議他們應檢盡檢,早檢查、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但現在還做不到。

病人大量增加,讓當地醫療資源變得十分緊缺。很多病人住不進醫院,一方面會繼續傳染,另一方面,輕症病人在家沒有得到很好治療,病情加重成重症才能住進院。所以我們建議,對輕症病人也隔離治療,像中國建方艙醫院一樣。

━━━━━
當地院內防控措施還有漏洞 醫務人員感染多

新京報:當地醫務人員感染情況似乎也比較嚴重。

裘雲慶:當地醫院院內感染防控措施還有漏洞。

中國自2003年SARS疫情以來一直在各大綜合性醫院設置發熱門診,對於任何到醫院就診的患者,只要有發熱癥狀,必須到發熱門診首診,這個舉措非常重要,大大減輕了急診室的壓力,是避免院內感染和傳播的第一道關卡。

此次疫情中,中國所有新冠肺炎病人都在發熱門診首診,而意大利是在急診室,很多病人就診後也未能做檢測,確診前病人活動也比較自由。

另外,防控方面他們主要依據世衛組織或當地協會發佈會的指南,靠醫護人員自覺而非強制性執行。執行嚴一點,就做得好一點。不像我們國內專門有人檢查,不僅上級主管部門查,醫院自己也有督查,檢查口罩有沒有戴好,進病房有沒有穿好隔離衣等等。當然,他們防控做得不夠也有缺少醫療防護物資的原因。

我們看到有家醫院,病房沒有劃分清潔區、污染區,醫護人員也只佩戴普通口罩,穿外科手術衣,像我們這種防護服,他們基本上很少穿,哪怕在病房裡,也沒有我們這麼高的防護要求。所以醫務人員感染的比例不少,病人之間的院內感染也有。

新京報:有報道說,當地醫護人員已經超負荷工作很長時間,瀕臨崩潰。在你看來,他們狀態怎麼樣?

裘雲慶:那倒沒有。他們精神狀態還是不錯的,這種敬業精神可能全球所有醫務人員都是一樣的。但他們對缺少醫療防護物資感到很無奈,想通過我們向當地政府多提建議。

他們對中方專家組很熱情,我們每到一個地方,他們都到外面門口等,對我們很重視,而且要求我們去交流的醫院也很多。

▲裘雲慶在防護服背後寫下「意大利,加油!」的祝福語。受訪者供圖

━━━━━
死亡率高原因之一是沒統計輕症病人「分母」小

新京報:當地醫療救治情況怎麼樣?

裘雲慶:醫療水平和國內應該差不多,還是挺不錯的,但沒有像中國一樣集中專家、集中資源、集中患者、集中救治。他們沒這麼多資源,也沒這麼多專家可以集中起來。而且意大利跟中國體制不一樣,資源動員能力相對較弱。

新京報:從統計數據看,意大利病死率高於其他國家。原因何在?

裘雲慶:意大利病死率高,原因之一是輕症病人沒有得到正規治療,加重病情。另外,他們統計感染人數沒有把輕症病人統計進去,計算病死率的「分母」就小。

新京報:中國疫情初期曾有大量患者沒辦法入院,意大利是否也面臨同樣的醫療資源擠兌問題?

裘雲慶:對,就跟武漢當初的情況一樣。但他們現在認識到中國的做法是好的,所以防控措施不斷加強,這兩天尤其明顯,我們剛來的時候很多人聊天不戴口罩,現在看上去已經沒了。

新京報:意大利基礎醫療體系比較發達,為什麼疫情會走向現在的局面?

裘雲慶:主要是社會管理體系體制不一樣,中國可以通過疾控中心、街道社區早期發現、隔離病人,查找密切接觸者。意大利缺乏這樣的人員,過去也沒有經歷過大規模的傳染病疫情,做不到應收盡收,應該隔離的都隔離。

來源:新京報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比UGG更适合加拿大的寒冬!Sorel雪地靴低至6折!

Nofrills等西人超市最新一周优惠传单出炉

想省钱一定要看!哪些家用电器关闭时也在耗费电力?

刚刚!央行宣布再加息50基点 暗示可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