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璀璨背後的指揮官與煙花結不解緣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今年一場奪命車禍,賀歲煙花臨時取消,新春節目彷彿失了焦,觀眾固然失望,但最痛心的一定是毛偉誠,「銷毀煙花那天直情不想去看。」作為港星多媒體製作有限公司行政總裁,多年來站在夜幕背後指揮着點點煙火,籌辦過無數賀年、國慶和除夕維港煙花匯演,在觀眾為煙花歡呼拍掌的同時,他已急不及待要為下一場煙花注入新突破。有人愛煙花的璀璨,有人恨它的短暫,而在毛偉誠心中,一幕幕煙花代表着的,是充滿凝聚力和無限可能的香港。

記者楊詩彤 攝影梁譽東

「嘭!嘭!嘭!」一枚枚禮花彈從維港發射到天上,爆開成一閃一閃的煙花劃破夜空,照亮了兩岸的摩天大廈,成了香港最奪目耀眼的景色。每逢新春、國慶、除夕等日子,維港兩岸都擠滿了人,期待着一束束絢爛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為他們送上這場演出的,正是毛偉誠。

三代經營乘中美建交發圍

毛偉誠的名字在行內可謂無人不識,他與煙花的淵源比誰都深。家中三代經營煙花生意,爺爺毛沛樵是大馬華僑,早於50年代成立合記行,即港星的母公司,出口國產煙花爆竹至東南亞;父親毛浩輯在70年代乘中美建交之勢,將煙花銷往美國,毛氏家族的煙花王國逐步壯大。

「自小父親已給我壓力,一直想我繼承家業。」毛偉誠記得18歲那年,父親領他參與國際煙花會議,他第一次意識到家族在全球同業間的地位,「當時所有外國人都想認識我爸爸,一次過接了很多大定單,那時是香港煙花生意的黃金時期。

」從煙花貿易走到匯演製作,則要從毛偉誠家中收藏的一份剪報說起,當中記錄了1966年在維港舉行的一場中秋煙花匯演,「當年的煙花就是由我爸爸燃放。」但自六七暴動後,港府禁止市民燃放煙花,合記行在港的煙花生意一度暫停。至80年代,公司開始和外商合作,籌辦維港煙花匯演,主責訂貨、牌照申領、躉船調配等工作。

在美國完成學業的毛偉誠於1989年迴流返港,正式加入合記行,並在五年後創立港星煙火製作有限公司,迅即迎來了在煙花業界的一面里程碑。1997年4月27日,一幕撼動人心的煙花匯演在青馬大橋上演,一縷縷金色的煙火如瀑布般從大橋瀉下,成了青馬大橋在港人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而這場煙花正是由毛偉誠設計,「當時可說是奠定了我在煙花業界的地位,至今二十多年我仍記得。」「當年青馬大橋上只有兩枚24V電,但煙花瀑布有1,177米長,『一cue過』爆出整幅瀑布是不可能,於是我將它拆散,由外面開始爆到中間,只需供電21秒,那動感真的很正!」談起這經典一幕,毛偉誠難掩興奮,把當年盛況描述得繪形繪聲,「真是legend(傳奇),也成為了香港歷史,之後也一直未被打破。」

 

國際大賽屢獲殊榮

打響名堂後,毛偉誠包辦了無數次香港大型賀年、國慶和除夕維港煙花匯演。同一事情做足二十多年,不少人也會喊悶喊累,但毛偉誠不然,反而甘之如飴,「我每次也會滲一些新元素到表演中。」他先後研發出「8」、「吉」、「春」、「中國HK」等字形煙花,又有哈哈笑、生肖等圖案,每次也帶給港人驚喜。

作為煙花設計者,毛偉誠笑言自己觀賞煙花的心態與市民有很大分別,「我看煙花是看自己的設計是否符合預期,色澤靚不靚、爆出的花是否對稱……」每次煙花過後,他都會與團隊一同觀看錄影,檢討不足之處。不知多少次,毛偉誠在觀眾的贊歎聲中自責,「我專門看瑕疵,當你是設計者,便沒有可能看到perfect(完美)。」毛偉誠對煙花設計的熱愛,甚至連維港也未能滿足。過去他曾多次飛往外地參與國際性煙花設計大賽,屢獲殊榮。他在2005和2006年分別獲加拿大GlobalFEST藝術煙花比賽金獎;2007年在中國秦皇島為慶祝奧運前一周年的音樂煙花比賽中奪金獎、最佳合成獎及最佳設計獎;2009年再在加拿大蒙特利爾頂級國際煙花比賽中摘銀。

躉船爆炸教訓慘痛

精心設計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毛偉誠得到無比滿足感,但原來背後別有一番辛酸。他不諱言,入行至今經歷過不少低潮,當中以2005年最教他「不想提起」。當年八月港星一艘運載煙火的躉船發生爆炸,造成一死三傷,揭發船隻未有合資格監督人員,毛偉誠最終被判罰款14,400元,買下一次慘痛教訓。「煙花是一場喜慶,但喜慶背後,我們經歷過無數次低潮和驚險鏡頭。煙花很美,但其實也很脆弱。」

相比客觀因素的限制,人心的轉變可能更難掌握。近年部分港人看待煙花匯演的心態,已由昔日萬般期待變為不屑一顧,有人批評煙花匯演「燒銀紙」,也有人認為煙花造成空氣污染,毛偉誠坦言「聽慣了」,「凡事都有兩面,作為製作者,能改善的我們都會改善,無理的聽聽便算。」

多年來在這行頭傾注大量心血,毛偉誠始終深信,煙花帶給港人的正面效益,遠遠大於負面。「一場煙花對市民而言是一場凝聚,一個和朋友、家人、戀人相處的機會。始終節日需要一個氣氛,煙花是唯一可以做到如此效果的活動。」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短短二十多分鐘的煙花匯演,轉瞬即逝,但製作團隊所花掉的心血遠比想像中多。

毛偉誠直言,籌辦一場煙花匯演的工序繁複,由訂購貨源、設計款式、申領牌照,至最後階段把禮花彈安裝在躉船上,每個工序都牽涉大量人力物力,要逐一拆解實是「一疋布咁長」。

單是設計煙花款式的過程已耗掉大量心機,他形容一場煙花匯演就有如一首歌曲,「我們會先選訂所用的背景音樂,有如匯演的『靈魂』,而煙花款式就好像歌詞,要配合音樂起伏。」他舉例指,賀歲煙花不時會用「財神到」作背景音樂,配上「8」字形煙花便恰到好處。

即使準備工夫百分百用心,毛偉誠坦言最終成果也受很多不可抗力因素影響,「有時大風會吹歪圖案,加上圖案都是2D(二維),觀眾若站在側邊位置,便看不到效果,所以睇煙花很多時還是要靠一些想像力。」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如何防止蜘蛛进入你的家?

CHARLES&KEITH超多新款短靴低至7折

神奇!加国退休教师遛狗时发现1万年前大骨头

多伦多大型商店最新优惠传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