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钢铁之都到咖啡王诞生 汉密尔顿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加拿大都市网

对汉密尔顿不能再停留在钢铁之都的记忆之中,要知道这里也是咖啡王Tim Hortons写就传奇商业史的起点。如果要追寻历史,可以漫步1812战争古战场,也可以穿行美轮美奂的Dundurn古堡。当下英国王储的太太就是古堡主人的后裔。

在“湖畔山城汉密尔顿”中,我们走到了国王街。继续走就是Main街,依旧有惊喜。首先望见的就是巍峨的市政厅,在百年前古典建筑的映衬下颇有时代感。市政厅广场也是休闲广场,值得到访的有两个雕塑园:一个是写实的Sculpture Garden;一个位于Commonwealth Square,作品比较抽象。甘地行走像和纪念乌克兰移民一百年的群雕矗立其中。比较独特的是为因殉职或职业病离世者塑的像。Canadian Football Hall of Fame Museum加拿大橄榄球名人堂也紧靠市政厅一侧。馆前那橄榄球手比赛瞬间的不锈钢雕塑是游客最喜欢合影的。

汉密尔顿之父

Whitehern House位于市政厅后,为哈市早期石砌建筑的代表作,玲珑精巧,保护得很好。老屋建于1850年,在1968年成为哈市博物馆,内部陈设折射了横跨三个世纪的变迁。花园也很精致,是典型的中产阶级小资庭院。在花园后门,笔者发现居然有一条Franz Liszt Ave,不知道哈市和这位古典音乐大师有何关联。附近的Hunter街有一些古典精美建筑,比如天主教大教堂 Christ the King Cathedral。不远处的Hess Village是哈市顶级餐馆酒吧聚集地,建在斜坡上,设在十字街头的道路两旁老宅里,用铁花栏杆围起露天餐台,随处摆放着花,散发着浪漫和慵懒的气息。不过走在窄街,被落座的男女行注目礼颇有些不自在。

麦克麦斯特大学的分部也在这里,楼前安置着一座保皇党人移民的大型青铜雕塑,于1929年落成。雕塑刻画了一个保皇党家庭从政府测绘官员手中获得土地编号时的场景。神态中有对新家的那种天生的满意和好奇。雕塑曾为邮票采用,在加拿大非常知名。说到移民,不得不提汉密尔顿之父George Hamilton(1787-1836)。

很早以前,哈市是土着Neutral Indians居住地,他们称其为Macassa,意谓“美丽的海域”。后来﹐另一支土着Iroquois与英国人结盟前来将他们驱赶走,现在市内一条道路 Mohawk Road﹐便是由Iroquois一员Mohawk部落所开辟及命名。白人约在1778年就前来定居。1784年美国独立战争后﹐为数约一万的保皇党人从美国逃来南安省定居,同时大量忠于英国的Iroquois土着也从美国迁居至此。有趣的是,许多美国人也被南安省价钱便宜的农地吸引而来。此中部分人便是汉密尔顿最早居民。1788年﹐上加拿大政府进行土地勘察﹐把这里叫做Head of the Lake;1791年﹐Barton小镇建立,管理区域包括现在的哈市,不过那时的哈市还基本是处女地。John Askin在1801年从王室免费分得大量土地,后来几经倒手被上加拿大议员  James Durand 购得。

这时汉密尔顿先生出现了。他出生在大瀑布地区的小镇Queeston,是一个商人的儿子,长大后曾跟父亲在大瀑布一带经商,直到1812战争时从军。战后﹐汉密尔顿从Durand 手上购入一块面积达257公顷的土地;1815年,他开始与相邻的地主 Nathaniel Hughson 合作﹐谋划打造一座小镇。他们首先规划了一所法院及一座监狱﹐随后把地分成一小块一小块出售。凑巧的是,当他们委托老东家Durand 在多伦多发放土地出售消息时,上加拿大议会也正筹备在该地区打造新市镇。一切真是天作之合。1816年﹐议会通过法案建立全新的Gore District,区中心正好就是汉密尔顿购入的土地,这大大有助于地块的放售。值得一提的是,汉密尔顿在规划市镇时沿用了rid pattern方格道路网络设计o种当时广为采纳的方案。1833年,新市镇成为Police Village,大家为了表彰汉密尔顿把城市定名为Hamilton。1846年又获得法定城市地位。如今的哈市,是在2001年和周边数个市镇合并而成。

咖啡王的诞生地

1830年,哈市因伯灵特运河的开通而迅速发展成为重要港口和铁路枢纽。随后,交通又使得哈市迅速成长为重要工业城市。有关电话的几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当时哈市城市地位的象征:加拿大首个电话服务,大英帝国首个电话通话,北美第二次电话通话全都在1877-78年之间在汉密尔顿市内出现。1906年的公车大罢工也没有阻挡这种发展势头﹐其人口在1900-1914年间居然翻了一番。这时,城市经济史的重要折点到了:Stelco和Dofasco 两间大型钢铁公司分别于1910年及1912年成立。它们作为利税就业大户和在加拿大的举足轻重分量,为哈市赢得了加拿大Steel City钢铁之都的名头。即使在调整经济结构的当下,无论是从QEW上俯视,还是在湖畔远望,钢铁厂的烟囱,码头垒成山的钢铁原料,运货的巨轮仍是非常醒目。钢厂建立的同期,Procter & Gamble宝洁及 Beech-Nut 包装也分别于1914年及1922年在哈市设厂,这是这两家美国公司首次在国外设置制造基地。

哈市人口及经济的持续增长,一直延续到1960年代。此间比较重要的事件有:1929年﹐市内竖立了首座摩天大楼 the Pigott Building;1930年﹐McMaster大学由多伦多迁往汉密尔顿;1934年﹐全加第二间 Canadian Tire 店铺开张;1940年﹐机场落成;1948年﹐盛极一时的汽车制造商Studebaker在市内设生产线;1958年﹐Burlington Bay James N. Allan Skyway 开放启用。想要追忆那逝去的工业辉煌时代,可以去Museum of Steam and Technology蒸汽机博物馆逛逛。

蒸汽机博物馆设在一座建于1856-1859年间的旧水厂房里。这旧厂房是19世纪公用工业建筑的典范,

北美唯一现存的同时代类似建筑,已被指定为联邦历史文物和Civil and Power Engineering Landmark。

博物馆的主要建筑有高高醒目的红砖烟囱,石砌的Boiler House和Pump House。最主要的工业遗物是2个45英尺高的蒸汽机,重达70吨,为加拿大最古老的国产蒸汽机,在140年前就用来泵水供给哈市居民,机械质量绝对一流。现在,蒸汽机依旧为参观者运作,让大家观察和了解蒸汽机的运动。看着巨大的轮子来回转动非常有趣。在Woodshed 还有各种蒸汽机模型展览和19世纪时Gore Park微缩景观。

不过,如今哈市工商旅游的热点却是位于Ottawa Street North夹Dunsmure Road的一家小店。1964年,加拿大冰球运动员Tim Horton在此开了一家咖啡店。然而,谁都没想到从这里会走出一位咖啡王,一个商业巨子,一个加拿大现代最著名商标。这一切得归功于Ron Joyce。1967年,已经又开了两家咖啡店的Horton和投资商Ron Joyce相遇并开始合作。1974年Horton死于车祸后,Joyce获得咖啡店的控制权,启动了连锁扩张的步伐。如今Tim Hortons拥有4592家加拿大店,807家美国店,38家波斯湾店。咖啡取代钢铁成为了哈市新的代言。寻访Tim Hortons第一家店铺的人也络绎不绝。还好,店继续营业着,还挂上了铭牌。据说,咖啡王打算将店铺恢复旧貌,做成微型博物馆。

对汉密尔顿不能再停留在钢铁之都的记忆之中,要知道这里也是咖啡王Tim Hortons写就传奇商业史的起点。如果要追寻历史,可以漫步1812战争古战场,也可以穿行美轮美奂的Dundurn古堡。当下英国王储的太太就是古堡主人的后裔。

在古代,Sir Allan MacNab 是哈市历史上不得不提的人物。原因不是他曾是一位1812年战争的英雄,一位有名望的律师,商人和金融家,或曾做过加拿大总理(1854-1856),而是他为哈市留下了一栋私人别墅Dundurn Castle。这栋绝对称得上城堡的意大利别墅,建筑规模宏大,式样壮观,风景优美,从这里可以俯瞰湖湾。

英王妃祖先的城堡

当年一落成便以奢华的设施闻名哈市,加拿大首任联邦总理麦当劳和英王爱德华七世也均慕名而来过。即便到了2009年,英国查尔斯王储夫妇访问加拿大时也还专程来参观。当然此中也有一种血亲的因缘,因为卡米拉是Allan MacNab的great, great, great granddaughter 。

这栋被指定为联邦文物的城堡建于1832年,整个建筑以意大利风格为主,混合了哥特,古典主义和摄政风格等元素,面积达1700平方米,共有72间房,费时3年,花费17.5万元。不过,Allan 在1862年去世时已负债累累,后人的选择只能卖房。后来,城堡所有权几经易手,直到1900年后叶为哈市政府以5万元购得。哈市接着又花费300万修复,将城堡开设为博物馆,向游人展示19世纪富豪的任性。如今对外开放42间房,均按1855年主人生活场景布置,成为哈市旅游的一大品牌。附属塔楼Dovecot的顶部非常奇特,设计有一排排木制小鸟巢,这可是鸽子的家。1870年代增建的石砌马车房紧靠城堡,也非常精美,现在用作会议接待和礼品店。

城堡所在的Dundurn Park很大,有大片的树林和绿地,不时有人拍婚纱摄影。公园里也散落着一些附属建筑。最漂亮的是英式装饰性花园小塔楼Cockpit,为意大利风格,偏隅湖边树林。它也非常神秘,人们猜测它用做供暖、洗衣、船屋、办公室、夫人专用教堂,甚至斗鸡场,可是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就是历史学家也猜不透。最神秘的是据说会闹鬼,常吸引冒险者来探险。别墅门房Battery Lodge,放在当下也可算豪宅,现在开设为Hamilton Military Museum,内容涉及War of 1812,1837年叛乱,Boer战争,一战和二战 。展品包括制服、勋章、徽章、武器、照片和军队纪念品等,还有小型图书资料室。

最休闲的是Kitchen Garden,一个围墙圈起的苏格兰情调花草园。院子里一排排地垄上种植了花卉,草药,水果和蔬菜,当年都是城堡自用的。维多利亚小农舍里安放着农具。那些身着维多利亚服装的人员则在正在正儿八经地干农活。慢行其间,很有农家乐的感觉,甚至想住一段日子。公园里还随意陈列着德国大炮,这可是一战战利品。门房旁的原始大门依旧威武坚实,延续着自己的使命。至于Rolph Gate则是从别处迁移而来,不过也是19世纪的精美遗物。

女王远程揭幕纪念碑

城堡大门口还有一块有关英军中校John Harvey的事迹介绍:1813年6月5日,率领700名官兵从这里出发夜袭驻扎在哈市东部小村Stoney Creek的入侵美军3000名,并大获全胜。这就是著名的Battle of Stoney Creek,为是War of 1812的重要战役之一,是上加拿大保卫战的转折点。现在古战场已被指定为联邦历史遗址,并开设为博物馆。地址位于King Street East 夹Centennial Parkway东南角。

公园的牌子非常醒目:Battlefield House,外加戎装英军士兵图。不过茵茵绿草间已了无硝烟的余味,一片宁静。整修一新的Grandview,也叫Nash-Jackson House,稍不留意会把它当作现代住宅而错过。其实,这房真真切切见证了200多年的地方史。Nash是1800年从康州移民来的。10年后结婚时,他非常走运,不仅没给聘礼,还从老丈人处免费获得一块土地建房,这就是Grandview。房子建于1810年,是典型的维多利亚式样,曾多次扩建。 其历史价值在于曾连续5代居住,在1812战争期间一度成为英军医院。Nash的曾外甥女Nash Jackson是家族里最后一位生活在此的人。她死后,家族决定捐赠房子给政府。1999年从原址迁来公园,既便于保护,也和地理环境非常吻合。

拾阶而上,半坡上又可见一栋奶黄色二层楼房,这就是Battlefield House。这座乔治式样历史建筑曾是寡妇Mary Jones Gage和她两个儿女的住处。玛丽于1790年从纽约州迁来定居,并获赠王室土地200英亩。当时王室为了鼓励移民,经常采用增地的措施。她先建了一座简易木屋,后来在1796年又重建大家看见的这座楼房。在1813年美军入侵后,玛丽全家被美军赶出自己的家,房子成为美军指挥部。不过英军很快就光复了。1835年,玛丽卖掉房子,搬去哈市市内居住。此后又几经倒手。到1899年房子的状况已很差。她的一个孙女很有前瞻性,知道祖屋的历史价值,便购回房子以及周边4.5英亩地;后来为了持续性保护,又捐赠给Women’s Wentworth Historical Society妇女协会。1962年妇女协会解散时,又赠送给尼亚加拉公园局。

古战场背靠尼亚加拉断层,和Bruce Trail相连。继续往上爬,就可以看到一座石砌塔楼高耸在悬崖之上。这就是公园地标Battlefield Monument。在步入二十世纪时,Stoney Creek居民为了加强与英王室的关系,并纪念1813年的战斗,便开始筹建纪念碑。最后,纪念碑由妇女协会组织募捐建造,在1913年战争发生一百年时落成。当年纪念碑落成时,英国玛丽女王在伦敦通过大西洋底电缆用先进的电控设备揭幕。塔楼一楼有图文详细介绍此事的盛况。纪念碑基座也有刻石记载。脚踏转梯可以到达30.5米塔楼顶。站在塔楼之巅追忆历史之际,不禁又会让人遥想:汉密尔顿的未来又是怎样?

(作者:走走聊聊 原刊于加拿大都市网 2015-01-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Costco本周网站清仓:大量户外商品特价

Walmart 最新一期店内优惠(8月11日至8月17日)

超舒适Puma仅售$22!Sporting Life拖鞋、凉鞋低至5折!

Canadian Tire最新一期店内优惠(8月12日-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