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鋼鐵之都到咖啡王誕生 漢密爾頓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加拿大都市网

對漢密爾頓不能再停留在鋼鐵之都的記憶之中,要知道這裡也是咖啡王Tim Hortons寫就傳奇商業史的起點。如果要追尋歷史,可以漫步1812戰爭古戰場,也可以穿行美輪美奐的Dundurn古堡。當下英國王儲的太太就是古堡主人的後裔。

在「湖畔山城漢密爾頓」中,我們走到了國王街。繼續走就是Main街,依舊有驚喜。首先望見的就是巍峨的市政廳,在百年前古典建築的映襯下頗有時代感。市政廳廣場也是休閑廣場,值得到訪的有兩個雕塑園:一個是寫實的Sculpture Garden;一個位於Commonwealth Square,作品比較抽象。甘地行走像和紀念烏克蘭移民一百年的群雕矗立其中。比較獨特的是為因殉職或職業病離世者塑的像。Canadian Football Hall of Fame Museum加拿大橄欖球名人堂也緊靠市政廳一側。館前那橄欖球手比賽瞬間的不鏽鋼雕塑是遊客最喜歡合影的。

漢密爾頓之父

Whitehern House位於市政廳後,為哈市早期石砌建築的代表作,玲瓏精巧,保護得很好。老屋建於1850年,在1968年成為哈市博物館,內部陳設折射了橫跨三個世紀的變遷。花園也很精緻,是典型的中產階級小資庭院。在花園後門,筆者發現居然有一條Franz Liszt Ave,不知道哈市和這位古典音樂大師有何關聯。附近的Hunter街有一些古典精美建築,比如天主教大教堂 Christ the King Cathedral。不遠處的Hess Village是哈市頂級餐館酒吧聚集地,建在斜坡上,設在十字街頭的道路兩旁老宅里,用鐵花欄杆圍起露天餐台,隨處擺放着花,散發著浪漫和慵懶的氣息。不過走在窄街,被落座的男女行注目禮頗有些不自在。

麥克麥斯特大學的分部也在這裡,樓前安置着一座保皇黨人移民的大型青銅雕塑,於1929年落成。雕塑刻畫了一個保皇黨家庭從政府測繪官員手中獲得土地編號時的場景。神態中有對新家的那種天生的滿意和好奇。雕塑曾為郵票採用,在加拿大非常知名。說到移民,不得不提漢密爾頓之父George Hamilton(1787-1836)。

很早以前,哈市是土着Neutral Indians居住地,他們稱其為Macassa,意謂「美麗的海域」。後來﹐另一支土着Iroquois與英國人結盟前來將他們驅趕走,現在市內一條道路 Mohawk Road﹐便是由Iroquois一員Mohawk部落所開闢及命名。白人約在1778年就前來定居。1784年美國獨立戰爭後﹐為數約一萬的保皇黨人從美國逃來南安省定居,同時大量忠於英國的Iroquois土着也從美國遷居至此。有趣的是,許多美國人也被南安省價錢便宜的農地吸引而來。此中部分人便是漢密爾頓最早居民。1788年﹐上加拿大政府進行土地勘察﹐把這裡叫做Head of the Lake;1791年﹐Barton小鎮建立,管理區域包括現在的哈市,不過那時的哈市還基本是處女地。John Askin在1801年從王室免費分得大量土地,後來幾經倒手被上加拿大議員  James Durand 購得。

這時漢密爾頓先生出現了。他出生在大瀑布地區的小鎮Queeston,是一個商人的兒子,長大後曾跟父親在大瀑布一帶經商,直到1812戰爭時從軍。戰後﹐漢密爾頓從Durand 手上購入一塊面積達257公頃的土地;1815年,他開始與相鄰的地主 Nathaniel Hughson 合作﹐謀劃打造一座小鎮。他們首先規划了一所法院及一座監獄﹐隨後把地分成一小塊一小塊出售。湊巧的是,當他們委託老東家Durand 在多倫多發放土地出售消息時,上加拿大議會也正籌備在該地區打造新市鎮。一切真是天作之合。1816年﹐議會通過法案建立全新的Gore District,區中心正好就是漢密爾頓購入的土地,這大大有助於地塊的放售。值得一提的是,漢密爾頓在規劃市鎮時沿用了rid pattern方格道路網絡設計o種當時廣為採納的方案。1833年,新市鎮成為Police Village,大家為了表彰漢密爾頓把城市定名為Hamilton。1846年又獲得法定城市地位。如今的哈市,是在2001年和周邊數個市鎮合併而成。

咖啡王的誕生地

1830年,哈市因伯靈特運河的開通而迅速發展成為重要港口和鐵路樞紐。隨後,交通又使得哈市迅速成長為重要工業城市。有關電話的幾個標誌性事件就是當時哈市城市地位的象徵:加拿大首個電話服務,大英帝國首個電話通話,北美第二次電話通話全都在1877-78年之間在漢密爾頓市內出現。1906年的公車大罷工也沒有阻擋這種發展勢頭﹐其人口在1900-1914年間居然翻了一番。這時,城市經濟史的重要折點到了:Stelco和Dofasco 兩間大型鋼鐵公司分別於1910年及1912年成立。它們作為利稅就業大戶和在加拿大的舉足輕重分量,為哈市贏得了加拿大Steel City鋼鐵之都的名頭。即使在調整經濟結構的當下,無論是從QEW上俯視,還是在湖畔遠望,鋼鐵廠的煙囪,碼頭壘成山的鋼鐵原料,運貨的巨輪仍是非常醒目。鋼廠建立的同期,Procter & Gamble寶潔及 Beech-Nut 包裝也分別於1914年及1922年在哈市設廠,這是這兩家美國公司首次在國外設置製造基地。

哈市人口及經濟的持續增長,一直延續到1960年代。此間比較重要的事件有:1929年﹐市內豎立了首座摩天大樓 the Pigott Building;1930年﹐McMaster大學由多倫多遷往漢密爾頓;1934年﹐全加第二間 Canadian Tire 店鋪開張;1940年﹐機場落成;1948年﹐盛極一時的汽車製造商Studebaker在市內設生產線;1958年﹐Burlington Bay James N. Allan Skyway 開放啟用。想要追憶那逝去的工業輝煌時代,可以去Museum of Steam and Technology蒸汽機博物館逛逛。

蒸汽機博物館設在一座建於1856-1859年間的舊水廠房裡。這舊廠房是19世紀公用工業建築的典範,

北美唯一現存的同時代類似建築,已被指定為聯邦歷史文物和Civil and Power Engineering Landmark。

博物館的主要建築有高高醒目的紅磚煙囪,石砌的Boiler House和Pump House。最主要的工業遺物是2個45英尺高的蒸汽機,重達70噸,為加拿大最古老的國產蒸汽機,在140年前就用來泵水供給哈市居民,機械質量絕對一流。現在,蒸汽機依舊為參觀者運作,讓大家觀察和了解蒸汽機的運動。看着巨大的輪子來迴轉動非常有趣。在Woodshed 還有各種蒸汽機模型展覽和19世紀時Gore Park微縮景觀。

不過,如今哈市工商旅遊的熱點卻是位於Ottawa Street North夾Dunsmure Road的一家小店。1964年,加拿大冰球運動員Tim Horton在此開了一家咖啡店。然而,誰都沒想到從這裡會走出一位咖啡王,一個商業巨子,一個加拿大現代最著名商標。這一切得歸功於Ron Joyce。1967年,已經又開了兩家咖啡店的Horton和投資商Ron Joyce相遇並開始合作。1974年Horton死於車禍後,Joyce獲得咖啡店的控制權,啟動了連鎖擴張的步伐。如今Tim Hortons擁有4592家加拿大店,807家美國店,38家波斯灣店。咖啡取代鋼鐵成為了哈市新的代言。尋訪Tim Hortons第一家店鋪的人也絡繹不絕。還好,店繼續營業着,還掛上了銘牌。據說,咖啡王打算將店鋪恢復舊貌,做成微型博物館。

對漢密爾頓不能再停留在鋼鐵之都的記憶之中,要知道這裡也是咖啡王Tim Hortons寫就傳奇商業史的起點。如果要追尋歷史,可以漫步1812戰爭古戰場,也可以穿行美輪美奐的Dundurn古堡。當下英國王儲的太太就是古堡主人的後裔。

在古代,Sir Allan MacNab 是哈市歷史上不得不提的人物。原因不是他曾是一位1812年戰爭的英雄,一位有名望的律師,商人和金融家,或曾做過加拿大總理(1854-1856),而是他為哈市留下了一棟私人別墅Dundurn Castle。這棟絕對稱得上城堡的意大利別墅,建築規模宏大,式樣壯觀,風景優美,從這裡可以俯瞰湖灣。

英王妃祖先的城堡

當年一落成便以奢華的設施聞名哈市,加拿大首任聯邦總理麥當勞和英王愛德華七世也均慕名而來過。即便到了2009年,英國查爾斯王儲夫婦訪問加拿大時也還專程來參觀。當然此中也有一種血親的因緣,因為卡米拉是Allan MacNab的great, great, great granddaughter 。

這棟被指定為聯邦文物的城堡建於1832年,整個建築以意大利風格為主,混合了哥特,古典主義和攝政風格等元素,面積達1700平方米,共有72間房,費時3年,花費17.5萬元。不過,Allan 在1862年去世時已負債纍纍,後人的選擇只能賣房。後來,城堡所有權幾經易手,直到1900年後葉為哈市政府以5萬元購得。哈市接着又花費300萬修復,將城堡開設為博物館,向遊人展示19世紀富豪的任性。如今對外開放42間房,均按1855年主人生活場景布置,成為哈市旅遊的一大品牌。附屬塔樓Dovecot的頂部非常奇特,設計有一排排木製小鳥巢,這可是鴿子的家。1870年代增建的石砌馬車房緊靠城堡,也非常精美,現在用作會議接待和禮品店。

城堡所在的Dundurn Park很大,有大片的樹林和綠地,不時有人拍婚紗攝影。公園裡也散落着一些附屬建築。最漂亮的是英式裝飾性花園小塔樓Cockpit,為意大利風格,偏隅湖邊樹林。它也非常神秘,人們猜測它用做供暖、洗衣、船屋、辦公室、夫人專用教堂,甚至鬥雞場,可是誰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麼用,就是歷史學家也猜不透。最神秘的是據說會鬧鬼,常吸引冒險者來探險。別墅門房Battery Lodge,放在當下也可算豪宅,現在開設為Hamilton Military Museum,內容涉及War of 1812,1837年叛亂,Boer戰爭,一戰和二戰 。展品包括制服、勳章、徽章、武器、照片和軍隊紀念品等,還有小型圖書資料室。

最休閑的是Kitchen Garden,一個圍牆圈起的蘇格蘭情調花草園。院子里一排排地壟上種植了花卉,草藥,水果和蔬菜,當年都是城堡自用的。維多利亞小農舍里安放着農具。那些身着維多利亞服裝的人員則在正在正兒八經地干農活。慢行其間,很有農家樂的感覺,甚至想住一段日子。公園裡還隨意陳列着德國大炮,這可是一戰戰利品。門房旁的原始大門依舊威武堅實,延續着自己的使命。至於Rolph Gate則是從別處遷移而來,不過也是19世紀的精美遺物。

女王遠程揭幕紀念碑

城堡大門口還有一塊有關英軍中校John Harvey的事迹介紹:1813年6月5日,率領700名官兵從這裡出發夜襲駐紮在哈市東部小村Stoney Creek的入侵美軍3000名,並大獲全勝。這就是著名的Battle of Stoney Creek,為是War of 1812的重要戰役之一,是上加拿大保衛戰的轉折點。現在古戰場已被指定為聯邦歷史遺址,並開設為博物館。地址位於King Street East 夾Centennial Parkway東南角。

公園的牌子非常醒目:Battlefield House,外加戎裝英軍士兵圖。不過茵茵綠草間已了無硝煙的餘味,一片寧靜。整修一新的Grandview,也叫Nash-Jackson House,稍不留意會把它當作現代住宅而錯過。其實,這房真真切切見證了200多年的地方史。Nash是1800年從康州移民來的。10年後結婚時,他非常走運,不僅沒給聘禮,還從老丈人處免費獲得一塊土地建房,這就是Grandview。房子建於1810年,是典型的維多利亞式樣,曾多次擴建。 其歷史價值在於曾連續5代居住,在1812戰爭期間一度成為英軍醫院。Nash的曾外甥女Nash Jackson是家族裡最後一位生活在此的人。她死後,家族決定捐贈房子給政府。1999年從原址遷來公園,既便於保護,也和地理環境非常吻合。

拾階而上,半坡上又可見一棟奶黃色二層樓房,這就是Battlefield House。這座喬治式樣歷史建築曾是寡婦Mary Jones Gage和她兩個兒女的住處。瑪麗於1790年從紐約州遷來定居,並獲贈王室土地200英畝。當時王室為了鼓勵移民,經常採用增地的措施。她先建了一座簡易木屋,後來在1796年又重建大家看見的這座樓房。在1813年美軍入侵後,瑪麗全家被美軍趕出自己的家,房子成為美軍指揮部。不過英軍很快就光復了。1835年,瑪麗賣掉房子,搬去哈市市內居住。此後又幾經倒手。到1899年房子的狀況已很差。她的一個孫女很有前瞻性,知道祖屋的歷史價值,便購回房子以及周邊4.5英畝地;後來為了持續性保護,又捐贈給Women’s Wentworth Historical Society婦女協會。1962年婦女協會解散時,又贈送給尼亞加拉公園局。

古戰場背靠尼亞加拉斷層,和Bruce Trail相連。繼續往上爬,就可以看到一座石砌塔樓高聳在懸崖之上。這就是公園地標Battlefield Monument。在步入二十世紀時,Stoney Creek居民為了加強與英王室的關係,並紀念1813年的戰鬥,便開始籌建紀念碑。最後,紀念碑由婦女協會組織募捐建造,在1913年戰爭發生一百年時落成。當年紀念碑落成時,英國瑪麗女王在倫敦通過大西洋底電纜用先進的電控設備揭幕。塔樓一樓有圖文詳細介紹此事的盛況。紀念碑基座也有刻石記載。腳踏轉梯可以到達30.5米塔樓頂。站在塔樓之巔追憶歷史之際,不禁又會讓人遙想:漢密爾頓的未來又是怎樣?

(作者:走走聊聊 原刊於加拿大都市網 2015-01-09)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