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多倫多附近有一座「非同尋常」的德軍戰俘營

加拿大都市网

二戰時期加拿大境內有數十個德軍戰俘集中營

撰稿:睿

你或許有所不知,二戰期間加拿大境內至少有25個德軍戰俘營,而僅安省就有13個。今天我們要說的是坐落在距離多倫多一小時車程--安省Bowmanville的Camp30。

追溯Camp30的起源,這裡可並非一開始就是戰俘營。竣工於1927年,佔地300英畝的Camp30前身,原先是一座專為問題少年設計的少管所。與其說是一所少管所,這裡更像一所訓練學校,學員們可以在這裡通過各方面的學習積攢高中學分,希望有朝一日重新成為社會一員。 14年後的1941年,在聯邦政府的強制要求下,少管所被改造成了二戰戰俘營。

▲Camp30戰俘之一 德軍中將 Artur Schmitt

當時,二戰仍然處於早期。 1940年6月,法國向德國納粹投降之後,英國也岌岌可危。當時在英國境內的德軍戰俘營早處於飽和狀態,一旦納粹入侵,大批的德軍戰俘也會成為英國國內隱患。因此,英國決定尋求加拿大協助。 1941年秋,德軍戰俘陸續從歐洲前線被送往加拿大的戰俘營。二戰期間,Camp30的德軍戰俘多為德軍高級將領,大約880人。

▲Camp30戰俘之一德軍潛水艇U Boat艦長Otto Kretschmer

因為這裡曾經是一所學校,所以Camp30絕非普通條件的戰俘營。可以說,這裡的環境氣氛較為舒適,不但配備有室內游泳池、體育館,甚至還有室外足球和橄欖球場。不僅如此,戰俘還保持和親屬通信聯繫。此外,因為這些戰俘在附近農場勞改,生活可以說是自給自足,而且衣食無憂。他們的伙食清單時常包括黃油、咖啡、果醬、烤牛肉、胡蘿蔔、馬鈴薯等非常不錯的選擇。可想而知,沒有人抱怨Camp30戰俘營的生活條件。

千萬別以為這裡的戰俘們都會被日夜監視,這裡的氣氛更加趨向於「Ehrenwort」。德語Ehrenwort意為言而有信。這裡的戰俘們只要保證他們不會試圖逃跑,他們就完全可以離開營區,甚至去附近湖裡游泳。不過,這並不代表Camp30沒有發生過任何意外。歷史記載,這裡曾發生過幾起失敗的試圖逃跑,甚至集體揭竿起義的事件。

▲Camp30的戰俘多為德軍將領

將軍拒絕戴腳鐐

其中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Bowmanville之戰」(Battle of Bowmanville),這一事件的起源是希特拉下令讓歐洲戰場的盟軍戰俘佩戴腳鐐。緊接着,英國政府隨之命令加拿大Camp30戰俘營的所有德軍戰俘也戴上腳鐐,直到盟軍戰俘不再佩戴腳鐐。當Camp30的加拿大守衛命令所有德軍戰俘戴上腳鐐時,也許因為他們都曾經是戰場上叱詫風雲的將領,這些德軍戰俘拒絕從命。他們聚集在營區餐廳,運用手邊一切可以作為自衛武器的工具,和戰俘營守衛僵持了三天三夜。這就是後人們所說的「Bowmanville之戰」。三天之後,加拿大一方重新控制局面,125名德軍戰俘被分散安置到加拿大境內其他戰俘營中。

▲Camp30戰俘勞改的Darch農場

「我們用冰球棍、掃把當作武器,甚至用硬紙殼和床墊堵住窗戶。之後加拿大守衛衝進來,用高壓水龍頭驅趕我們。一位戰俘在混亂中被木棍戳瞎了一隻眼睛……」曾經是Camp30戰俘一員的前德軍將士Johannes Maron在回憶錄中說道。

在加拿大二戰德軍戰俘營的約34000名德軍戰俘里,大約有137人因為自然原因死於營中。他們身後被葬於安省Kitchener的Woodland墓園,而同時期前蘇聯境內關押的300多萬德軍戰俘中的三分之一,死於獄中。

▲今天已經荒廢的Camp30外景

二戰結束後,6千多名前德軍戰俘申請留在加拿大定居。他們中的不少人或是家人已死於戰亂,或是家鄉已經不復存在;另一些人在戰爭中漸漸認清了納粹的真面目;更有一些人已經在戰俘營的勞作和生活中和身邊的加拿大人,乃至加拿大這個國家建立了感情。

▲Camp30建築內部除了當年的大致結構外,已經遍布塗鴉,損毀殆盡

他們中的一部分人最終定居加拿大。 「我被俘的那一刻非常絕望,但正因為被俘我才有幸來到加拿大。」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重磅!中国防疫新10条 机场火车停止查验健康码

特写故事:岳母第一次来加拿大 居然碰到了种族仇恨

刚刚!央行宣布再加息50基点 暗示可能改变!

比UGG更适合加拿大的寒冬!Sorel雪地靴低至6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