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猎奇:多伦多一场棒球赛引发的反犹太群殴 6小时混战过万人参与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撰文:张殷睿

当一群年轻男子在那个夏日燥热的晚上亮出手中的纳粹标志时,他们早应该想到会引来众怒。

挑衅发生在棒球比赛中

当时,多伦多犹太族裔人群主要为制衣厂工人、蔬果小贩以及失业者。整个社会针对犹太人的敌对情绪极为猖狂:很多夏日度假村甚至明令禁止犹太人入内,即便他们能够消费得起。因此,安大略湖边的沙滩成了他们唯一可去的消暑地点。然而,即使是在全民避暑的沙滩,犹太人也处处碰壁。因此,以多伦多沙滩为中心,衍生出众多大大小小的反犹太组织。他们的标志,毫无悬念地都是纳粹十字标志。很多组织成员成群结队,神情骄傲地身着带有纳粹十字标志的服装走遍多伦多市区的沙滩和市民公园。尽管加拿大犹太联合会和市议员们不遗余力地给反犹太组织施加压力,城市里的反犹太气氛依然愈加浓郁。

1933年8月14日,在Willowvale公园(今天叫Christie Pits)举行了一场棒球比赛。比赛两方分别是犹太人队伍Harbord Playground和另一只名叫St Peter’s的队伍。比赛正在进行时却因为露天观众席上传来的希特勒口号和球迷之间的骚乱扭打被迫中断。骚乱中,更有人趁乱在俱乐部的天花板上涂上了纳粹十字标志。两只队伍的比赛不得不重定于两天后的8月16号举行。


▲harbord playground是一支犹太裔青年棒球队

1933年8月16号,比赛观众席上的一群人没有任何先兆地举起了白色纳粹旗帜。很快这场闹剧急速演变为械斗,冲突双方从城市四面八方叫来了支持后援。闻讯赶来的人们大多为经历过剩的年轻人,当然也有不少打抱不平的中老年人。他们手持铁管、棍棒等各类自制武器,展开了一场混战。
从当晚7点半到第二天凌晨两点。这场混战持续了6个小时。

“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们大打出手。他们的脑袋被打出窟窿,眼睛青紫……刀枪棍棒、各类武器和身体的冲撞声此起彼落,伤者中也有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旁观者。”多伦多星报事后如是说。

等警察姗姗来迟,场面已经失控,两方打得难解难分,而住在附近的一群义大利年轻男子也抄家伙前来助阵他们的犹太裔朋友们。

1933年8月,在那之前的8个月,希特勒刚刚当上德国总理。全世界似乎完全忽视了希特勒对于犹太人的仇恨。其时多伦多和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城市一样,早已陷入经济萧条中自顾不暇。当时的加拿大社会资源稀缺,失业率飙升,民怨沸腾。而多伦多主要的人口结构为英裔白人,粗野的犹太仇视情绪俨然已成多伦多普通市民生活中的一部分。

▲1932年 多伦多kensington market集市上犹太族裔的蔬果店

6小时混战过万人参与

整个6小时群殴,两群人滚雪球一般从Montrose大街南下,一路拳打脚踢,扭打至北college大街的以北方向。 6小时后尘埃落定之时,警方只拘捕了其中两人。更多的聚众斗殴者被送往附近医院包扎急救。最终只有一个名叫Jack Roxborough的男子被以随身携带武器之借口指控,在缴纳50元罚款之后,他的指控也随之被撤销。事件发生之后,市长勒令全市严禁纳粹十字标志。就连男童子军看来相似的标志也被一起禁用。而当媒体人Elmore Philpott揭露当晚多伦多警局仅仅只调派了6名警察赶往现场平定骚乱之后,更有诸多社区领袖开始联名呼吁警察总长Dennis Draper辞职。然而,他依然稳坐总长宝座。


▲可能是唯一在世的当晚骚乱目击者当时只有7岁的Joe Black

根据多伦多星报的不完全统计,那晚至少有一万人参与了殴斗。所幸无人因此丧生。虽然身负重伤者比比皆是。今天当我们回望历史,Chritie Pits骚乱无疑是多伦多有史以来第一宗,也是最大的一宗种族歧视分化引发的群殴。


▲第二天多伦多星报的报导

上世纪30年代,生活在多伦多的犹太族群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也是当时欧洲犹太人境遇的缩影。不管是教育、就业、住房,犹太人都被视为二等公民。然而在多伦多犹太族裔历史上,Christie Pits骚乱也绝对称得上是一座非凡意义的里程碑。不仅是多伦多犹太族裔首次为自己挺身而出,显示出还击和自卫的力量,并时刻警醒着后来者,原来近一个世纪前的多伦多还仍是一个公然充斥着种族仇视的“白色”城市。不可否认,这座城市依然存在着这样或者那样形式的种族歧视主义,但今天的多伦多和当年的多伦多早已相距光年。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多伦多疫苗接种站周日周一两天 无须预约可接种疫苗

GTA11月房屋成交量和售价再创新高,房价同比增长超21%

积雪还没清理完毕,有的多伦多市民已被困家中两天

历史性暴风雪袭击多伦多 GTA地区可能出60厘米积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