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猎奇:42年多伦多凶案悬而未决,谁在地铁站杀害了她?

加拿大都市网

Meriam Peters ,16岁鲜活的生命

虽然已经过去了42年,但是Peters一家人仍然会避免在地铁St. Patrick一站下车。1975年,16岁的Mariam Debra Peters就在St. Patrick一站昏暗的过道处被残忍地谋杀,那是那年多伦多发生的第44宗凶杀案,至今依旧是悬案。撰文 张殷睿

身材娇小、在城市长大的Meriam的父母均为二战纳粹犹太集中营幸存者。Meriam本应是幸运的,她在一篇日记中曾经提及未来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服务于社会的社工。

血案发生在周五夜晚

1975年11月7日晚,Meriam从Willowdale的家中出发前往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看望生病的祖父。本应陪她一起去的男朋友因为生病临时决定在家休息。然而,那一夜Meriam离开家中,走向了不归的深渊。

在Mariam惨死后的一年,她的母亲Merle Peters重回到车站

如果你坐TTC地铁刚好在St. Patrick站下车,只要稍微留意,就会发现似乎站台的结构设计有些奇怪。轮廓如半椭圆形地道的站内被大片绿色牆板包裹,然而有一部分牆面非常突兀地贴着白色牆砖,而几乎遍布的椭圆曲线也变成了直线条。这难道仅仅是建筑设计上的疏漏,又或者暗示着这裡曾经发生的可怕过往?

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各色人潮涌入地铁,又分流至各处。很难想像40年前的University地铁线路上乘客稀落,尤其到了周末和晚间更是惨淡冷清。

St. Patrick地铁站,白色牆砖被大块绿色牆体包裹

1975年的11月7日,这天是星期五,晚上约8点,就读于A.Y.Jackson中学11年级的Mariam Debra Peters在St. Patrick地铁站下车,准备去附近的西奈山肿瘤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看望生病的祖父,然而当她刚刚迈出地铁车厢,还没有走出站台,就被不明身份的凶手持刀袭击。警察接报后约20分钟赶到现场,发现倒在扶梯上的Mariam,她于4天之后在医院不治。

这起恶性凶杀案情节血腥,一直没有被侦破,而凶手并未伏法。多伦多警方曾一度拘留了一名可疑男子,因为该男子在Mariam Peters遇害之后的十分钟,出现在Simcoe街和Wellington街,且涉及一宗持刀行凶案,但多伦多警局悬案组负责警官Stacy Gallant随后表示,因为证据不足,这名男子最终没有被指控或者拘捕。

由于案件迟迟未破,整个城市人心惶惶。当时,很多市民,尤其是年轻姑娘都表示心有余悸,更有人说可能还是会选择乘坐地面的街车更加安全,警方能做的就是在各个车站增设警察巡逻。

血案警醒了多伦多民众,当时有1,500人参加了Mariam Peters的葬礼,除了她的亲友,还有很多素未平生的市民。

苦苦争取42年

根据侦查警员分析,身中16刀的Mariam是在扶梯上被发现的,很有可能她是在其中一个站台间过道遇袭。当时的St. Patrick 站内有三条连接南北站台的过道,其中最主要的两条过道正对着台阶和扶梯,距离售票亭也最近,因此过往乘客的能见度较高;而第三条过道则比较可疑,除了连接两个站台的作用之外,这裡的位置极其隐秘,在缺乏监控装置的1970年代,存在太多隐患。

凶案发生后不久,两条分别位于St. Patrick 和 Queen’s Park地铁站的过道被用监狱一般的铁栅栏围住,理由是这两条过道的结构比较隐秘,存在不安全因素,从此民众不能从过道穿过。站台内外也安装了方便乘客报警的警铃、电话。而那片纯白色的牆砖,也许是今天唯一能够暗示Mariam Peters遇害地点的标志。

据Mariam的弟弟Jeffery回忆道,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两条过道在姐姐遇害后被封闭,当然更没有想到封闭过道的决定和姐姐的死有任何关联。

在Mariam惨死一年后,她的母亲Merle Peters首次重回女儿遇害的站台,她顿感窒息。身处女儿遭遇不测的地方,她说她能清楚地感受到Mariam当时那种与世隔绝的绝望。以Merle Peters为代表的亲人们从那天开始奔走呼吁:在各地铁站台内外安装监控摄像。但是随后出台的TTC和多伦多市警队的联合研究报告显示,安装监控系统将会花费150万元,并需要增招50到150名员工,结果监控装置的广泛使用一直拖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逐渐开始。

直到42年后的2017年,多伦多公车局TTC沿线设置的15,000到16,000个监控摄像头中有1,700个是专门设置在各地铁站的,未来几年还将陆续增设监控摄像装置。

直到42年后的2017年,多伦多铁路沿线才基本装上摄像头

但相信没有多少人想到,在过去42年里,有多少个不幸家庭一直在争取这看起来是理所当然、司空见惯的安全装置,更甚少人记得,42年前这桩悬而未决的凶杀案,令一个年轻生命凋谢。

Mariam当年年仅13岁的弟弟Jeffrey Peters,如今已经是一名有4个女儿的父亲。他说:“我的女儿们,我们家族的任何人,即使多走几条街,也从来不会在姐姐遇害的St. Patrick站下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段痛苦可怕的记忆。”

编后:究竟谁是凶手?

虽然没有任何人因为Meriam Peters的凶杀案被定罪,但是民间流传的另一个说法是警方当年已经知道了杀害Meriam凶手的身份,然而他因为此前犯下的一宗凶案而被定罪名不成立,原因是他精神有问题因此不能被指控。

这名男性嫌疑人被描述为25至35岁之间,身高5尺8寸到10寸。身材中等、皮肤非常白、深色头发、深色眼睛、说话轻声细语。此外,他已经承认犯下其他三宗罪行,也许要在他走到生命的终点时,才会承认杀害Meriam。但也有个说法,就是人们怀疑一筹莫展的警察利用精神病人招供自己并未犯下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