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赌场发牌员还原20年前“澳门式”洗钱现场

加拿大都市网

赌场发牌员主管拉宾透露,约在20年前,新民主党执政期间,大温地区的列治文赌场已出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资料图片
 
星岛都市网:卑诗省洗钱情况多严重?据4月30日的报道,Postmedia媒体集团透过法庭文件获得的资料显示,2015年卑诗省皇家骑警调查洗钱案时发起一系列突袭行动,在几间房屋内查获逾800万现金,其中在一户列治文的华裔屋主家中搜出逾400万的现金。
 
卑诗省赌场被指遭不法分子用来洗黑钱的问题,备受关注。
 
发牌员回忆20年前赌场洗钱盛况
 

一个曾在本省一间赌场任职的发牌员主管透露,早在大约20年前,即前任新民主党(NDP)政府,执掌卑诗省政期间,赌场开始涌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许多涉嫌人士以大量20元现钞作赌注用途,而赌场更有高利贷活动,可是赌场管理层与警方未能及时处理。

据Global电视报道,曾在Great Canadian Gaming公司旗下、位于列治文一间赌场担任发牌员督导的拉宾(Muriel Labine)表示,她负责监控赌场内客人赌博情况,确保没有问题发生。 她说很喜欢该份工作,希望能做到退休。然而,在1997年5月,当时的新民主党省政府,把每手赌注金额限制由25元大幅增至500元,并引入百乐家和延长赌博时间,一切都改变了。

高利贷把大捆现钞交客户

拉宾称,自此她留意到VIP赌徒开始进来。不过,她感觉奇怪的是,这些高额赌注赌客,几乎都是由一些年轻亚裔男子陪伴进入赌场,接着给予VIP赌客现金去投注。该赌场许多职员开始称该等年轻亚裔男子为“人肉提款机”。 拉宾又称,凭她的判断,她相信这些年轻亚裔男子是放高利贷者(俗称大耳窿),因为他们会带自己的客户进赌场,并坐在客户的身旁,把一捆捆的20元钞票和赌场筹码递给客户,而从这些钞票的皱折以及用橡筋圈捆绑来看,不太可能来自银行。

当赌客手上已无钱时,“人肉提款机”会用手机拨打电话。 不久,另一个看来年纪较长的亚裔男子,会带着用来盛载杂货食物的塑胶袋到达赌场,“人肉提款机”见状,会从塑胶袋内掏出一大笔20元现金,给他们的客户继续投注。

卑诗省府较早前指出,有赌客携带大批20元现钞,到赌场下注。律政厅图片
 

赌场收入倍增 恐惧也越来越大

拉宾指出,短短几个月之内,赌场的收入几乎翻了一番。但是有代价的,就是现金越多,恐惧越大。

此外,拉宾表示,她和其他同事开始相信,来自大圈帮成员及其他三合会的高利贷已在该赌场出现。她于是向经理反映,同事不应该与歹徒一起“共事”。不过,管理层一遍又一遍作出同样的答案,就是他们只是借钱给朋友。当时该公司副总裁托马斯(Adrian Thomas)称,毋须担心,在赌场出现的只是亚洲帮派,不是俄罗斯黑手党,也非地狱天使。

拉宾称,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因此她改变计划,像内部调查员一样,纪录所有事情,建立一个情报网络,因为同事觉得百家乐赌厅失控,赌场管理层漠视同事的警告,同事十分担心自己的安全。

20年过去,拉宾决定“挺身而出”,提出文件,包括她在该段时期手写的赌场笔记,以及卑诗博彩委员会的收入文件,她形容这些文件纪录了卑诗省赌场开始出现澳门式洗黑钱活动。

这些文件可能会对目前执政的新民主党省政府带来麻烦,因为现任省政府与反洗黑钱专员杰曼(Peter German),较早前把本省赌场洗黑钱问题,归咎于前朝自由党省政府,但自由党省政府在2001年才上台掌政。

对于拉宾所言,该公司回应道,作为一项政策问题,该赌场不就员工事宜置评。 拉宾由1997年5月起,收集赌场收入表,并将其与她在百家乐赌厅观察到的交易相匹配。

Global电视从卑诗博彩委员会取得的文件显示,在支付了赌客所赢得的款项,该赌场1997年5月总收入为161.7万元,大多数归当时的省政府;该赌场得到64.7万元;在6月,加入百家乐及提高赌金上限之后,该赌场的收入飙升至249万元,Great Canadian占99.6万元。到7月,该赌场所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303.万元,而在8月,该赌场总收入为265万元。

根据拉宾的笔记,每个月出现在赌场的“人肉提款机”的人数持续增加。 拉宾认为,这些报告清楚地表明,当赌注限额调升至500元,又引入迷你百家乐,赌场收入大幅增加,与帮派成员在赌场出现的时间相吻合,他们带到赌场的20元钞票好像源源不绝,相信大部分资金都不是来自银行,而是来自高利贷。还有,这些帮派可以在赌场轻松地把20元,兑换为100元。

尽管拉宾的笔记没有注明,但是用20元换成100元,这种被称为“精炼”洗黑钱方法,也被称为“着色”。犯罪分子透过在街头毒品交易收取的20元纸币,换成100元,这在银行和商业交易中将会更容易接受。

赖昌星曾被保安警告别生事

该观察结果与卑诗省法庭的纪录一致。

根据法庭纪录,警方认为大圈帮喜欢利用赌场来清洗毒品交易所得的金钱,因为如果警方抓住他们,他们可以利用赌场来作为有大量现金的借口。

已于2003年离开该公司的托马斯指出,拉宾“憎恨”他,所以夸大言论,扭曲状况,并指她因为晋升被拒绝而说谎,其后更离职。

托马斯强调,他有时会遇到可疑的赌场顾客,会告诉他们,赌场不欢迎他们。其中有一次,当时被指是中国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被带到保安室,并说这是做生意的,叫赖昌不要生事。拉宾坚持自己所说,全是实话。本报综合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中国留学生大温买豪宅疑洗黑钱 安省华裔前官员涉事

一男子被控谋杀  死者朱建军据报为洗钱集团核心  

都市报:好种又好吃的水果—覆盆子

星Club: 黑五最后冲刺!更多新品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