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花卉之都原來是這裡!春天快到了,來看花吧!

加拿大都市网

 

雖然乍暖還冷,但是春天在與冬天的拔河中終是稍勝一籌。春天是百花盛開的季節,我們何不偷得浮生半日閑去Brampton賓頓瞧瞧?要知道其昵稱正是The Flower City花市 。最好時機要屬香花美女斗艷的Flower City Parade。

印巴移民聚集地的情況下,走走聊聊藉此時機去領略鎮況,應最恰當不過。當車子駛離多倫多進入賓頓時,還是有兩個市鎮的感覺,雖然是無縫對接。尤其是進入Downtown時,感覺沒有那麼時尚、喧鬧、雜亂,更多的是小市鎮的親和、慵懶、隨意。像這種節慶,在多倫多必定人滿為患,在這裡卻是三三兩兩,人們似乎就象走出家門幾步就到鬧市那麼隨心。

遊行的高潮地段是在被稱為”Four Corners”的Queen夾Main,這裡正是賓頓的發源地。自從1780年代歐洲白人首次定居該地區後,人口增長非常緩慢,直到19世紀初,十字路口周邊還是沒有什麼大建築物,William Buffy’s Tavern是唯一地標,所以那時稱為”Buffy’s Corners”。1820年代早期,John Elliott和William Lawson到此居住,他們均來自英格蘭Cumberland 郡的小鎮Brampton,都是Primitive Methodist運動成員,自然也成為該運動在本地的推手。1834年,John Elliott勘察土地並分塊出售以吸引定居者,居民區就用他自己故鄉名字命名。很快,賓頓的名字就為其他人接受。John還創辦了農肥廠,為本地第一家工業企業。到1846年,小村子居民已有150多人,還聚集了雜貨店2家、酒館1家、皮革坊1家、木工坊1家、鐵匠鋪2家、裁縫店2家。

賓頓在1853年正式設立為行政村。隨着人口有500多人,街上也增添了教堂、學校、酒坊、商鋪和John Haggert農具廠。同年County of Peel農業協會在十字路口新建農業市場, 買賣糧食、農副產品、根莖類蔬菜和乳製品,還有馬牛羊豬等牲畜交易,它就是如今Brampton Fall Fair的前身。

The Grand Trunk Railway 於1856年經過村子並建站,開創了地方經濟新時代。說到經濟騰飛,那一定得提到英國移民Edward Dale。在1860年到達賓頓後不久,他就搭建了花圃Dale’s Nursery,並很快成為村裡最大最有名的僱主。他為溫室供暖的煙囪也是地標,可惜這歷史地標在1977年被拆毀。愛德華還建立了花卉等級制,並向全球花卉市場出口。他最厲害時,擁有140個溫室,領軍北美最大切花企業,每年向全球供應兩千多萬枝花,主要是玫瑰和蘭花。愛德華同時也扶持和支持其它花農的生產,使得賓頓花卉業爆炸式發展。在1900年,賓頓建有48個花圃,被贏為Flowertown of Canada。

後來花卉種植業漸漸凋敝,但花市、花迷、花痴、花工、花店……還是不少。為了紀念傳統,振興花業,賓頓參照波特蘭的Rose Festival, 便有了一年一度的 Flower City Parade 。遊行始於1963年,在連續舉辦10 屆後中斷,直到2005 年復辦至今。鮮花裝點的車子,輪番登場的美女,是遊行最大的看點。而孩子們的快樂,就是來自拿到的禮物和鮮花,以及五花八門的演出方隊。今年的遊行在6月14日星期六,時間是11am – 4pm。

老街的小鎮慢生活
走在花季的街頭,滿鼻是綿綿不斷的花香。這樣的春天,讓我們戀戀不捨。再一想滿目是溫馨懷舊的老屋,何不藉此走入賓頓的街頭巷尾去深入了解一下賓頓?遊行結束便到處逛逛賓頓的老街。誰知一逛便不能罷休,後來又多次到此消磨閑暇。

在Four Corners西南角,有一棟帶有鐘樓的現代風格大樓,很協調地置身老建築中,這就是賓頓市政廳。雖說城市沒有特別的事件和有趣的故事發生,但有一點與當代劇變中的中國相似,這就是這幾十年來,經歷了頻繁的行政區劃變動,讓人頭昏眼花。1860年代花卉業帶來經濟繁榮以後, Brampton在1867年被選作Peel County政府所在地,開建The County Courthouse, Jail和其它公共建築開建,不過依舊是Chinguacousy鎮下的行政村,直到1873年才獨立為鎮, John Haggert為首任市長。20世紀中葉,Chinguacousy 和Toronto Gore兩個鎮被併入賓頓。1974年, Region of Peel設立,賓頓同時改設為市。 

市政廳廣場矗立着戰爭紀念碑和青銅藝術雕塑,不過有關Etobicoke Creek的解說牌更吸引我。這條河是賓頓經濟發源地,在水力年代,沿河儘是一家家Mill。商業老街也是在不遠處沿河而築。後來,電來了,鐵路通了,小作坊里走出了Williams 鞋廠,Copeland-Chatterson Loose-Leaf Binder 公司 和Hewetson鞋廠等著名企業。說到鞋廠,一定得提下位於57 Mill Street North 的The Old Shoe Factory,它曾為Hewetson Shoe Company所在,現為安大略建築遺產,駐有各種小企業,大廳走廊還是1907年的樣子,牆上的畫和工藝品描繪了城市歷史,還展覽着一些老製鞋設備。

和市政廳廣場一路之隔的是Gage公園。Gage是賓頓出生的加拿大著名教育家,出版商和慈善家。公園裡有各種體育遊樂設施,還有大大的涼亭和老兵木雕。如果要講歷史,公園以前只是Alderlea 的草坪花園。Alderlea是由Kenneth Chisholm建造的一棟意大利式樣大體量豪宅,建於1865-79年間

Kenneth是賓頓奠基人John Elliot的女婿,曾任安大略省議員。豪宅坐落在公園西側的高地上,依舊散發著濃郁的古樸美。賓頓政府於2002年購得,以保護這座城裡已屬罕見的建築珍品。公園東側的古典公共建築,就是Peel區在1867至1973年間使用的公共建築,集行政、法院和監獄為一體,現在是Peel區美術館,博物館和檔案館所在,簡稱PAMA。

不過,賓頓的歷史建築主要集中在Four Corners一帶,有舊軍械庫、老消防站、圖書館、Goodison樓、 Heritage Theatre和The Armstrong House等。圖書館始建於1887年,首批入館的圖書包括360捲來自Mechanic’s Institute (1858) 的書籍;1907年收到鋼鐵大王卡耐基基金會捐贈後,又新建現存的圖書館大樓。十字路口地標Brampton Dominion Building,是用附近的紅砂石建於1888年,呈羅馬文藝復興式樣,顯着的建築特點是雙重斜坡屋頂和鐘樓,鐘樓是在1914年加建的。該樓曾做過郵局和警察局,直至1970年代賣給私人。Harmsworth Decorating Centre則是如今市裡營運時間最長的零售企業,建立於1890,原由Harmsworth父子在Queen Street West的家裡營運,因為大火燒毀才遷至24 Main Street South現址。對了,漫步老屋之間,切不可遺漏色調式樣一點都不突兀的現代建築地標:The Rose Theatre玫瑰劇院。

到大自然里撒點野
幽靜的小鎮慢生活,除了老街外,賓頓還有其它獨特的資源,尤其不可小覷的是那大自然的清新環境。一個個居民區灑落在樹林之中。居民區中有一個個大小不等的自然保護區。就在GTA,走走聊聊自然不能放過。有一年夏日周末,想到賓頓,就選擇來到Professor’s Lake教授湖坐坐。來之前正好重走過多倫多大學的哲學家小道,不覺想到加拿大的哲學家真不少,不僅隱於市,還隱於野,讓人不得不敬佩。
教授湖位於賓頓西北居民區,有65英畝,是一個人工湖。1918年,這裡開設了沙礫場;1953年,重新開設為採石場。但是任何事都沒有自然界來得出奇。採石啊,採石啊,採到1973年,當開採到地下水層時,石場開始滲水,繼而淹水。直到1983年,漸漸形成現在這樣的湖的規模。為了紀念石場老闆Hans Abromeit,一個德國經濟學教授,故名其為教授湖。湖邊有綠蔭環湖健步道,湖中可以划船、揚帆、滑板和釣魚等。娛樂中心有沙灘,可以野餐、游泳、排球、水上滑梯梯。網友加國無為曾說過:我經常去那兒散步的,夏天還有釣魚的……湖不是很大,但是走一圈對於健身正好,不近不遠。」類似的還有Heart Lake 和Claireville兩個保護區,以及Eldorado公園。

如果想痛痛快快地玩水一場,一定要選Wild Water Kingdom,號稱「Canada’s Largest Water Park」 ,開設於1986年,離多倫多更近,就在城市交界處, Finch夾427,公車即可達。100英畝的水上樂園,可以為孩子們塗抹出繽紛的夏日: Dolphin Bay 兒童區有趣好玩,裝有The Big Tipper,每次有800 加侖水傾盆而下,讓人透心涼; Water Sprayland的7個兒童水上滑梯梯,刺激不等,使得激情高低輪轉,比如Monlight Express就屬冒險的旅行;孩子超愛的Wave Pool波浪遊泳池,總會回蕩盈盈笑聲;大人也喜歡懶洋洋地浮着水泡,在緩緩流動的Lazy River里漂流;媽媽可以放心地讓小孩子在Children’s Adventure自由玩耍。玩水有點厭的話,可以打打排球,玩玩攀岩,練練迷你高爾夫,甚至在Drive-in坐在車裡看一場露天電影,膽子賊大的可以去耍一把Face Drop的Zipline高空滑索……至此,應該知道賓頓真是精彩紛呈了吧。

作者:走走聊聊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