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夫妇带大笔资金入境 却因一场官司牵出洗钱内幕?!

加拿大都市网

■■一个专家小组估计估计去年加拿大共有467亿元涉及洗钱活动,洗钱活动不是卑诗省独有,而是全加拿大的问题。CBC

加拿大洗钱问题愈见严重,根据《麦克琳》杂志(Maclean’s Magazine)的调查报道,一对来自中国的移民带着大笔资金登陆加国,却因为一场官司而牵扯出疑似洗钱的内幕。报道中引述专家说法称,多伦多和温哥华虽然是洗钱最大中心,一些华人透过房地产和赌博管道进行洗钱活动,但这不是地区性问题,而是全加拿大都有的问题。

《麦克琳》杂志提到一个2017年在安省高等法院曝光的案例。主角是Peter Zhang和妻子Judy Wang,2010年通过投资移民计划登陆加拿大,至少带了600万元财富定居在多伦多北部郊区,此后展开了一个扭曲的、疑似洗钱的故事情节。

开发物业主要用现金交易

2011年初,这对夫妇以125万元在安省烈治文山购买了他们的第一套住宅,6房5卫,现金付清。然而,到2月份,张和王已经分居,2013年并在法庭上声称他们离婚。安省高等法院2017年11月就诉讼中的程序问题作出裁决,称离婚是“可疑的”。 (在一封发自律师的电子邮件中,王现在说他们是2018年6月离婚的。)无论如何,张和王两人继续通过合资公司Yi Hao Investments一起购买和开发三个烈治文山和附近的Thornhill物业,主要是现金交易。王女士于2017年在旺市购买了个人第四套房产。事实上,她和张两人已购买5套价值930万元的房产。

除了房地产之外,张和王的财富还涉及赌博活动。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王证实,她通过出售物业转移了600万元给张。(法官Paul Perell在其决定中指出,除了房地产投资外,王和张在加拿大均未有任何就业或商业行为。)同时,他们两人与丁姓房地产经纪人(Yan-Ling Ding)和律师Rahul Kesarwani进行了一系列抵押贷款交易,为张的赌博筹集现金。法官发现,有一段时间,张某将Yi Hao的所有权转移给了丁以隐瞒张的身份,因此他可以从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获得90万元的抵押贷款,而Kesarwani从他自己的公司安排了15万元高额利息的私人抵押贷款给张。《麦克琳》记者联系了张、王、丁和Kesarwani或他们的律师,但他们均未对事件置评。

华裔妇人拒回答大笔资金来路

2017年,王控告丁和Kesarwani疏忽和违反信托职责等罪名,这些指控均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然而,法官Perell随后在法庭文件上提到“丁进行了可疑的交易”,“Kesarwani的行为是有问题的”并指王和张的证词“自私,令人难以置信,不合逻辑,与文件不一致”。

Perell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包括这些大笔资金来自哪里,是如何转移到加拿大的,但王在她的证词中拒绝回答这些问题。在被告证词中则提到:“张先生是一名洗钱罪犯,他设法将自己的财富从中国带到加拿大。”

《麦克琳》报道提到,讽刺的是,如果不是因为王女士提起诉讼,也不会让这些见不得人、奇怪的故事细节陆续曝光。过去几个月时间里,加拿大人逐渐了解到洗钱模式惊人的内幕,房地产市场价格飙升与黑钱脱不了干系。

上个月卑诗省洗钱独立调查委员会公布两份报告称,2018年有74亿元在卑诗省被“洗白”,其中有50多亿元进入房地产市场,助长了房价飙升。报告指出许多法律漏洞,例如银行以外的贷款者不用接受反洗钱机构的检查。

西门菲沙大学教授马洛尼(Maureen Maloney)领导另一个专家小组研究洗钱问题,他说,实际数字比卑诗省的报告还要多,估计去年加拿大共有467亿元涉及洗钱活动,虽然说大温哥华市场是洗钱活动的聚集地之一,但“这不是卑诗省独有问题,而是全加拿大的问题。”若用重力模型计算人均GDP和犯罪数据,安省和亚省的洗钱活动率更高。

亚省司法厅长史瓦斯哲(Doug Schweitzer)不愿承认该省洗钱规模之大,但强调“将继续与执法合作伙伴共同努力,以保护守法的亚省居民。”

安省承认洗钱是一大问题,财政厅长费达利(Vic Fedeli)说:“安省不会容忍犯罪活动,将认真对待此问题。”

本报综合报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一男子被控谋杀  死者朱建军据报为洗钱集团核心  

卑诗地产公司对洗钱监管机构罚款25.5万提出诉讼

大案!中国父母疑用留学生洗钱 加拿大狂买豪宅

特写:温哥华华埠最后一位裁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