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富商苑剛被分屍案全追蹤:他究竟為什麼被殺?

加拿大都市网

2015年5月3日42歲的華裔富商苑剛(Gang Yuan,譯音)在加拿大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號的一幢獨立屋,被殺害並分屍。疑兇趙利(Li Zhao,譯音)更被爆是苑剛的表姐夫。苑剛來自中國河北,移民至加國約5年,尚未入加籍。苑剛育有子女,但目前單身。而趙利則為東北人,移居加拿大多年。

有社區人士表示,苑剛生前曾擔任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副會長,同時也是中國大唐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身家豐厚。據悉趙利在沙省擁有農莊,為人很不錯也非常溫和,朋友對他的評價不差。

55歲被告趙利被控一項對屍體不敬罪、一項二級謀殺罪名。案件將於本月29號(2017年5月29日)在卑詩省最高法庭展開保釋聆訊。

小編將案發後星島日報的相關新聞報道為讀者梳理一番:

案發

苑剛遭謀殺及碎屍一案發生於2015年5月2日,趙利於案發翌日被捕。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製圖
 

2015年5月2日晚,警方接報到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號路段一幢獨立屋,處理一宗可疑命案。警方其後拘捕趙利,控告他一項對屍體不敬罪及一項二級謀殺罪名。不過,趙利自稱無辜。

案發所在的西溫豪宅。資料圖片

約翰遜指死者屍體被肢解成百逾塊。張譽攝

律師:苑剛屍體被大卸百塊,豪宅登記在趙利與李曉梅的名下

華裔富商苑剛分屍案,死者胞弟苑強已獲卑詩最高法院准許他代表苑剛,作為資產管理人。而代表苑強的民事律師約翰遜相信,案件涉及金錢問題,死者屍體被肢解逾百塊。但代表被告趙利的民事律師奧爾瑟斯不願就約翰遜的評論作出回應;趙利的刑事代表律師則回應指,此說法過於武斷,希望雙方尊重司法程序。同時趙利也自稱是無辜的。

苑強(Qiang Yuan)日前委託民事律師湯普森(Mark B. Thompson)入稟卑詩最高法院,尋求成為苑剛(Gang Yuan)資產管理人,力圖保護死者所留下數以千萬元計資產,以及防止趙利夫婦利用名下物業作保釋擔保。與湯普森合作處理這宗民事訴訟的律師約翰遜(Chris S. Johnson)周四特別召開記者會,透露凶殺案部分細節,以及苑剛和趙利在生活和錢財方面的關係。

約翰遜指出,42歲的苑剛在2007年移民加拿大。在這之前,趙利(Li Zhao,譯音)和妻子李曉梅(Xiao Mei Li,譯音)已在本地居住。苑剛隨後幫助趙利夫婦及女兒趙一鳴(Yi Ming Zhao,譯音)提供就業機會。趙一鳴曾主持電視節目《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

約翰遜表示:「從警方得到的消息指,趙利事後將苑剛屍體肢解成逾百塊,以方便棄屍。」案發時,只有苑剛和趙利在豪宅內,報案者則是李曉梅。此外,證據顯示警方接報後,未有及時入屋,而是在豪宅外等待9小時後,才進屋拘捕趙利,這或令疑兇有足夠時間銷毀證據。

他續說,苑剛家屬感謝警方的工作,但同時也有一些擔憂和疑問。例如,警方在辨認屍體身分時發生延遲,以致家屬在苑剛死後18日才領回遺體。對此,溫市警發言人蒙塔古(Brian Montague)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回應指,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無法提供更多細節。但他強調:「我想說,在面對這種案件時,警員和公眾安全,包括安全拘捕疑兇都是我們首要考慮的因素。」

趙利自稱無辜

代表趙利和李曉梅處理民事訴訟,即有關苑強尋求成為資產管理人一事的律師奧爾瑟斯(Brent Olthuis)表示,不願就約翰遜的任何指控發表評論。

而為趙利就二級謀殺及對屍體不敬兩項控罪辯護的刑事律師馬特蘭德(Brock Martland)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強調,任何對案件的暗示都是武斷的。如果因錢財殺人,趙利為何會被控二級謀殺,而不是有預謀的一級謀殺。他呼籲雙方都放緩節奏,尊重司法程序,有法庭審理這宗案件。同時,馬特蘭德也指,趙利自稱是無辜的。

案件發生於5月2日晚間,警方接報後,前往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63號一幢獨立屋,處理一宗可疑命案。市警翌日拘捕54歲趙利,他曾被控一項對屍體不敬罪名,之後被加控一項二級謀殺罪。

【2016年2月23日報道】苑剛分屍案預審:30華裔旁聽 被告妻子出庭

加拿大都市網

■趙利在庭上的素描。資料圖片

 

加拿大都市網

■有近30個華裔民眾周一旁聽苑剛案,這在預審中屬於罕見。朱冠華攝

記者朱冠華

42歲華裔富商苑剛在西溫豪宅疑遭分屍案周一在北溫省級法庭展開預審,近30個死者親友出席旁聽,當中包括苑剛胞弟苑強。疑兇趙利(Li Zhao,譯音)的妻子也曾短暫出現。辯方代表律師估計預審將歷時約5天,而正式審訊將安排至明年進行。

由於主審法官頒令「禁止報道」(Publication Ban),所以媒體不能公開預審相關內容。

被告妻子將證人身分出庭

54歲被告趙利在周一的預審親自出席。他身穿紅色囚衣,身型削瘦,但精神顯得不錯。為了讓中文傳譯員毋須一直站着工作,法庭特別准許趙利可走出被告席,與律師和傳譯員坐在一起。

首個出庭者為趙利的妻子李小梅(Xiao Mei Li,譯音)。她在一個傳譯員陪同下,向法官確認將會在此次預審中以證人身分出席,之後隨即離庭,趙利並未與妻子有眼神接觸,之後法官陸續傳召多個證人出庭。

周一的苑剛案預審有近30個華裔出席,幾乎將法庭內的席位坐滿,相當罕見。其中一個旁聽者為苑剛胞弟苑強,他在下午提早離開,並未聽完首日的聆訊。苑剛生前曾任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華聯會)副會長。而周一的預審有多個華聯會成員出席,其中華聯會執行會長牛華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表示:「身為苑剛朋友,自然相當關注案件發展,雖然僅是預審,但透過旁聽可以確認案件獲得公平和公正的司法程序,也可以更加理解加國的司法系統。」

案件發生於2015年5月2日晚間,警方在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號路段一幢獨立屋,處理一宗可疑命案。市警翌日拘捕趙利。代表苑強的民事律師約翰遜(Chris S. Johnson)曾召開記者會,表示苑剛遭趙利大卸百塊。聆訊周二繼續。

2016年6月16報道:富商苑剛分屍案12人組陪審團

加拿大都市網

■趙利的代表律師唐納森(Ian Donaldson)。張文慈攝

加拿大都市網

■被告趙利否認控罪。資料圖片

記者張文慈

42歲華裔富商苑剛在西溫豪宅疑遭分屍案,被告趙利(Li Zhao,譯音)否認控罪,卑詩最高法院周三排定,今年11月1日正式開審,將選定12人組成陪審團展開審訊,為期約一個半月。

案件周三由北溫省級法庭轉移到卑詩最高法院審理,進行排期聆訊,經過控辯雙方律師協調取得共識,法官決定將全案排定到今年11月1日正式開審,預計到12月16日結束,為期一個半月。

身穿紅色囚衣的趙利周三在傳譯員陪同下出庭,一度在庭上與律師交談,庭訊後繼續還柙候審。
趙利的代表律師唐納森(Ian Donaldson)在庭外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指,他的當事人仍否認控罪,法官將選定12人組成陪審團展開審訊。由於法官頒令「禁止報道」(Publication Ban),所以媒體不能公開審訊內容。

【2017年5月3日報道】被告放棄陪審團審訊 苑剛案報道禁令撤銷

記者張文慈報道

華裔富商苑剛2015年在西溫豪宅遭謀殺及分屍一案,本周起在卑詩最高法院展開證人資格審查的預審(voir dire),本案獲法官取消報道禁令,而正式審訊預計5月29日起舉行。被告趙利已放棄陪審團審訊(詳另文)方式,案件由法官獨立審理。周二預審時,有警方證人指被告案發後把步槍背在肩上及手持鎚子,舉止瘋狂,附近更有裝有肉塊的塑膠袋。不過,被告律師就指他當事人早前的部分陳述屬非自願,他的權利受侵犯,要推翻這份向警方作出的供詞。

被控以二級謀殺及對屍體不敬罪的趙利,周二身穿橙紅色囚衣、蓄平頭裝進入法庭,多次探頭往旁聽席觀望,隨後全程通過普通話傳譯,細心聆聽審訊,還不時向傳譯提問。法官舒爾蒂斯(Terence Schultes)周二取消本案的報道禁令,旁聽的死者苑剛胞弟苑強,贊成取消報道禁令,並誓言力保死者所留下數以千萬元計資產。

警員拾獲載着肉塊膠袋

周二預審時,溫市警緊急應變部隊(Emergency Response Team)組長卡圖塔(Aaron Kazuta)作供稱,他到達案發的西溫不列顛物業(British Properties)案發豪宅前,已知有人死在車道上,身旁留有一大灘血,被告趙利也在現場走動。

卡圖塔供稱,有報告指出,趙利被看到在案發的豪宅里來回走動,肩上扛着步槍,手中一度拿着鎚子。舒爾蒂斯補充稱,警方被告知,有些電動工具出現在苑剛家的車庫區域,趙利當時被看到在水槽清洗電動工具。當警員乘坐一輛防彈警車靠近案發豪宅時,趙利走出房子,被捕前轉身趴在地上。

在檢控官布賴森(Kristin Bryson)詢問下,舒爾蒂斯說,在隨後的搜查中,他和其他警員在車庫地上撿到一些塑膠袋,其中一個袋看來載着粉紅色肉塊。

死者與疑兇為生意夥伴

西溫警官古登伯格(Tom Wolff von Gudenberg)供述,他在拘捕被告前,趙利之妻李小梅(Xiao Mei Li,譯音)已經告訴警察,當她步行回來時,在家門口入口處看到苑剛倒在血泊中。趙利告訴他的妻子:「他死了。離開這裡。」李小梅後來離開現場,向警方報案。李是受害人苑剛的表姐。

古登伯格說,他被告知趙利和受害人在一家農業公司合作,並且與公司有法律糾紛。古登伯格說,他被告知疑犯於案發前「舉止很瘋狂」。

辯方:趙利部分口供非自願

古登伯格透露,被告的妻子還告訴警方,苑剛脾氣不好,並且在出事前一年對被告趙利說話無禮(mouthy and lippy)。

趙利的代表律師唐納森(Ian Donaldson)則在連續兩天的預審中,就質疑警方所提出被告陳述的可接受性(admissibility),並指趙利部分陳述屬非自願,他的權利受到警察侵犯,並希望法官不要採納相關的陳述。

選擇法官審理 讓傳媒可報道

唐納森原本要求法官繼續頒令「禁止報道」(Publication Ban),令媒體不能公開審訊內容。但法官指出,被告既已選擇由法官單獨審理,而非交由陪審團審案,因而拒絕批准延續報道禁令。預審在周三繼續。
趙利的代表律師唐納森周二在庭外接受《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時表示,他的當事人仍然否認控罪,稍後會對法官撤除「禁止報道」令作正式回應。他指當事人曾在案發後要求見律師,但警方未在第一時間讓被告趙利與律師通話。

預料月底正式開審 維時三周

檢控官布賴森表示,預審將在本月15日左右告一段落,預料本月29日起正式開審,維時三周,屆時控方擬傳召至少9位證人,他們都是警務人員。

【2017年5月5日報道】預審警方證人聲稱車庫膠袋裝肉塊

法官舒爾蒂斯(Terence Schultes)周二取消了報道禁令,到庭旁聽的死者苑剛胞弟苑強,贊成取消報道禁令,並誓言力圖保護死者所留下數以千萬元計資產。

周二預審時,溫市警緊急應變部隊(Emergency Response Team)組長卡圖塔(Aaron Kazuta)出庭作供稱,他在到達案發的西溫英屬領地(British Properties)案發豪宅前,已知有人死在車道上,身旁有一大灘血,被告趙利也在現場。

卡圖塔供稱,有報告指出,趙利被看到在案發豪宅來回走動,步槍背在他的肩上,一度手中還拿着鎚子。舒爾蒂斯補充稱,警方被告知,有一些電動工具出現在家庭的車庫區域,趙利當時被看到在水槽內清洗電動工具。

當警員乘坐一輛防彈警車輛靠近案發豪宅時,趙利走出房子,被捕前轉身趴在地上。
在檢控官布賴森(Kristin Bryson)詢問下,舒爾蒂斯說,在隨後的搜查中,他和其他警員在車庫的地上撿到一些塑膠袋。他說,其中一個袋內似乎載有粉紅色的肉塊。

西溫警官古登伯格(Tom Wolff von Gudenberg)供稱,他在拘捕被告之前,趙利的妻子李小梅(Xiao Mei Li,譯音)已經告訴警察,她步行回來,在家門口入口處,看到苑剛倒在血泊中。趙利告訴他的妻子說:「他死了,離開這裡。」李小梅後來離開現場,向警方報案。李是受害者苑剛的表姐。

古登伯格說,他被告知趙利和受害者在一家農業公司合作,並且與公司有法律糾紛。古登伯格說,他被告知疑犯案發前「舉止很瘋狂。」

古登伯格說,被告妻子還告訴警方,苑剛脾氣不好,並且在出事前一年對被告趙利說話無禮(mouthy and lippy)。

 

原因

苑剛胞弟苑強已獲卑詩最高法院准許他代表苑剛,作為臨時資產管理人。代表苑強的民事律師約翰遜(Chris S. Johnson)早前指出,相信案件涉及金錢問題。

嫌犯趙利被捕後向警方錄下的口供視頻透露:在案發當日,他與苑剛在商討合作研發槍架時,因股份事宜意見不合,苑剛更提出要趙利將女兒嫁給他,才給他更多股份,趙利認為有違倫常,兩人先口角繼而動武,最後趙利向苑剛連開兩槍,其中一槍擊中苑剛心臟。

趙利女兒Florence ,曾出演網絡真人秀《公主我最大》。互聯網

 
 
 
【2017年5月4日】趙利口供:苑剛想娶趙利女兒 被斥亂倫終釀血案
 

記者張譽

華裔富商苑剛前年在西溫豪宅遭謀殺及分屍案,周四在卑詩最高法院繼續預審,庭上播出被告趙利被捕後向警方落口供的視頻,趙利透露在案發當日,他與苑剛在商討合作研發槍架時,因股份事宜意見不合,苑剛更提出要趙利將女兒嫁給他,才給他更多股份,趙利認為有違倫常,兩人先口角繼而動武,最後趙利向苑剛連開兩槍,其中一槍擊中苑剛心臟。

苑剛案周四的聆訊是正式審訊前的預審,作用是由法官與控辯雙方審核證人的證供是否可以接受。被控以二級謀殺及對屍體不敬罪名的趙利,在庭上全程倚靠普通話傳譯來聆聽審訊。死者苑剛胞弟苑強也出庭旁聽。

死者要求嫁女換股份

周四庭上播出的是在案發翌日傍晚6時許,趙利接受洋名威爾森的楊姓華裔警員(Wilson Yung,譯音)錄取普通話口供過程。趙利披露在案發當日(即2015年5月2日),他和苑剛原定各自出門。出門前,兩人談起了槍架研發一事。

酷愛打獵的趙利認為,新手在拿槍時容易不穩,於是發明了一種固定在腰間的槍架,協助托住獵槍,讓打獵者在站立時更容易拿穩槍支,射擊也會更準確。

趙利在視頻中說:「案發前幾日,和苑剛還有其女人吃飯時就提到槍架事情,苑剛也很有興趣。事後自己就開始研究,並有一些發現。」案發當日出門前,兩人就簡單說起這個事情,隨後趙利向苑剛介紹了自己研發的一些槍架。

苑剛覺得挺好,兩人開始談合作的事。趙利稱,苑剛表示每個月給他4,000元的工資,但趙利認為自己是槍架發明者,理應占些公司股份,要求有三分之一的股份,但苑剛指他的發明簡單,換言之指趙的發明並不值錢,苑剛更向趙利說:「你把女兒嫁給我,我就給你50%的股份。」苑剛還說,自己已經年逾40歲,也想安定下來。

趙利聽後大怒,說道:「這怎麼行,這是亂倫!」他聲稱苑剛反指怎麼不行,姑也不是親姑。(註:趙利的太太李小梅(Xiao Mei Li,譯音)是苑剛的表姐,但兩人無血緣關係,其中涉及領養問題。)

■死者苑剛生前照片。互聯網
 

聲稱死者暴躁先動手

趙利再度指責苑剛,並說亂倫是畜生做的事情。在視頻中,趙利向威爾森說:「苑剛脾氣暴躁,平日里都是他罵人,現在我罵了他。他急了就開始打我,我身材矮小,苑剛比我大,我就不停後退,然後看見身旁有個鐵鎚,於是將其拿起。」

「苑剛看見我拿鐵鎚後就說,小樣!還敢拿鎚子,看我不踢死你。接着苑剛就朝我踢過來,我一錘砸在他腳踝處。苑剛隨之跑到門口準備拿槍。」

趙利續稱:「我了解他的性格,看他要拿槍,我馬上追上去,朝他的頭部砸了一下。苑剛轉身搶奪鐵鎚,他的力氣大,沒幾下,我就放棄,丟了鎚子就向大門外逃跑。苑剛追上來,試圖用鎚子砸我,我閃躲了一下後,苑剛就倒在地上,於是我又沖回屋內拿起槍。我走出門外,端槍讓苑剛不要動,然後他就把鎚子扔向我,我就順勢開槍。苑剛眼睛瞪大,手高舉,我以為他還會打我,於是就開了第二槍。」

承認用水清洗染血地

威爾森問趙利是否記得擊中哪兒?趙利回答稱,不清楚第一槍是否打中,但第二槍肯定是打到了,他是瞄準死者的心臟。現場流了很多血,趙利事後用水把染有血跡的地方沖洗了一遍。

趙利和威爾森錄取的口供長達4小時;周四在法庭播放了近兩小時的視頻,其中除講述案情外,趙利還大爆苑剛脾氣暴躁,經常轉換女友,還被要求查驗性病等內容。剩餘的視頻周五會繼續在預審中播放。

案發於2015年5月2日晚上,警方在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號路段一幢豪宅,處理一宗可疑命案,並在翌日拘捕趙利。

遺產爭奪

苑剛生前沒有立下遺囑,遺下估計至少數千萬元財產。

圖為苑剛生前在沙省經營的農場。網上圖片

【2015年5月21日報道】苑剛財富:沙省有農場 多次捐款兒童醫院

據苑剛家屬委託的律師約翰遜透露,死者在2007年移民加拿大,是一個成功和慷慨的商人,而他在加國有很多投資,主要集中在地產和農業領域。

約翰遜表示,苑剛在沙省擁有一塊很大的農地,經營加拿大國家農業發展公司(State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Inc.)主要種植菜籽油(canola)和小麥。苑剛也曾出任非牟利團體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的副會長。

約翰遜指出,苑剛生前活躍社區,熱衷慈善,多次捐款給卑詩兒童醫院(BC Children’s Hospital)和低陸平原的寺廟。

此外,約翰遜也透露,苑剛在中國不是國有企業員工。他的財富全是通過投資資源公司獲得。同時,苑剛至少有2個孩子,其中一個據悉在溫哥華,案發前會定期前往西溫豪宅居住。另一方面,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將於月底為苑剛舉辦追悼會。

■苑剛數年前剛買了兩部價值60萬美元的名車,圖為停泊在西溫豪宅的一部名車。資料圖片

圖為苑剛。資料圖片

 

苑剛單身多子女 兄弟誓保資產

42歲華裔富商苑剛(Gang Yuan,見圖)在西溫疑遭分屍案,死者生前沒有立下遺囑,現在死者的兄弟苑強(Qiang Yuan,譯音)入稟卑詩最高法院,尋求成為死者的資產管理人,力圖保護死者數以百萬元計的資產,並阻止此案的54歲疑兇趙利(Li Zhao,譯音)得到。趙利與死者有親戚關係,是死者表姐妹李曉梅(Xiao Mei Li,譯音)的丈夫。

趙利已被控以二級謀殺及對屍體不敬罪名。案發於5月2日,苑剛在位於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號路段一間豪宅內喪生,趙利涉嫌與案件有關。

據《省報》(The Province)周二報道,苑強在宣誓書中稱,命案發生時,苑剛與他的女兒、趙利及李曉梅皆住在該間豪宅內。苑強在該宣誓書續道,自己很擔心李曉梅或趙利把死者的資產耗盡,包括該間西溫物業。

苑強又稱,趙利將於5月29日就其謀殺控罪出席保釋聆訊,自己十分擔心趙利或李曉梅會以該所物業作為保釋候審擔保。

根據法庭文件,死者生前是一個商人,處理多項商業活動,包括房地產發展、房地產租賃和農地租賃,並擁有多間公司,包括Canada National Development Group Inc.。

文件指出,苑剛生前正處理兩份價值近1,000萬元合約,而涉及價值1,460萬元的資產,應有妥當保險,故此有需要採取法律行動,以保障資產。此外,死者數年前購買了兩部約值60萬美元的汽車。

苑強表示,趙利或李曉梅具有苑剛的個人銀行戶口及其中兩間公司的簽字權,而該間申報價值440萬元的西溫物業,無論是首期以至按揭供款和維修保養,即使不是全部,也有大部分都是由苑剛支付。

苑強指出,其兄弟苑剛生前沒有妻子,但育有至少一個孩子,甚至可能多達5個,他們都未成年。

苑強補充道,他在命案發生後不久的5月5日來到加拿大,簽證容許他可以逗留加國6個月,但如有需要,他會申請續期。對於苑強的入稟狀未有任何回應,上述指控迄未在法庭上得到證實。

加拿大都市網

楊萱(左)懷抱幼女,她聲稱該女童是苑剛(右)的唯一親生子-CTV電視圖片

【2015年6月5日報道】楊萱披露和苑剛相識細節 北京邂逅加州產女

楊萱在入稟狀指出,女兒苑涵宜(Han Yi Yuan,譯音)就是苑剛的親生孩子。她說自己與苑剛在北京相遇,之後兩人在美國從賭城拉斯維加斯旅行至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最後玩到墨西哥坎昆(Cancun),在幾個星期旅程中,兩人住在一起,曾多次發生性關係。

電郵顯示苑剛支付分娩費

為了證明親子關係,醫院與加州發出的出世紙上,都把苑剛列為父親名字。此外,長達269頁的短訊對話內容,顯示楊萱與苑剛討論孩子的出生細節,還有苑剛不願意楊璇墮胎,以及傳送胎兒的超聲波掃描圖片、討論孩子應該在美國出生擁有美國國籍等。

入稟狀又說,有幾封電郵還顯示苑剛支付機票和住宿費用,包括在加州洛杉磯分娩的機票與費用。另外,楊萱稱死者在世時宣稱嬰兒就是他的孩子,還飛到北京與她的雙親會面,並在她懷孕時,安排她到加國一起同居。

北京邂逅加州產女取美籍

據《省報》(The Province)報道,楊萱稱自己是畫廊東主,她與苑剛於2014年2月在北京一個宴會上邂逅,之後兩人透過中文通訊軟件聯絡。楊萱說曾經要求苑剛與她結婚,但由於之間吵架原因,她說苑剛不要結婚。但苑剛鼓勵她去美國產女,並且說會負責一切。

小女嬰今年3月1日在加州歐文(Irvine)一間醫療中心出生,這裡是一處專為中國產婦服務的地方,以便她們的新生孩子獲得美國籍。

【2015年6月8日報道】富豪苑剛追思會 3女2童家屬身份受注目

西溫豪宅分屍案死者、華裔富商苑剛的追思會,2015年5月31日(星期天)在卑詩省列治文殯儀館(Richmond Funeral Home)舉行,親友及公眾等200多人參加,與會3女子及至少兩個10歲以下兒童,站在大堂代表家屬致謝,特別引人注目。

因苑剛生前曾任加拿大華人聯合總會(華聯會)副會長,華聯會於當天上午10時在列治文殯儀館舉行追思會。列治文市議員區澤光、本拿比市議員王白進及苑剛親友逾200人參加,據悉中國駐溫總領館也有派員出席。另據報道,追思會上有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以及北京公安局致送花圈。

整個追思會歷時近90分鐘,苑剛親友憶述苑剛生平及與他相處往事,場面催人淚下。 追思儀式開始前,與會者先後在門口悼念及捐款。追思大堂上擺放着一幅苑剛遺像,上方懸掛「沉痛悼念苑剛先生」的橫幅,四周布滿白花和花圈。

追思會開始後,全場先默哀一分鐘,接着由慈濟加拿大分會約50名志工進行誦經儀式。華聯會會長李效平首先致詞,他最後提到:「天堂路遠一路好走,我們將一定給你討回公道。」接着有兩位來賓發言。而胞弟苑強代表家屬致謝詞時,幾度因傷心哽咽而無法言語。他首先說,代表在中國未能前來的母親,向所有人士致以誠摯謝意。苑強又說:「兇手的手段殘忍、令人髮指,噩耗傳來、全家墜入深淵。哥哥一生自強不息、熱愛生命,對朋友坦誠相待,對家人呵護有加,一直是我們全家的驕傲和依靠。希望加拿大政府嚴懲兇手,讓我哥的靈魂早日得到安息。」

最後公祭時,全體與會者分批向苑剛遺像行三鞠躬禮。苑強與3位戴墨鏡的女子,還有至少兩個年紀看似不到10歲的兒童,分別站在苑剛遺照兩側,以家屬身份向前來致祭的至親好友鞠躬答謝。
據在場人員表示,列市殯儀館舉行的苑剛追思會並不對傳媒開放。

這宗分屍案發生於今年5月2日晚間,警方接報前往西溫喬治國王路(King Georges Way)900號路段一幢獨立屋,處理一宗命案。警方翌日拘捕苑剛54歲的表姐夫趙利(Li Zhao,譯音),並先後對趙控
以對屍體不敬及二級謀殺罪名。

【2015年7月30日】家人指苑剛還有多名子女在溫哥華及中國

西溫富商苑剛家人的代表律師約翰遜(Chris Johnson)說,縱使遺傳基因(DNA)檢測報告證實一個女嬰是苑剛的親生女兒,該女嬰也不會是苑剛唯一的遺產繼承人。他透露,苑剛有多個子女,並已通過DNA檢測確認,其中有些住在大溫,也有身處中國。

約翰遜透露,該女嬰的母親早知苑剛還有其他子女,不理解楊萱為何要申請單獨繼承遺產。

華裔女子楊萱今年較早時入稟卑詩省法院,要求保存已死富商苑剛DNA樣本,以及為女兒苑韓伊進行獨立親子鑒定。楊萱在入稟狀中聲稱,她的女兒是苑剛約5千萬元遺產的唯一繼承人(sole heir)。有關保存苑剛的DNA樣本申請,日前正式獲得卑詩最高法院批准,可作親子鑒定。

代表苑剛母親和胞弟的約翰遜透露,苑剛有多個子女,而且早已通過DNA檢測確認,其中有些居住在溫哥華,也有目前身處中國。

他質疑楊萱聲稱她的女兒為苑剛遺產唯一繼承人,背後出於甚麼動機。約翰遜說:「她很清楚苑剛還有其他子女。」

同是家庭成員

約翰遜強調,他的當事人對於苑剛所有子女,均採取一視同仁態度,因為他們都是苑剛的血脈,同是他們的家庭成員。

據楊萱在入稟狀中透露,女兒苑韓伊於今年3月在美國加州出生,她的出生證明書註明父親是苑剛。母女兩人目前在美國定居。

據溫哥華資深財產訴訟律師托德(Trevor Todd)表示,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只要證明是親生子女,就有權平均分配到死者的遺產。

【2015年10月16日】楊萱:與苑剛有婚約 否認威脅殺死或傷害死者

■網上曝光的Yuan Gang楓葉卡影印本。網上圖片

早前入稟卑詩最高法院,要求法庭頒令卑詩法醫服務處,或溫市警保存富商苑剛分屍案的死者遺傳基因(DNA)的女子楊萱(前譯,楊璇),周一透過代理律師發出新聞公告(左圖),指近有報道暗示楊萱在死者生前曾經威脅殺死或傷害死者。這些來源於250頁冗長的微信記錄的揣測純屬斷章取義,絕對不是事實。

楊萱的代理律師維貝(Kent D. Wiebe)周一發電郵稱:作為楊萱的代理律師並在楊萱的要求下我們對媒體做出如下申明:

近日在《明報》和《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上的報道暗示我們的當事人在死者生前曾經威脅殺死或傷害死者。我們認為這些來源於250頁冗長的微信記錄的揣測純屬斷章取義,絕對不是事實。

該女兒的母親和死者剛開始的關係的確有些起伏,但這些都在死者被害之前得以妥善解決。如宣誓書所說,楊萱和苑剛曾一同去美國和墨西哥旅遊,之後苑剛也親自飛往中國看望楊萱的父母,安排女兒的母親前往洛杉磯生產,並在孩子出生後飛往洛杉磯看望同時為孩子辦理出生證明。楊萱還和苑剛共同居住於他在西溫的住宅。他們之後的關係非常順利,完全不像媒體所爆料的那樣離奇。

孩子的母親相信如果苑剛活着,他們會如他們所約定的那樣已經結婚,並在一起居住共同撫養這個孩子。

我們的當事人只是希望確立孩子同父親的親子關係以及孩子的合法繼承權。新聞公告發佈者楊萱是死者女兒苑韓伊的母親。

另一方面,周一有本地中文網站發佈題為「富豪遭分屍: 狗血啊!分屍富豪苑剛情人再被扒」,並上傳一張英文名Yuan Gang的楓葉卡影印本。

富商苑剛分屍案發生於5月2日晚間,市警翌日拘捕54歲的趙利,他先被控一項對屍體不敬罪名,之後被加控一項二級謀殺罪名。趙利將於6月25日在溫市中心卑詩省最高法院進行保釋聆訊。

【2017年3月1日報道】又有女子自稱是苑剛妻子 要求分遺產

42歲的大溫華裔富商苑剛於2015年5月在西溫豪宅疑遭分屍案,再有一個中國女子聲稱自己是苑剛生前的同居妻子,故此有權得到苑剛一半的遺產。苑剛生前沒有立下遺囑,遺下估計至少2,000萬元財產。

據《省報》(The Province)報道,該個女子在入稟卑詩最高法院的訴訟中,只能以「母親一」名之。

「母親一」聲稱,她與苑剛於2004年5月在中國邂逅,之後開始約會。不久,她遷進苑剛雙親的住所,開始與苑剛同居。兩人曾分開一段時間,但二人在2007年8月複合,再次一起生活,直至苑剛遇害。

「母親一」又表示,在2008年12月,苑剛與她的孩子出生,苑剛經常飛往加拿大公幹,而她與孩子未有陪同。在2008年底至2009年初,苑剛告訴她,他打算待生意穩定,會安排家人到加拿大,一起生活。可是這一切隨着苑剛被殺而幻滅。在苑剛舉殯時,她帶同孩子到加國出席。此外,即使苑剛與世長辭,她一直保持與夫家家人的良好關係,不時一起過中國節日。

代表「母親一」的律師沒有就此事置評,而他會於本周要求法官頒下報道禁令。

現時共有5個女子聲稱與苑剛育有子女,故此子女有權分得苑剛的財產。其中兩個女子聲稱,自己是苑剛同居妻子,而5個子女的年齡由3至8歲或9歲不等。

根據遺產法,某人去世,生前無立遺囑,若能證明自己是該人的配偶,便有權分得一半遺產,其餘遺產由合資格的子女所分。

(全部文字整理於星島日報記者採訪文字,獨家稿件,侵權必究!)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神秘冰山惊现多伦多市政广场?!原来这是.......

限时免邮!Shiseido资生堂低至7折+送三重豪礼!

省钱!从多伦多到纽约有一种新的廉价旅行方式!

凉鞋上新!Coach Outlet美鞋低至3.5折+额外8.5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