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富豪苑剛碎屍案再開庭 有娃女友秀證據 他曾為移民假結婚!

加拿大都市网

■■苑剛遺產爭奪案,周二在卑詩最高法院進入第二日審理。資料圖片

華裔富豪苑剛15年在溫西豪宅被分屍,愛恨情仇轉頭空,但是遺產不爭個水落石出是不會消停的:

 兩個女人爭產,說是配偶

5個娃 媽不同

都是真愛,關鍵看證據

曾經為移民假結婚?!      

華裔富商苑剛2015年5月在西溫遭謀殺並電鋸分屍後,他留下約1,600萬元遺產爭奪案周一開審。目前共有兩位女子,以及5個不同母親的苑剛子女,聲稱有權獲得部分遺產。

據說殺人不是為了錢

苑剛是一名華裔商人,2007年移民加拿大。他曾經為表姐家提供了工作機會和經濟收入。還借錢給表姐夫趙利炒股,200萬虧掉了180萬。2015年,他和表姐夫趙利發生了一次嚴重的爭執。

爭執的起因是趙利的一項發明——愛好打獵的趙利想出了一種把槍固定在腰上的槍架,可以幫助獵手瞄準。

他立刻把自己的想法介紹給了苑剛,想讓他幫忙投資自己的這個發明。苑剛起先也很支持,然而雙方在創業公司股份的問題上產生了糾紛。趙利覺得自己是發明人,理應佔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股份,但苑剛卻只願意開給他每個月4000加幣的工資。苑剛挑釁地說,你要是把你女兒趙一銘嫁給我,我就給你三分之一的股份。

趙利的女兒趙一銘(圖源:instagram)

這句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幾年來被這有錢親戚提攜着,在苑剛手下做事,還借了巨額資金的趙利,可能早就積累了怨氣和嫉妒:雙方大打出手,互相推搡、撕扯….一聲槍響後,苑剛倒在了血泊中。

幾小時後,當趙利的妻子趕到這棟豪宅,她看到的是已經被分屍的表哥,和滿手是血的丈夫。

在親人和愛人之間,趙利的妻子最終做出抉擇,選擇了報警,趙利毀屍滅跡的計劃就這樣失敗了…

根據加拿大的財產繼承法,苑剛的財產會被分給他的配偶,以及他的子女…苑剛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生前未婚,但至少有5名女性自稱懷上或生下了苑剛的孩子,想要分一份遺產…

案發地,西溫King Georges Way的9800平方尺豪宅

爆出為移民假結婚

為苑剛生子的其中一位女子,周一首先出庭作證指出,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與苑剛相識後同居並曾墮胎。

苑剛此後曾告之要移民加拿大,且須與另一的伴侶結婚,但她仍堅信兩人有事實婚姻關係。在苑剛告知正與加國女子離婚後,她與苑剛計劃懷孕併產子。兩人曾在苑剛的父母家同居,雙方家長曾會面,兩人也都分別獲得對方家庭成員及親屬認可。

兩爭奪遺產女子周一到庭,其中一人在普通話傳譯員協助下作證。因為法庭禁令包括她們及子女的幾乎所有個人信息,包括出生居住地及年齡等,因此無法公開一些重要時間點,兩女子也只能用法庭文件中的母親1(Mother 1,簡稱M1)以及M2代替。

就算你去假結婚 我們也是事實婚姻

M1在其律師英格拉姆(Ben Ingram)引導下作供指,她在中國北方一城市長大,一次參加朋友聚會時同苑剛相識,此後經常受苑剛邀請吃飯及遊玩。她說兩人相識一個月後就見了苑剛的家人,同年二人在苑剛的父母家同居。

在回答對苑剛的最初印象時,M1說:「比較新鮮,他對我很體貼,也很寵我。」M1說兩人同居後即如同夫妻一樣生活,也都同對方父母見面。M1在同苑剛相識當年曾懷孕,但考慮自己年齡不大,當時身體狀況也不太好,因此與苑剛商議後墮胎。

她表示,苑剛此後表示要移民加拿大,並且需要與另外一個女子結婚,就在同居當年年底,自苑剛父母家搬出,但從未發生不愉快事情。M1表示不擔心苑剛同他人結婚,指信任苑剛,搬出後也時常前去探望苑剛父母,而且也從未與其他男性有過約會式交往。

M1表示在認識苑剛後的第3年,苑剛已獲得了加拿大楓葉卡,並告知她已經與在加拿大的女子開始辦離婚,她因此搬回苑剛父母家中居住。苑剛時常從加拿大返回中國與她相聚,兩人也曾探討日後前去加拿大結婚的事。同年,兩人計劃生孩子,M1在次年懷孕。

她的律師英格拉姆此前曾在法庭上說,苑剛與在加拿大、為他提供移民擔保的另一女子結婚,其後就開始與該女子辦理離婚。

在形容苑剛及家人獲知懷孕消息時,M1說:「全家都很激動,苑剛更是特別高興。苑剛為我、雙方母親都準備了禮物,雙方家庭還聚在一起吃飯慶祝。」

M1說,多數時間她都在苑剛父母家中居住,苑剛父母也幫忙照顧孩子。因苑剛在中國另一城市有住房,苑剛由加拿大返回中國時,兩人有時也在該房屋內居住。

她說,苑剛曾表示希望將事業重心轉移到加拿大,也會將她及孩子接到加國居住。M1說:「其實我不想出國,但我們是一家人,要在一起,也就不反對來加拿大。」M1表示,苑剛從未向她提及M2,而自己是在苑剛被殺後,才知道有M2的存在。

涉事女子個人信息被媒體公布 活得如過街老鼠

在西溫遭謀殺的華裔富商苑剛,留下的1,600萬元遺產爭奪案周二續審。為苑剛生下孩子的兩位原訴人之一,採取沒有律師代表的自訴方式,她周二突然主動向法官發言稱,不滿媒體報道庭審首日另一原訴女子作證內容,指此前傳媒的關注令她感到如「過街老鼠」,更擔憂孩子長大後知道父母經歷。她哭求法官全面禁止傳媒報道,使她在即將開始的作證過程中,個人及孩子信息不被披露。法官回應指,此案法庭已頒佈嚴格的傳媒報道禁制令,不得公開當事人個人資料,並向她解釋加國司法體系中,法庭是向公眾開放。

該宗爭奪遺產民事訴訟案,周二在溫市中心卑詩最高法院進入第二日審理,首日出庭作證的母親1(Mother 1,簡稱M1)繼續作證(詳另文)。庭審至下午,案中另一原訴人(即母親2,簡稱M2),突然通過普通話傳譯員向法官邁爾斯(Elliott Myers)要求發言。

她發言時稱,她不想到法庭打官司,直到現在也希望達成和解。她說,看到一家中文網站將周一庭審首日,即M1法庭作證的所有內容都報道出去,雖然沒有公布M1的姓名、年齡及照片等,但內容非常詳細,包括何時懷孕及墮胎等。

■■2015年5月遭謀殺及分屍的苑剛。資料圖片

感到如過街老鼠 斷絕社交

M2說:「我認為這是非常隱私的事情,媒體每天都來報道,明天或者此後就是我(出庭作證),後面也會有多位母親及苑剛的很多隱私。」

她說到這裡開始失聲痛哭,M2哭訴稱:「有一天孩子長大,知道了這些事情,讓他們如何生活?我現在的生活如過街老鼠一般,我與M1都參加了苑剛的喪禮,很多人認識我們。我懇求法官,禁止媒體報道全部內容,我也代表5個(案中)孩子懇求您。」

M2繼續說,本地甚至美國的媒體都關注此案,中國及全世界都在報道此事。她表示:「這不是光彩的事情,我的孩子擁有綠卡,將來也要入籍,如果孩子將來有一天發現父親的名字與這些事情有關,不僅我的孩子,其他的孩子都會受影響。」

她再次表示,自己目前的生活「像一隻老鼠見不得光」,不敢參加朋友聚會及去人多的地方,甚至不敢說出自己的中文名字。

法官:加國法庭向公眾開放

M2說自己不懂太多法律,但就懂得人情世故,她說,法官在這個位置上會有善良的心,更問假設是法官自己的孫兒,知道家裡出現這樣的事,會受如何影響。
她也說自己的名字此前曾經被報道,加上其他詳細報道內容,她的住址等資料可能會被人知道。

聽過她的陳述後,法官邁爾斯向她解釋說,加國的法庭向公眾開放,而且法庭也頒佈了傳媒報道禁制令,禁止公開M2及此案其他當事人的名字。M2此時打斷法官欲解釋,導致法官說:「讓我說完」。

法官繼續解釋說,如果媒體沒有公布名字等個人資料,只是以母親1、母親2報道,公眾不會知道當事人個人資料。

M2又說,她有事情及想法要告知法官,但不希望在場媒體聽到。
法官因此允許她以中文寫下內容,再由現場傳譯員翻譯出交給法官及各方律師,法庭更因此休庭讓各方律師討論。

此案周三將繼續由M1作證,而法庭計劃周四庭審時,綜合各方意見決定是否對傳媒報道禁制令作出修改。

苑剛媽說借給兒子500萬

苑剛生前沒有立遺囑,其遺產爭奪案涉及多方人士。苑剛母親曾在去年提出民事訴訟,聲稱曾免息借出500萬美元給兒子苑剛,要求苑剛遺產管理人歸還該筆貸款。

該民事訴訟也涉及苑剛胞弟,苑剛謀殺案疑兇趙利及其妻子。此案預計審理至少15天。周二法庭將繼續由M1出庭作證,而疑兇趙利也將會出庭作證。

為什麼苑剛母親主張當年的免息借款呢?還是因為根據加拿大法律,沒有遺囑,無論苑剛的遺產有多少,只有配偶和子女能拿到錢!

最讓小編想不通:

苑剛功成名就錢不愁

為啥移民要靠假結婚?!

難道沒聽說過投資移民么?

還是,有錢人都不走尋常路?

點擊此處查看更多華裔富豪苑剛碎屍案詳情報道

來源:綜合報道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魁省政府再下狠手 进Costco与Walmart等大型商店要出示接种证明

疫情使加拿大预期寿命大幅下降 新冠已成第三大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