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毅敏:保管槍支的責任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2003年1月3日,住在多倫多西部一棟鎮屋的Shakur James一家與這個城市千千萬萬個家庭一樣,剛剛經過新年佳節,迎來新的一年。

這是一個祖孫三代的大家庭。祖母,父母,22歲的Shakur 、18歲的大妹妹、7歲小妹妹與6歲小弟弟4個孩子住在一起。這天下午,父母與Shakur均外出不在家,祖母照料着7歲的孫女與6歲的孫子,家裡還有十七、八歲的長孫女。

祖母需要短暫出去一下,去商店買點東西。老人家和長孫女打了聲招呼,讓長孫女照顧下弟弟妹妹,自己去去就回。這種事情在許多家庭每天都在發生,誰也不會當個事兒。
悲劇可以發生在一瞬間。 7歲的女孩與弟弟嬉鬧期間,跑入弟弟與22歲的大哥合住的卧室,不知怎的從大哥的床上或衣物中找出一支手槍來。玩具手槍每個孩子都見過,女孩子一邊鬧着玩,一邊將槍對着6歲的弟弟臉上扣動了扳機。

這是一支真槍 ,一支點45口徑半自動手槍。

弟弟被緊急送抵祈德河醫院,傷勢過重,搶救無效。槍支的擁有者 —— 22歲的哥哥則面臨3項刑事檢控,其中包含不當保管槍支。

不當保管槍支,不僅未能為家庭帶來安全,反而成為家裡的潛在危險。

《加拿大火器法》對槍支的居家保管有十分具體的規定,主要是三個方面。

首先,任何槍支在家中存放時,不可上膛,不可裝填子彈。在史家之言看來,每一個擁槍人士都應該養成一個好習慣,除非抵達擊發地點,比如靶場射擊位,或者狩獵射擊點,否則絕不裝填子彈。一旦射擊完畢,在射擊點就地將未擊發子彈退膛取出再離開。不在擊發地點的槍應該永遠是空槍。

其次,槍支存放必須上鎖。

非限制類火器,也就是長槍(步槍或霰彈槍),法律要求存放時單鎖就可以。可以是專用的扳機鎖(為槍支設計的專用鎖,上鎖後扳機不能擊發),或槍機鎖(使得槍機不能運動),也可以將槍支存放在上鎖的容器中,比如槍櫃或者不易打破的壁櫥,或者帶鎖的房間。

當然,將步槍槍機或槍栓拆卸下來另外存放,也可以使槍支不能擊發,這種存放方法也可以使用。戰爭年代回憶錄或者文藝作品,時有描述軍人將繳獲的步槍槍栓卸下自己拿着,讓俘虜背着卸下槍栓的步槍的情景,其原理是一樣的。

第三,彈藥要另處存放不易找到。如果與槍支放在一起的話,除非是在上鎖的可靠容器(如槍櫃)或房間中。

手槍存放要求更高,法律規定需要雙鎖。槍支本身要上扳機鎖或槍機鎖,同時存放槍支的容器 或房間 也要上鎖。

手槍彈藥存放要求也更為嚴格,不僅要求與槍支分開存放,且彈藥容器也要上鎖。

當年的Shakua James,如果做到上面3條要求中任何一條,家裡的悲劇就不會發生。

安全性與便利性是一對矛盾,槍支保管也是這樣。 《加拿大火器法》對槍支居家保管要求安全性極高,使用便利性就幾乎沒有了。或許可以說,《加拿大火器法》根本就不允許在家「使用」槍支。法律既然沒有說加拿大人擁槍可以居家自衛,那麼在槍支保管規定上就沒有這個考慮。

2016年9月,3名歹徒闖入美國亞特蘭大福建籍女子陳鳳珠家中入戶搶劫,從監控視頻上看,在歹徒闖入後1分05秒時,陳鳳珠英勇開槍反擊,當場擊斃一名歹徒,其他2人逃逸。

如果事情發生在加拿大,我不知在危急關頭,陳女士是否可以在1分05秒內,完成槍櫃開鎖(需要先找到鑰匙或記得密碼)、扳機開鎖(先找到鑰匙或記得密碼)、去另一個房間開鎖取出彈藥、裝彈上膛、觀察歹徒動靜、擊發反擊這一系列動作。

史毅敏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特写故事:加拿大23岁加密币之王 欠投资者3500万只追回200万

这种新药也许能终结新冠疫情!被称为对病毒的真正复仇!

惨!多伦多华裔家门口经历2次盗车 吓得不敢开了...

Costco感恩会员四天特惠 海量产品打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