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周边游:森林画廊 McMichael美术馆

加拿大都市网

 
多伦多郊外森林中的这个美术馆,陈列着大量独具风格的作品。创作者们,基于对充满野性土地的热爱,以拓荒者的坚持,用自己大胆夸张的笔法,通过强烈的色彩对比,变化的线条,丰满的体积感,浓郁的装饰性,活生生地描绘了加拿大土地上湖泊、森林、旷原、山壑、蓝天、白云、疾风等标志性景观的真正风貌。画中所呈现的一切,是独树一帜的加拿大Style,无不折射出加拿大之魂,也激发了加拿大人对自己生活土地的兴趣和热爱,成为加拿大国家精神的重要来源。
 
七人画派凸显加国民族风
 
1913年,在多伦多一家叫Grip的设计公司里工作时,一群年轻的艺术家相识了:Tom Thomson,J.E. H. MacDonald,Arthur Lismer,Frederick Varley,Frank Johnston 和 Franklin Carmichael。不久,A.Y. Jackson 和 Lawren Harris也加入了这个圈子。
 
他们常常在Arts and Letters Club里讨论和分享自己的艺术创作。同时,Harris和James MacCallum,为大家在Rosedale建造了三层的Studio Building,以作创作室。MacCallum在乔治湾的农场,和Thomson任职导游的Algonquin Park,也是艺术家经常去写生的地方。他们否认欧洲艺术天生优于加拿大,主张要摆脱欧洲影响另创画风;在一起所探讨的,就是如何创作出反映原有风貌的加拿大风景画,并表现出加拿大精神,以反击“加拿大的风景没法,不值得,甚至没有什么描绘”的论调。
 
这帮年轻的画家,大多有欧洲学画经历,深受印象派影响。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种轻柔的笔触,色彩的潜变,光影的交织,根本无法表现加拿大自然的粗狂,野性,原始,辽阔,冷峻。
于是采用后印象派色彩浓烈鲜明和新艺术派注重装饰效果的技法。最重要的事件,是参观1913年水牛城的斯堪的维亚画展:用平涂的颜色、有机的外形和弯曲像葡萄藤一样的曲线来勾勒美丽的风景。这给他们以极大的启发。
 
一战的磨难,使得这群艺术家们的作品更臻完美。Thomson创作的“The West Wind西风”就是杰出的代表。战后的1920年5月7日,第一次以Group of Severn七人画派名义,在多伦多美术馆举办画展。MacDonald为此说道:“无论是在自发、活力以及持续性方面,他们已树立了鲜明的加拿大特征。在一片从传统上和先例上从未有人涉足的地方,他们开创了一条新路。”可惜, Thomson已于1917年溺死,不然应该是八人画派。但是,不仅Thomson的画风对其他人影响深远,而且其他人也从来没有忘记这位有深厚情谊,共同志向的朋友,在画展中总有Thomson的画。要说明的是,参加七人画派的画家,不止七人,先后共有10人,但总是进出相当,保持七人。
 
然而,一切并不是那么平坦,总是那么曲折崎岖。七人画派才露尖尖角,欧洲人就冠以落后、晦暗、阴沉等词,甚至给以尖酸刻薄的批评。在国内,皇家艺术学会和其它机构的艺术家和评论家们,也是竭力否认画家们的努力和成果。尤其是在1926年,当国家美术馆收藏Lismer的“September Gale九月狂风”时,竟引得他们大规模的抗议和嘲讽,说:“我们这座美丽的城市还没有这么失败和变态的艺术品”,“丑恶的、畸形的绘画作品”。
 
但是,画家们,以加拿大本土艺术的倡导者、开拓者、践行者的角色,用自己的坚持、热情和色彩,最后赢得了世界性的广泛承认。
 
“七人画派”,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强烈的使命感和民族情绪。他们主动地去发现加拿大自然之原始美,运用大胆夸张的笔法,富于变化的画面和色彩,去捕捉加拿大之魂,创立了独具特色的风景画。他们对大自然的爱,更激发了加拿大人对自己生活土地的兴趣和热情,是加拿大国家精神的重要力量来源之一。
 
安省有个森林画廊
 
接着,就应该讲讲多伦多一对年轻夫妇的故事了。Robert和Signe McMichael于1949年结婚后,就继续经营丈夫婚前开设的摄影室。1954年,他们在两年前购置的10英亩河谷森林深处,建造了有4间房的度假屋。地方在多伦多城郊的Kleinburg小村。房屋由岩石和圆木材建造,高大宽敞,像先民开拓者居所,与周边的环境非常吻合。年轻夫妇为自己的爱巢取名为Tapawingo,意思是“place of joy喜乐之处”。
 
话说在50年代初,这对夫妇还成立了以纽约为基地的照片销售公司,并大获成功,大赚其财。这也引导他们开始注意和收藏画廊作品。一看到七人组的画作时,他们的心就被俘获了。在森林小屋落成的次年,他们先后购买了 Harris 的Montreal River和Thomson 的Pine Island ;从此开始了他们有关七人画派和其他加拿大艺术作品的终生收藏。他们深知这些作品的意义,便也有一个梦想:建立一个加拿大艺术品博物馆。
 
逐渐增多的藏品均陈列在森林小屋。一些画家和藏家也不时捐赠画作给他们。随之,每周慕名前来欣赏的人数越来来多,包括学校的师生。于是,这对夫妇在1963年,初次扩建森林小屋,面积至1万平方英尺,并正式对外开放画廊,展示自己的藏品。
 
1965年,McMichael夫妇觉得,这些伟大的作品该由加拿大人民拥有了,便把这块风景如画的土地及其土地上所有的一切,包括森林木屋和196幅画作,全部赠予安大略政府。次年,以加拿大艺术为特色的McMichael Canadian Art Collection正式开放。
 
现在,美术馆建筑面积已达8.5万平方英尺,由13个画廊组成,有报告厅、临时展厅、礼品部、艺术家创作室等。藏品共计6000多件。画者包括七人画派诸成员及其同时代的艺术家、现当代加拿大艺术家、First Nations;Inuit。同类展品,与安大略美术馆、加拿大国家美术馆齐名。
在这座森林美术馆园区里,走走聊聊最喜欢在典雅古朴的画廊里,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居高临下地俯瞰Humber河谷,也喜欢在景色幽美的森林步道漫步。时值秋天,在密密的林地里,满眼斑斓,鸟语轻啼,一切都是那么沁人心脾。来到小丘之上的婚礼园时,一种梦幻般的圣洁和美好,又在心底油然而生。
 
走走聊聊自然也不会放过园中的每一座露天凋塑。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着名艺术家Ivan Eyre在2010年捐赠的凋塑园。那九座超大比例的青铜人物像,似乎在叙说着一个个远古的神话。我也去瞻仰了Tom Thomson Shack。这座木头窝棚,曾是Thomson在多伦多居住和画画的地方,原址在Rosedale离Studio Building不远的山谷里。1962年,McMichael购得其屋,并迁移至博物馆,作为缅怀这位伟大艺术家的场所。
 
灵魂与画风永存
 
时间又到了1968年3月。这时,85岁高龄的单身汉AY Jackson身体日渐虚弱,便写信给McMichael: “Some time when you are not busy you might enquire about a lot in some quiet little cemetery near to Kleinburg. I was going to acquire one in Hemmingford, Que. where some old friends are buried but I don’t like the direction Quebec is taking.”原来,这时魁北克的分离主义运动已非常暴力,让这位来自蒙特利尔的老人非常不安。因为曾去McMichael家写生过多次,对Humber河谷美丽的景色记忆犹新,所以老人有了在小镇安息的念头。
 
再说McMichael,虽然捐出了全部的房地产和藏品,但还可以在此居住到终老,也有死后葬于此的安排。他便想到:既然早已把Jackson认作家中一员,何不死后就葬在一起呢?Jackson欣然同意,并热情地提出,活着的七君子成员,死后也归葬于此;并积极促成了这设想。不久,Jackson也前来定居,度过了最后的5年时光,直至1974年去世。
 
第一个入葬在美术馆的是享年83岁的Arthur Lismer(1969-04-15)。这位天才的卡通画家,曾有一幅墓地的想象草图,上面写道: “Here lies the Group of Seven: A Dynamic Cemetery.” Johnston的遗骸,在死后26年,也于1975迁入墓园。现在,美术馆的七人画派墓园里,安息着A.Y. Jackson, EH. Varley, Lawren Harris, Arthur Lismer, Frank Hans Johnston, and A.J. Casson。后面4人均有夫人相伴,真可谓是”the spiritual home of the Group of Seven.” McMichael夫妇也和这些自己一生钟爱的艺术家们永在一起。
 
当走入这不大,没有门栏,甚至会感到简陋的墓园时,走走聊聊有一种神圣而敬仰的感觉,因为自己也是他们的热爱者。当缓慢移步在墓园约直径5米的铺石小道时,也没有觉得这些墓碑太过随意。这些粗糙,没抛光的花岗岩墓碑,并不高大,只有半米多高,只是简单地安置在草地上;但是,这些岩石是画家生前画了无数次的,并赋予了加拿大国家精神。看着这些墓碑,走走聊聊感到犹如史前石柱,让人想起那些粗旷的山峦,那种加拿大风格的野性和原始。是的,墓碑上只单单镌刻着姓名,因为他们的业绩已铭记在世人的心中。
 
一个童话小镇
 
也许是沾上了画家们的灵气,或许是美术馆氛围的渲染,小村也处处散发着异样的艺术气息。一出美术馆,走走聊聊就不由自主地驶入小村老街。
 
Kleinburg由最早的居民,德裔移民 John Nicholas Kline Sr (1825–1854) 创立,德语直接翻译是small town。关于名字缘起,当地居民,有的说始于Kline名字,也有辩称是源自山野景观。也许是小村太小,移民较少,是大多伦多移民最少的社区,居民大多数来自西欧和英联邦国家。所以,小村的屋舍民风,保持着一种纯正味道,弥漫着幽雅娴静的氤氲。
 
走在不长的历史老街上,有人说有行走渔人村Main街的体验。走走聊聊则想,除了那些明艳的外表包裹着的古朴典雅老屋,和不用吸鼻子就能感受到芬芳的盆花一样外,这里少了那些旅游点的世俗和喧闹,从骨子里散发出无穷无尽的淳朴,简单和静心。最喜欢的是街上无处不在的生活气息,一种慢悠悠的惬意:一杯咖啡,在街边坐着喝半天;花卉店前貌似杂乱无章的缤纷美丽;门口随意而摆的杂物,有的可能还是古董呢;没人看管的货摊;还有,没有刻意修剪的花草,手工做的店招牌在秋色的映衬下,是那么梦幻,犹如七人画派笔下的世界。
 
也许,真是这小,这老,这静,吸引了零落的一日游的客人。如此,虽不至于熙熙攘攘,但也破坏了小村的本色。童话的意境被游客纷扰,但七人画派的色彩和线条已在走走聊聊的记忆深处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地址:10365 Islington Ave, Kleinburg,ON L0J 1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