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家庭医生上门服务:打一个电话,医生来你家!

加拿大都市网

安省向来存在家庭医生短缺的问题,很多新移民登录后都发现“一医难求”。有时哪怕有固定的家庭医生,也要轮候等上好几天甚至几周才能看到医生。碰上长周末、医生休假等情况,很多人更是对就医表示束手无策,只能坐等家庭医生休假回来。很多民众可能并不了解,安省长久以来都有家庭医生上门的服务(house call),只是这项服务并不被大众广泛知晓。这种服务什麽人、在何时可以使用,适合什麽人使用,有什麽利弊,是否收费,是否存在滥用等问题都是百姓应当更为深入了解的话题。本报记者 文琪

近日,士嘉堡某condo的居民接到了这样一个宣传册:上班时间外、周末、节假日或你的家庭医生不能为你出诊时,打电话使用该公司的服务,就有医生上门家访为你看病(after-hours home visit family doctor),并且安省OHIP全覆盖,没有任何额外费用,鼓励大家预约。热心的居民向《加拿大都市报》发来宣传单的照片,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可以了解这项服务。

居民接到的宣传单

家庭医生送医上门有规矩

National Home Doctor Service总经理Adam Wils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尽管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并且医疗系统中也有上门类型的安宁治疗(palliative care)服务,但National Home Doctor Service 旨在服务那些家庭医生暂时无法出诊看病的病患、以及正常工作时间外的就医需求。“我们已经运营30多年了,我们主要是在家庭医生不能为病人服务的时候提供上门服务。在家庭医生下班的时间、周末以及节假日的时间安排医生上门家访。当然,患者们永远应该在有问题时首先打给他们的家庭医生,有一个家庭医生对每一个患者来说都很重要。如果家庭医生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接诊或病人无法前往诊所,那麽我们会安排一个医生上门进行家庭访问。所有的费用都由安省健康保险计划(OHIP)负责。”

万锦市家庭医生苏医生(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称,医生上门家访的服务多年来是一直都存在的,有医生专门做这方面的工作,只是可能知道这项服务的人不是很多。苏医生称,这是一个很好的服务项目,但是她很担忧大众因为不够了解这项服务存在的根本意义而误用或滥用该系统。热心读者所提供的宣传单上写着“当你的家庭医生不能为你服务时(unavailable),你可以打电话使用该项服务。苏医生称,“通常这种情况下,没有特殊身体状况的病人,我建议你可以去步入式诊所(walk in clinic),不能说不着急的事情因为你不方便就叫医生去你的家裡。如果民众有任何的小问题就叫医生来家访,那麽我认为是对这个系统的滥用。我希望大家知道,目前只有少部分医生参加这样的服务,大多伦多地区这麽大的区域,家访医生在什麽时候能见你并不确定。专门做这种上门家访的医生不是说没有事情做,专门等着你去叫他上门去为你看一次病。”

上门看病不是随叫随到

当一个病患选择通过打电话预约医生上门家访后,这并不意味着医生可以“随叫随到”。 Adam Wilson称,“我们的医生在正常的工作时间之外上门服务。工作日裡,医生们从下午4点开始工作。在周末,则从早上9点开始工作,通常提供服务一直到午夜,但是也经常超过这个时间。电话预约的时间从每天早8一直到午夜12点,一周7天都可以打给我们进行预约。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专注于以最及时的方式安排医生看病人,但是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到访,尤其是如果医生的访问时间预订在了周一到周五。通常我们的医生会通知病人他们的预计到达时间。”

家庭访问类型的医生为患者提供上门服务的确便利了许多民众,但对医生来说产生了很多额外的投入。苏医生称,“我承认,家访对我们家庭医生来说很耗费时间。对于很多医生来说,他们也要工作赚钱。的确上门家访的医生政府是付给医生路费的,有规定的金额。做家访,有访问的钱,也有交通的钱,但有时候你得到的交通费可能不与付出的时间相匹配。如果医生到你家裡要半个小时,他还要走开、停车、前后整理衔接,有时候还有交通问题等这些零碎的时间加在一起,政府付的那些钱根本就不够。从人力的角度来说,本来就只有一小部分医生加入这个组织。因此该服务应只提供给非常必要的人群。”

National Home Doctor Service提供图片

民众很容易误以为很小的问题都可以打电话要求医生上门,通常也不会被拒绝。苏医生表示,“我个人觉得,年纪大的人、出不来的,或者没有交通工具的,以及病很重的、难以行动躺在床上不能动的,还有那些家裡人很难把他们带出去看医生的人群,是最合适使用这项服务的。”

苏医生还指出,每个人的家庭医生也是有家访(home visit)服务的。“政府针对慢性病病人以及晚期病人都提供家中护理服务(Home care service),都可以派遣专门的医生以及护理团队去病人家裡。除此之外,如果家庭医生自己的病人正好是年纪很大、出来不方便的,我们也会上门做家庭访问的。当然,针对这部分年纪特别大的患者,上门也要看是什麽原因。不能说极其小的事情就打电话去叫医生上门,这样我觉得是滥用我们的公费医疗系统。”

不要滥用政府资源

Adam Wilson对此回应称,的确医生上门家访的服务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常规检查都要打电话请医生上门来做处理。“我们希望患者知道不应将此项服务用于日常护理,大家应该随时回到自己的家庭医生那裡进行跟进的检查。有紧急情况的患者应该拨打911或者前往离你最近的医院急诊科。通常许多处于弱势的患者群体在家中和工作时间之外的时间裡能够接受治疗的可行性非常小,所以这部分人群对能够上门家访的医生和正常工作时间外的就医需求正在日益增加。要知道,医院裡的急诊室常常因有低危问题(low acuity issues)的患者不断访问而有超载工作的问题。”

对于民众可能因不了解家访医生服务的宗旨和真正用意而可能滥用该系统, Adam Wilson称:“我们密切监测有可能不合理使用该服务系统的病人,会在电话中了解详细情况再做出安排,并采取措施确保这些病人会有他们的家庭医生跟进相关的健康问题。”

民众对这项医生上门家访服务的理解程度是苏医生认为需要加强的。“提供这种服务的机构他们也是公司,也是要赚钱的。所以宣传册上可能并未提示大家如何合理使用这个系统。这些机构找越多可以上门的医生,拥有越多的医生资源,就能提供更多更快的服务。这种商业当然最好是医生多得像Uber的司机一样随叫随到,这样就大家都能赚钱也都方便,但这是不可能的。这个服务一定要是为特殊情况的患者而存在的。”

家访医生服务的弊端

很多民众在知道了有这项家访医生的服务后,不免认为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在家庭医生上门后得到解决。苏医生称,“有时医生常常面对这样的情况:家访医生到了一个病人的家裡,病人说‘我有这个问题你给我看一下’,‘我还有那个问题你给我看一下’,甚至有时候一个家庭裡有5、6个人,医生一上门,所有人都要求医生给看一遍,提出‘你能不能给我开点药’这些要求,这种情况我们听过很多。首先这个上门医生不是这个病人的保健医师(primary care physician), 不是属于病人的常驻的家庭医生。这个医生对这个病人有多少了解呢?各种各样的情况有很多。

即便是你的家庭医生上门家访了,也不可能说病人以后都不用来找我了,我去你们家裡去看你们,这不现实。”

通常家访医生上门看病也面临相关医疗器材的缺乏,看病后无法进行下一次的跟进。苏医生称,“很多病患在预约时,都是约的时候不说完整都有什麽问题,可能医生来了以后,很多人就会把很多问题附加上,医生没有准备。同时,如果这个家访医生给你开了单子让你去做检查,他怎麽去跟踪你的后续情况呢?他要等你拿到这个报告再定夺。这个报告他怎麽跟进呢?他又不是你的家庭医生。所以是没有办法去完成连续护理的。家庭医生照顾病人要有连续性、持续性。医生不可能一次就给你解决所有的问题。可能这个病人有什麽不舒服要去做个B超,那这个家访医生走了以后怎麽去跟进你的B超呢?答案是家访医生给你开张单子,然后跟你说你需要回去见你的家庭医生看结果。他们只是看一些比较临时的疾病和护理。”

苏医生还提出上门家访的医生通常不会在到访之前找病人的家庭医生要过往病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据安省法律规定,除非得到病人允许,一个医生才能向病人的家庭医生调取过往病史记录。就算他见了病人以后,也不会说你帮我签张纸我问你的家庭医生要资料,再回来给你看病。他只是解决你当下的问题,然后接下去让你去见你的家庭医生。”

对于这样的现实情况,Adam Wilson称,“虽然我们的医生无法访问患者记录(除非患者自己手裡有一份),但是他们能够对患者进行基本的检查,根据患者当下的需要开始治疗,并确保患者在他们的家庭医生可以问诊的时候能够去就诊。这是确保患者能够获得正确的护理,而不是前往医院急诊室去治疗低危问题的重要的一步。未来我们与家庭医生和其他医疗保健利益相关部门的协调和持续的关系,将不仅有助于我们的医生,还可以帮助我们增加和改进我们能够提供服务的范围。”

虽然上门家访的医生一般都不会做跟进(Follow up),但苏医生表示不排除可能会做一些短期的跟进。“或者是可能有些家访医生与病人说好了我每个月来见你一次。但要真是有这种需求的话,也不需要通过这些家访医生。我们医疗系统裡现有的安宁治疗小组(palliative care team),患者有任何问题,可以先打电话给护士,护士会把一些基本问题解决处理掉,更详细的一些交给医生,医生来处理。医生如果需要做什麽事情告诉护士,护士执行。一个慢性病的关怀小组,会由一个医生领道的一组人,有护士、营养师、物理治疗、私人护理(PSW)等,病人需要什麽都可以送到家裡,帮你洗澡、换药等都有。家庭护理都包含这些。这些服务配套完善,不需要通过预约家访医生达成。”

尽管上门家庭家访医生可以解决一些病患的临时需求,Adam Wilson仍然觉得现阶段的工作中有许多的挑战。“我们的挑战之一是现在患者对于我们的认知度还是相对较低的。患者经常遇到问题就前往医院的急诊部门,或者更糟糕的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可以使用我们这样的服务,所以延迟了治疗。”

 

家访医生工作量大

苏医生称,“我知道市面上很多机构经常招聘医生去做上门家访。当然对他们来说这是个生意。这些东西有好的地方,但还是要针对特殊人群。他们可能在大多伦多地区每个地方都要找医生,因为他需要的是客户和医生。我不会去做这种,因为很麻烦。比如说让我负责一个万锦市,路上的时间、停车、来回的琐碎,我不会愿意每天开过去再开过来就是为看几个病人。当然还是有医生愿意去做这些事,比如说有的医生就喜欢在步入式诊所坐诊,他们就不喜欢跟进,就想看一次解决你紧急的问题,剩下你找你的家庭医生。”

记者向National Home Doctor Service提问是否是一个医生负责一片区域的病患,还是有其他的医生安排形式,Adam Wilson表示并没有固定医生在某个区域。“什麽医生给病患看病完全这取决于某个班次中(shift)是哪个医生当值。一般对于患者来说,每次都会出现不同的家访医生。重要的是,患者依然需要与自己的家庭医生进行复查(review)以及持续的医疗护理。如果有紧急的需要(urgent need)但不是紧急情况(emergency),并且病人不能等到第二天才看医生,我们可以安排医生提供上门的家庭访问。”

Adam Wilson表示,目前National Home Doctor Service有75位医生在工作。“我们一直在寻找热情和有奉献精神的医生加入我们的团队。这项工作是灵活的、有价值的,并且是我们有效的医疗系统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安省乃至加拿大的许多地区长期以来一直存在家庭医生短缺的问题。在很多小城镇更是家庭医生难求。本报曾报道过退休后迁往小镇生活的长者在家庭医生的等候名单上排队等候许久都没有等到家庭医生接纳的情况。在这样医生资源短缺的情况下,组织医生上门家庭访问类型的公司,如何才能招聘到足够多的愿意做家访的医生想必是很多人的疑问。对此Adam Wilson 称,“我们大部分的医生都兼职工作,有其他的工作,比如说在做家庭医生或者在医院的急诊部门有工作。提供上门访问的家庭护理是一个非常有益的经验,因为它为医生提供了不同的机会,挑战他们的技能,在患者所处的环境中为他们服务,并为弱势群体提供护理。这些医生也在帮助解决初级健康(primary health)中的一些核心问题。”

家访医生不能代替急诊

苏医生提示民众,医生上门家访的服务并不是急诊(emergency),有需要马上解决的严重问题应立即拨打911。“上门家访的医生没有氧气瓶、没有心电图仪器、也没有任何药物,因此紧急情况不能使用该服务。紧急情况下,救护车比家访医生见你的速度肯定要快多了。”

苏医生认为,大多数人只要能够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看医生并不困难。“如果你自己能够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稍微灵活(flexible)一点,其实都是能够看到家庭医生的。真正需要上门家访医生的有慢性病、或者在临终阶段的病人,有社区护理服务统筹中心(CCAC)安排专门的团队和安宁治疗小组(palliative care team)去看护和访问他们。偶尔需要使用电话预约家访服务的人其实是少数群体。”

上门医生如何向政府收费?

医生上门家访的服务价格是由政府定的,医生和公司都无权决定收多少钱。苏医生称,“在安省衛生厅的网站上这些是公开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查,医生提供多少服务政府付多少钱。所有医生的付款时间表(schedule of payment)上面都有表明你做家访(home visit)可以问政府要多少钱,周末会赚得多一点,平常少一点。加上交通和访问的费用,因此还是有医生愿意去做的,要看适合的人群。但很确定的是,他们不可以按照比政府规定的价格高的钱来收费。很多机构可能是以和医生分成所得的形式来赚钱。”

苏医生表示,“我没有具体的算过一次家访能具体赚得多少钱,但通常看一个病人加上交通费可能差不多100块多一点。周末的费用会多一点,有交通费和看病人的钱。所以家访医生的运营机构通常会在condo派发宣传单,他们希望受众密度高一点,最好去一个condo从下看到上最好了。联排别墅也最好是一排看过去,也节省了时间,因为不论你交通旅途是多少,半小时还是一小时,都是得到一样的钱。”

医生上门还面临棘手的交通问题。Adam Wilson称,“天气和交通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通常都给我们的医生安排一个司机,确保医生们可以在大多伦多地区可以以最快、最安全的方式前行,不论天气和交通状况如何。”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刷单骗局流入加拿大,消费者不堪其扰,亚马逊无能为力

魁省下周起逐步解封,餐馆限容开放

Canadian Tire最新一期店内优惠传单出炉

闹大了!加拿大美国多地民众将在渥太华集结示威!$470万资金冻结!杜鲁多绝不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