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例分析:你有这种困扰吗?让我们认清强迫症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资料图片

强迫症是当今社会的热点话题之一。据悉,在一些西方国家,其终生患病率为2%-3%,而在中国,估计患病率约为5:8240至10:8240。也就是说,大约有500-1000万的人正遭受该病的困扰。

强迫症的发病率虽高,但识别率与治疗率却较差。当出现一些早期症状时,人们往往会归于外在的原因或当成是“性格”、“习惯”的一部分,加上病情时轻时重,通常不易被察觉。

下面让我们拉近视角,看一看“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强迫症。

小F有“洁癖”

“她简直是为洗手而生的。”小F的朋友这么形容她。小F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从小就爱整洁,最怕的就是脏东西。大学毕业之后当了会计,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了,还要在每次休息时用香皂反复洗手,且情况越来越重,以至于都洗得手上脱了皮,却仍觉不干净。

下班后里外的衣服都要重新换一遍,并要反复搓洗脱下来的“脏衣服”。小F总想,每天都接触钱币,那些钱要经过好多人的手,说不定沾过什么脏东西,要是万一自己感染了细菌、病毒,甚至再把这些疾病传染给了别人怎么办。虽然明知这么想很离谱,但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去想诸多“万一”的事,久而久之,她连同事都很少接触了。

小G凡事过于谨慎

明明单位离家只有10分钟的路,小G却要走上一个小时。因为每次一离开家,就有太多的不确定,比如,刚走到楼梯口,就会突然担心自己没有锁好门、关好窗,必须回去反复确认多遍。之后若再走远一些,又开始担忧并要再次返回确认。尤其听说附近有人家东西被偷之后,这些情况更加严重。除了上班路上不停往返,在单位也总是反复拉抽屉、反复打开文件包检查东西是否齐全,在这些事上耽误了太多时间,小G也不想这样,但就是忍不住。

小H有一套自己的“仪式”

左脚先要踩在门框上,右脚再进门,然后左脚再跟进去;脱外套要左手先脱;挂围巾时要折三下;穿工作服的程式更是复杂得像在做广播体操。小H每天都要上演这场“仪式”,明知毫无必要或让人觉得怪异,可就是忍不住这样,否则心里就非常难受。同事们也都知道了他的这个毛病,早上到单位更衣室遇到他也绝不敢打招呼,因为一经打断,他就必须从头再做。

小I脑子里总有不好的想法

小I小时候就很乖巧,房间收拾的一尘不染,写作业也要算好格子,写得整洁、漂亮。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脑子里总冒出一些不好甚至危险的想法,看到电源插座就想去摸一下,站在阳台上就想往下跳,还会对陌生人产生性的想法。这些明明都是违背心愿的冲动,却挥之不去,无法摆脱。她感觉脑子里总是乱糟糟的,学习和生活都受到重大影响。开始跟几个好朋友说,他们还会劝慰自己,但时间一长,她们也烦了,认为是小I想得太多、想法太怪,小I更感到委屈、痛苦。

小J总想一些毫无意义的事

“为什么镜子的表面不沾水”、“木板上的纹路应该是竖条还是横条”,小J的脑子里总是蹦出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他以前上学时是个尖子生,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背诵默写都要求绝不能出错,单词量比同学多好多倍。

但上了大学之后就觉得东西多的学不过来了,很多问题需要去想,压力非常大。不知道从何时起,他脑子里总会出现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但就是忍不住去思考,就算思考出结果了也忍不住要继续反复想。他觉得脑子都被这些无意义的问题填满了,却无法摆脱它们。

看了这几个小故事,或许可以启发我们找出需要帮助的人。当然,饭前洗手、出门时检查门窗、算账时小心谨慎等也可以是好习惯,但如果这些行为过度出现,在没必要时也必须反复做,否则就心里难受,使人经常处于想要摆脱却又无可奈何的纠结和痛苦当中,以至于占用大量时间,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正常社会功能,就要考虑是否为病态了。

强迫症并不罕见

近些年来,随着学习、生活、就业等压力逐年增高,在恋爱、人际问题、家庭冲突的影响下,强迫症的发病率也在不断攀升,尤其在某些人群中的患病率更高。据2008年的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大学生强迫症的终生患病率为17.1%,12个月的患病率为9.9%,30天的患病率为2.5%,明显高于普通人群患病率。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加拿大放松南非禁令!部分检测阳性也可入境!福奇: Omicron没那么严重

【SSENSE年末大促】今年这些冬靴爆火 低至五折你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