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小离家去留学 新生代00后留学生活到底是什么样?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江同学在暑期租住的房屋前留下了背影照。 “拥抱太阳,热爱生活。 ”

根据加拿大移民局公布的持有学习许可(Study Permit)的国际留学生数据显示,仅是2008至2017的10年间,在加拿大学习的中国留学生人增长了226%。如今在加拿大,“00后”的中国留学生是不容小觑的群体。到今年,2000年后出生的孩子已经19岁,达到了加拿大所有省份的“成年人”年龄线。但低龄留学带来的问题也层出不穷。比如,缺乏足够的监管,自制力不够,无法适应海外的生活导致抑郁症等现象非常常见。社会上不乏这样的声音:这群中国“小留”社交能力太差,只会和华人抱团,无法融入当地文化,缺乏独立生活和理性消费意识等。这些刚刚成人,或即将成人的小留学生真的是这样的吗?

本报记者 文琪

近日,一则有两名中国留学生牵涉其中的汽车走私案登上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大多地区的两名中国留学生谎称丢车,向保险公司骗保,再将豪车拆解运往中国。数日来,这则让人震惊的新闻让人们对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的学习和生活状态产生新疑问。近年牵涉到中国留学生的飙车案、醉驾案、打架斗殴案、遣返案等似乎让这个群体被打上了“不安分”的标签。随着中国留学生出国留学的年龄越来越低龄化,很多人对这些出生成长于中国蓬勃发展时期的“小留”们到底能否对自己的留学生活负责产生了疑问。年轻一代的留学生也许会给我们不一样的答案。

感恩经历锻造人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星岛《加拿大都市报》的记者结识了来到星岛传媒集团找寻暑期义工工作的小留学生江同学。出生于2001年的小江来自中国福建,是家里的独生子女,来加拿大已有3年多时间。她对记者坦言,福建移民在这里特别多,但像她这样持学签出来留学的并不多。因为福建老乡往往都是一家人一起都移民了。说起要聊聊小留学生的生活,她颇感兴趣。希望通过媒体,让大家看到新一代的中国小留学生不一样的地方。

小江称,三年的前刚来加拿大时,她还是一个15岁的孩子。 “三年过去了,我感到留学是一种提升、锻炼和改变我的一种方式。通过一个人生活,我更加坚强。现在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初中生加入到留学的队伍里来。我认为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让孩子尽早出国留学,不仅仅是为了锻炼他们的独立能力,也是为了让孩子更好地融入这个国家,熟悉本土文化和习俗。我也是这庞大留学生群体里的一员。我在初三就开启了我的加拿大的留学生活。”

父母能够同意让处于低龄并且长相颇佳的小江独自出国留学,的确下了很大的决心。她告诉记者:“我爸妈是主动问我要不要去留学的。虽然他们也舍不得我,但他们当时觉得我早点出来就不用考雅思。但其实不是这样的,该考的还是要考。再有就是有些到了高三才出来的留学生,马上又要进入另一个紧张的升学氛围,压力很大。父母让我早出来留学给我更多的时间去适应这里的生活。”

最近关于留学生安全的新闻很多,中加关系也非常紧张。小江的父母必然时常担心和紧张。小江称父母的担心不会让她有什么负担。 “我是属于那种距离产生美的人。反而生活在一起有很多矛盾,这样比较好。爸妈看到什么和这里相关新闻,会马上联系我询问。一般我都会先解释某个情况的确是存在的,但是我可以尽量避免。比如,不会很晚出门、不去人烟稀少和很乱的地方等。我会和他们说我会好好保护自己,我也的确是这样做的。现在我出门都坐公交,偶尔不方便时会打车。住在离学校走路大概10 分钟的地方。”

15岁就踏上枫叶之国国土的小江,从在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中,突然变成孤军奋战,她坦言曾深感迷茫。 “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只身一人的情况和有时差的环境下,我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比如自己上网找资料,询问周边的人。越来越发现独立的重要性。”

小江认为成为小留学生,不止比国内的同龄人进步,也比加拿大当地的学生更能迅速成长。 “我有机会比同龄人更早地真正体验独立。当很多本地同学需要父母接送,甚至需要父母来整理房间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自己做饭,自己寻找合适的住处,并迅速成长。这些生活锻炼了我遇到问题不要慌、自己寻找解决办法的能力。我觉得这是在家人身边生活时,不能很快学会的能力。今年的9月份我就要读12年级了,就是国内的高三。我很期待未来的大学生活,希望能学drama production(戏剧制作)。”

学习也是一种成长

江同学坦言,她和很多青少年都有的一个问题:拖延症。而留学这3年,对她最大的改变无非是摆脱了拖延症,并学会了时间管理。 “当我还在国内学习时,在老师和父母的监督下,我并不认为进行时间的安排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习惯拖延,能拖到最后的事我绝不提早做。我的父母经常提醒我下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这让我对他们产生了非常强大的依赖,我总是觉得就算我什么也不做,也有人替我作安排。”

这个坏习惯让小江很快就尝到了苦头。 “我来加拿大以后的第一个作业,老师给了我四天时间完成。我不当回事,最后一天晚上才开始着手做,却发现短短几个小时根本不够我完成这项作业,结果只能草草结尾。不出所料,我拿到了很不理想的分数。从那次开始,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开始学习如何合理地安排自己的时间。毕竟我们比本地学生面临更多的挑战。改掉了这个坏习惯,我的生活变得更有序更充实。我想这是我在国内做不到的。”

因为学习制度的不同,小江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适应加拿大的学习生活。最大的收获是提升了社交技能。 “加拿大的高中课堂制度和国内有很大的差异,我的学校是学期制的,每个学期会有不一样的班级、老师和同学。相较于国内有固定班集体,我必须经常面对新的老师和同学。在这里学习会经常碰到小组共同完成任务的情况,我必须开始社交和组员共同完成任务。加强英文、锻炼自己的协作能力,也让我得到了机会可以展现我的领导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

小江对加拿大的多元文化环境感到新奇又开心。 “通过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和组员的交流,我了解了其他国家的青少年对于事情的不同看法,学习了他们国家的文化。很多时候我能发现他们身上的优点并学习,通过改变自己的不足来完善我自己。这些事让我开阔视野,不是书本上可以学到的。”

衣食住行靠自己

提起留学生租房难的问题,小江感同身受。 “我比较幸运,和我一起合租的一个同学,她的姑姑是地产经纪,所以我们租房才没有那么困难。但是我知道没有这层关系会很难。我有陪朋友找过房子,房东告诉他们之前有一些留学生并没有很好地管理照顾房子,所以出租时会有顾虑。”因此,小江认为,努力学习生活技巧和打理房子的技能,相信会得到房东的青睐。

周围的小留学生越来越多,小江看到比自己年纪小、不会照顾自己、不会照顾房子、无法独立生活的小留也有许多。但是她认为自己属于比较独立的人,因此很多朋友也都是独立型的。 “有些朋友年级很小就来到加拿大,在小镇上学和生活过,很早学会了照顾自己和打理一切。”

提起是否会羡慕那些有父母在身边照顾着的同学,或者已经生活在这里的华裔移民同学,小江表示:“有是有的,但是我更羡慕的是他们的语言能力,他们从小出来英文就都很好。至于衣食住行,我不是很在意。只有当下大雪时,看到他们有人接送,我们要悲惨地自己走回家,偶尔会羡慕一下。但是我们自己生活更自由。”

现在正处于暑期,小江因为要换房子,从学校附近搬出来,暑期没有地方住,于是找到了一家Home Stay。采访也在Home stay中进行。目前很多小留学生住在Home stay,有主人帮助做饭、打扫。提及这样如何培养独立能力,小江解释道:“这家的阿姨会经常告诉我生活的技巧,教我做饭。我会去看去学。在家里我不会刻意学习这些。可能爸妈在做事,自己就干别的。但是现在阿姨说’你来看看’,我就会去学如何做饭。”

小江也承认的确有留学生同学不愿意学习和掌握这些生活技能。 “有自己租房的同学,请家政公司给他们打扫卫生。我觉得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也愿意的话,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但是如果能自己动手,还是自己做更好。”

相比起其他留学生花钱请人打扫,小江更愿意把钱花在刀刃上。 “我找了一位姐姐给我做督学(tutor/mentor),监督我学习。愿意花钱做这件事的留学生不多,但我深知我需要外力帮我一把。我没有那么自律,当然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但我还是有很坏的毛病,有困惑的时候。督学姐姐会告诉我如何使用当地资源查找一些我所需要的东西,例如关于转校或升学方面的信息。遇到重要问题没有人商量的时候,姐姐会给我建议,分享一些她的经验。我请她监督我两个多月了,效果我很满意。有时我作业上有些问题,姐姐也会帮把关,给我意见。她非常随和,我也比较敢问她问题。”

小江续称:“我觉得大部分留学生,至少我结交的,都是蛮向上的、主动学习的。在国内上学时,的确有人会监督你。出国后,如果你对自己有一定的要求,突然脱离了这种掌控会获得一定的自由,就有可能会偏离正轨。我见过彻底放飞自我的同学,找代写,甚至还有买学分的。我都很震惊。所以我选择用督学的方式,让别人来监督和帮助我的学习生活。”

2016年的一份中国留学生现状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学生因为学术诚信问题遭到美国高中开除的比例正在增加。世界上各大留学热门的国家也出现了中国留学生因学业完成率较低而备受关注的状况。

对于那些误入歧途的留学生,小江表示她思考也总结了小留群体中为何会有这样的现象。 “我出国后,会刻意锻炼自己,主动寻找机会弥补语言的不足,自己去和学校、老师交流。有的同学可能因为自己英语的口语不够好,不能很好表达自己的意思,会躲起来,或者找人帮助,导致越来越逃避这件事,最后彻底放弃。我觉得这样不行,还是要自己勇敢起来。我也有过这样一段的时期,不敢讲、不想学。最后我发现,能帮我的只有我自己。靠别人不但麻烦别人,还得不到进步。总结下来就是要强制自己去作沟通。在国内学习时,不会有机会锻炼。但出国后,在学校找guidance、约老师,都要自己出面。甚至在这里需要做义工,都是很好的机会,能改变性格,也更加融入加拿大的生活。”

不被信任的留学生群体?

小江称,近一年来最大的挑战是,正在慢慢努力做到和不同族裔的同学在一起学习。 “我们上课的时候,大家自然而然地外国人和外国人一起坐,中国人和中国人一起坐。我以前也会自己归到和会讲中文的同学坐在一起。但现在我会更愿意和英语使用者坐到一起学习讨论。”

记者向小江提问,是否想过换学校,彻底脱离开讲中文的环境,她回应道:“我知道有人真的这样,但是我没有那么刻意。三年前我刚来加拿大时,落地的私校是国内的中介介绍的。那所私校,学校里基本都是中国人,只有老师是外国人。70%都是大家固有印象的留学生:天天不来上课。有一个同学让我记忆特别深刻,当时我在读语言班的时候,听说他已经留过三级了。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是这样的,也有一些天天上学、认真写作业的。但是一个学校如果存在很多这样的学生,大家会自然而然地以为这个学校都是这样的学生。当时我就觉得这样可能不太会对自己有帮助。我在和妈妈商量后,就开始自己在这边找学校,然后转到了公校。离开那个学校,我当时真的也很舍不得刚来加拿大最初认识的那群朋友。但我还是决定转学,因为我觉得学校的围非常重要。”

提到小江讲起的“大家固有印象的留学生”,小江坦言现在社会上对小留学生的负面印象很多。这些观点很偏激,大家只看到很小的一面。 “现在还有很多陌生人,知道你是留学生,就会认为你家里很有钱,是富二代。我觉得这样的想法非常的片面。甚至我国内的朋友亲戚,依旧会觉得你出国学习就是课业非常简单,甚至不用学数学。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不知道从哪里来这种想法。可能在加拿大数学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但是不可能达到不学的地步。他们觉得出国留学就没有考试的压力,但真的不是这样的。首先在语言上,和本地的孩子还是有一定差别的。所以上课会有听不懂的地方,要在课后去想很多办法去弥补。其实大家可能还是觉得出来留学就是玩儿,考不好的才会出国留学。但我的周围,很多小留学生,都在很努力的学习。学霸类型的也很多,很多同学在默默努力。我也在不断向他们学习。”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视频】特写故事:她半裸身子喂着奶 从老鹰脚下救下宠物鹅

凉鞋上新!Coach Outlet美鞋低至3.5折+额外8.5折!

炖肉炖汤一绝! Staub法国铸铁锅4折起+新用户额外8.5折!

Nofrills等西人超市最新一周优惠传单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