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捧场,碧昂丝献唱:印度首富之女大婚与背后的豪门传说

加拿大都市网

从左至右:新娘伊沙·安巴尼,希拉里·克林顿和新娘的母亲。 视觉中国 图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用时下这句时髦的网络流行语来形容最近印度将要举行的一场奢华婚礼或许再合适不过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12月12日,印度首富的千金伊莎·安巴尼(Isha Ambani)将与印度另一个巨富家族的公子阿南德·皮拉马尔(Anand Piramal)举行婚礼。这场婚礼花费达1亿美元,其奢华程度让不久前英国哈里王子的大婚也相形见绌。

这场婚礼不仅云集了印度政商界的头面人物和娱乐名人,就连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前国务卿约翰·克里以及其他商业巨头也悉数到场。据报道,仅仅是为了接送这些婚礼宾客就动用了上百架包机。

奢华的背后,是政治与经济的延续。婚礼在成为两个家族财富秀场的同时,也把印度最富有和最具影响力的两个家族结合在一起。

奢华程度令人咋舌

上周,另一场奢华婚礼刚刚吸引了全印度人的目光。宝莱坞女星朴雅卡·乔普拉(Priyanka Chopra)与美国男星尼克·乔纳斯(Nick Jonas)喜结连理。在这场婚礼上,今年27岁的伊莎·安巴尼就站在乔普拉的身旁。

不过,与伊莎·安巴尼的婚礼比起来,这两位明星的婚礼可以算是“小儿科”了。仅仅是上周日(12月9日)在拉贾斯坦邦乌代普尔(Udaipur)举行的一场婚前庆典上,这位印度富豪之女就把美国当红歌星碧昂丝请来举办了一场私人演唱会。根据美国媒体此前的报道,这位美国数一数二的女歌手一般性演出仅出场费动辄就要两三百万美元。

碧昂丝的表演只是这场长达一周的婚礼正式举行前的一个小高潮。除了碧昂丝,美国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以及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 John F. Kerry )也被邀请前来参加婚礼。据《印度时报》消息,两人上周日都与安巴尼的家人跳起了印度旁遮普省的乡村舞蹈 bhangra。

据路透社报道,早在比尔·克林顿还担任美国总统时,安巴尼家族就与克林顿夫妇建立了联系。今年3月,希拉里访问印度孟买时也曾在安巴尼家的豪宅出席晚宴。

此外,印度和美国众多政商人物和大量宝莱坞明星也囊括进了婚礼宾客名单。据路透社和彭博社的报道,婚礼的宾客还包括:印度钢铁巨头Lakshmi Mittal、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长Devendra Fadnavis、美国《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阿丽安娜·赫芬顿 (Arianna Huffington)、美国21世纪福克斯CEO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广告业巨头WPP前总裁马丁·索雷尔(Martin Sorrell)、英国石油集团CEO鲍勃·达德利(Bob Dudley)、美国私募基金KKR创办人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以及新婚的明星夫妇乔普拉和乔纳斯,和印度板球明星萨钦·田杜卡(Sachin Tendulkar)。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由于婚礼宾客名单实在太长,伊莎·安巴尼和阿南德·皮拉马尔不得不包下了婚礼现场附近至少五家超五星级酒店。而据媒体报道,仅仅为了接送婚礼宾客,就动用了超过100架包机。他们还在孟买设立了一个“作战室”来管理婚礼的物流。

正式的婚礼将于安巴尼家族在孟买的豪宅举行。据《福布斯》报道,这座以大西洋传说中的岛屿“安蒂利亚”(Antilia)命名的豪宅价值约12亿美元,仅次于白金汉宫。这座27层的豪宅拥有9部电梯、可停放168辆汽车的6层车库。除了众多客房和电影院等娱乐设施,大楼还包括一座庙宇。整个建筑可以抵御8级地震。不过,婚后伊莎·安巴尼和阿南德·皮拉马尔将搬进位于孟买Gulita大厦价值6400万美元的钻石主题豪宅。

婚礼结束后,他们还将在乌代普尔举行一系列活动。根据安巴尼家族的一份声明,为了感谢乌代普尔,他们将在这里组织一个集市展示当地工匠的作品,同时向乌代普尔捐赠足够5100人四天三餐的食品。

据彭博社报道,这场持续长达一周的超豪华婚礼预计花费1亿美元。37年前,英国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的婚礼花费曾达1.1亿美元,但今年英国哈里王子婚礼的花费仅约4200万美元。

印度两大商业帝国联姻

伊莎·安巴尼和阿南德·皮拉马尔的婚礼将把印度最富有、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商业帝国联合在一起。

伊莎·安巴尼的父亲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是印度油气巨头印度信实工业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董事长。穆什克去年超越马云成为亚洲首富。据《福布斯》公布的数据,穆什克的个人资产达434亿美元。

信实工业是穆什克的父亲迪路拜·安巴尼(Dhirubhai Ambani)于上世纪60年代从一家小小的纺织厂逐渐建立起来的。2016年,安巴尼又建立了互联网和移动服务运营企业Jio,在全印度提供手机4G服务。目前Jio的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增至38%,成为印度最大的电信运营商。

据《印度时报》报道,伊莎·安巴尼是安巴尼家族唯一的女性继承人。此外,她还有两个哥哥,他的叔叔安尼尔·安巴尼也有两个儿子。伊莎·安巴尼是他的祖父迪路拜·安巴尼最喜欢的孙辈。据说,迪路拜·安巴尼只有在看过她的照片之后才会吃早餐,开始一天的生活。

伊莎·安巴尼在耶鲁大学获得心理学和南亚研究的学士学位后,曾在全球最大的战略咨询公司麦肯锡担任商业分析师。此后不久,她加入了Jio和信实零售的董事局。据报道,建立Jio正是源于伊莎·安巴尼2011年在耶鲁读书时的想法。

在2008年福布斯“最年轻的亿万财富女继承人”排行榜上,伊莎·安巴尼位居第二位。她还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新郎安南德·皮拉玛与新娘伊莎·安巴尼。(印度时报)

伊莎·安巴尼的母亲,妮塔·安巴尼(Nita Ambani)是慈善领域的国际知名人物。她在孟买建立了迪路拜·安巴尼国际学校(Dhirubhai Ambani International School),她还负责监督信实基金会,同时也是印度奥委会第一位女性成员。

伊莎·安巴尼的准夫君、33岁的阿南德·皮拉马尔的家世与伊莎·安巴尼比起来稍显“逊色”。他是印度综合性企业集团皮拉马尔集团(Piramal Group)的执行董事。这家企业由他的父亲阿贾伊·皮拉马尔(Ajay Piramal)一手创立。

1977年,22岁的阿贾伊·皮拉马尔从纺织业白手起家,之后通过收购建立起一个医药帝国。2010年,皮拉马尔以38亿美元将其国内制药业务卖给了雅培实验室。据《福布斯》统计,老皮拉马尔净资产估计达到42亿美元,是印度排名第24的富豪。

据《近日印度》报道,阿南德·皮拉马尔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学位。他创立了皮拉马尔不动产(Piramal Realty)以及农村医保倡议Piramal Swasthya。

《近日印度》还报道,安巴尼家族和皮拉马尔家族有着长达40年的交往,关系十分密切。伊莎·安巴尼和阿南德·皮拉马尔从小认识,可谓青梅竹马。今年早些时候,阿南德在印度著名景点马哈巴雷许瓦尔(Mahabaleshwar )向伊莎提出了求婚,两人在安巴尼家的豪宅举行了庆祝活动。今年9月,他们在意大利科莫湖举行了订婚仪式。

凸显印度贫富差距

这场豪门婚礼吸引了全印度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注意,同时也凸显了印度巨大的贫富分化。国际发展和救援组织联盟乐施会(Oxfam)今年1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印度1%的巨富阶层掌握了73%的国家财富。

研究称,印度最富裕的1%人群在2017年财富增长了20.9万亿卢比(约合人民币2万亿元),这个数字等同于印度中央政府2017-2018财年的总预算。相比之下,6.7亿印度人口(其中包括极端贫困人口)拥有的财富仅增长了1%。

2017年,印度新增了17位亿万富翁,亿万财富俱乐部的总人数达到101人。这些人的财富在过去一年增长了4.89万亿卢比(约合人民币4890亿元)至20.7万亿卢比,是过去一年印度政府在教育和卫生领域预算的85%。其中,37%的亿万富翁地位是由继承家族财富获得,这部分人群又占据了亿万富翁总财富的51%。

Oxfam的研究表明,在印度,拿农村最低工资的工人需要941年的时间才能获得印度一家领先制衣厂高管一年的收入。

根据瑞信集团(Credit Suisse)的全球财富报告,2018年印度的基尼系数从2017年的0.83上升到了0.854,2011年印度的基尼系数为0.804。国际上通常把0.4(基尼系数)视为贫富差距过大的警戒线。

据CNBC报道,乐施会说,“在印度经济增长加速的背景下,不平等加剧引发了增长收益分配的问题。”乐施会的报告显示,73%的线上印度受访者表示,“贫富差距迫切或者非常迫切需要解决”。

印度尼赫鲁大学经济研究和规划中心教授Jayati Ghosh将印度长期的不平等问题归咎于政府政治意愿的缺失和国内政策效率的低下。“不平等是一种政治选择,精英阶层和游说团体对政府政策的控制非常强大。”她说。

乐施会印度分会首席执行官尼莎阿格拉沃尔(Nisha Agrawal)认为,印度经济增长的利益将继续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一趋势令人担忧。

“亿万富翁增加并不代表经济繁荣,”她说,“这种日益严重的贫富分化破坏了民主,助长了腐败和任人唯亲的不良现象。”

来源:澎湃新闻 新浪新闻 海外网 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