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于加中两国的人注意了 加国海关拦截非法用药!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很多往返于加中两国的人,常会在行李箱中装上一些感冒药或抗生素类药物以备不时之需。许多本地移民,也时常会让往返加中的朋友或亲人,在回到加拿大时帮助携带一些药物回来。这些看似善意的帮衬和防患于未然的举动,却会让许多人不知不觉身陷囹圄。加拿大对外来药物有着严格的规管,带药入境加拿大或出境去其他国家,都有很严格的规定,出门在外, 哪些药可以带、怎么带,经常旅行的民众应该了解。

都市报记者

在加拿大生活久了,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平日里生个病,想让家庭医生开点抗生素却比较困难。不到万不得已,医生绝对不会随便开出抗生素的处方。很多时候即便医生给开了,也只是5、6粒的药量,就不再多开。而在中国生活过的人,又知道抗生素在中国是很容易购买得到的非处方(over-the-counter,OTC)类药物。让人帮忙买点抗生素从中国带回来,是很多华裔移民的做法。万锦市家庭医生徐丹毫不避讳地向记者提及:在过往的从医经验中,常会遇到华裔移民自己偷偷服用从中国带来的抗生素的情况。徐丹指出,移民偷偷滥用抗生素,会导致加国本地的细菌产生抗性,不排除一些细菌会很快发展成为超级细菌(Super Bug) 。这些看似不经意的行为,对患者本人、周围的人什至整个国家的健康医疗都有很大的影响。

万锦市家庭医生徐丹

滥用抗生素,细菌感染猛于癌

今年4月,媒体曾报道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目前处于“高度警戒状态”,因美国27个州已有超过200个由于过度使用抗生素,导致不同种类的“超级细菌”的确诊病例。这些不同种类的耐抗生素细菌可能在未来导致更大的灾难。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报告指出:抗生素耐药性的出现和蔓延,可能会超过新抗菌素的开发速度。而减缓这些微生物的传播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徐丹称,过往有许多华裔病患常常提出 “徐医生,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一些抗生素”一类的请求。徐丹在诊断后,发现很多病人暂时都不需要抗生素药物的病患。 “这是病人在北美就医时极其常见的情况:北美的医生开抗生素时很谨慎,任凭病人软磨硬泡也不给开。而每家医院都会将每种抗生素的处方作定期统计,还限制一些广谱的抗生素如万古霉素(Vancomycin)的使用。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就将防止细菌抗性作为接下来几年的最优先的课题之一,很多发达国家也都在限制抗生素在农业和畜牧业的使用。”

徐丹表示,现在之所以全世界都对抗生素的使用严阵以待,是因为细菌的抗药性。在抗生素发明之前,人类对抗细菌感染的手段极其有限,一个小的感染都可能导致丧命。而抗生素被发明后,人们不再惧怕细菌感染,医学也走上了新的台阶。但在近年里,因为抗生素在世界范围内大面积的使用,自然界已经产生了不少对抗生素有抗药性的细菌。有的细菌什至让医生都束手无策。 “近年不断有专家提出抗生素的滥用会导致四、五十年后细菌感染的大规模发生。他们推测,届时细菌感染将代替癌症,成为我们人类的第一大杀手。”

细菌会产生对抗生素的抵抗性,以致于最终产生让人类恐惧的超级细菌。而细菌产生抵抗性的速度更是惊人。徐丹解释称,人类进化是以万年为时间单位。而细菌的生命周期短,是以周或月为时间单位。 “无论我们的身体里是否有抗生素,抗药性细菌都会通过变异产生。但是经常处于抗生素的环境下,那些通过基因变异具有抗药性的细菌就会获得环境优势,通过繁殖将自己的基因留存下来。抗生素越频繁地接触细菌,也就越容易产生抗药菌。也就是说,滥用抗生素比起正常合理的使用抗生素,加速了抗药菌的发展。”

超级细菌的可怕在于它的可传播性。徐丹说,“如今全世界人口流动性高。一旦有人身上产生了超级细菌,有可能它会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开来。因此,一个个体对抗生素的滥用,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一旦产生,这种没有药物可以治疗的超级细菌会在整个人类范围内传播开来,后果非常可怕。”

人类在抗药性面前束手无策

美国公共电视台就曾报道过这样一个故事。亚利桑那州的Addie Rerecich在 11时仅因在操场上跌倒就感染了“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糖球菌”,这是一种可以抵抗很多种抗生素的球菌,是让医院非常头疼的问题。 Addie在被细菌感染时还出现了肺炎症状,球菌迅速的破环了Addie的肺部,导致她没有办法正常呼吸。最后医生只能给Addie装上体外肺部循环机。然而从机器的呼吸管里,Addie又被感染了窄食单胞菌,只有4-5种抗生素对它有效果。医生用了其中一种抗生素,Addie的情况有所好转,然而刚好一段时间,这种抗生素就失效了,细菌产生了抗药性。医生只好又上另一种已知有效的抗生素,好转了一段时间,又随即失效。在这种有效、失效的反覆中,Addie撑了三个星期。终于有一天医院表示她体内的细菌已经有了泛抗药性,医院用尽了所有能用的抗生素,已经没有任何一种对她有效。接下来的选项可能只有一个: 把感染的肺全部切除,做肺移植。而这一切,仅是因为一个小磕伤造成的。

也许有人会说,被传染了超级细菌,不是还有自身的免疫力么?那些经常导致疾病的细菌也不至于致人类于死地吧?徐丹对此回应称,人们对抗细菌感染通常有两道防线: 一道是人类自身的免疫系统,第二道才是外力抗生素。 “正常免疫能力人,就算被细菌感染也可能会自愈。但对于那些免疫能力低下的人,如长期生活压力导致的免疫力低下患者、糖尿病患者、老年人和婴幼儿患者等,可能抗生素是他们抵抗细菌感染的唯一一道有效防线。到了那个时候, 如果他们被超级细菌感染,后果不可想象。我们可能就真的回到了抗生素这个奇迹般的药物被发现以前的那个时代:普通的感染都会轻易地夺取人类的生命。”

徐丹分享了在从医经验中遇到过的案例,因为一些国家某种抗生素的泛滥,医生在开药时已经有所考虑。 “在加拿大经常出国旅行、特别是常去发展中国家的人,可能容易受到肠胃道疾病的困扰:旅行者腹泻,又称为旅行者痢疾(Traveler’s Diarrhea )。很多人出国前会去医生那里开一些药以做防备。通常我们会问你去哪里旅行。如果是一些亚洲国家,例如中国,会给你开阿奇霉素(Azithromycin), 而不是去其他国家使用的环丙沙星(Ciprofloxacin),这是因为环丙沙星的滥用已经让很多在中国的细菌产生了抗性,在中国不管用了。”

很多人认为,现在科学技术发展这么发达,细菌产生抗药性,人们去研究新的抗生素不就行了么?徐丹解释称,从1928年人类发现盘尼西林开始,人类迄今为止已发现了过百种抗生素。但是从1987年至今,人类却没有发现有新作用机制的抗生素。 “抗生素属于短期使用药品,而不像糖尿病药和治疗哮喘的药物需要长期服用,所以利润空间并不大。坦白地说,很多药厂不愿意投入太多的精力在发现和制造新的抗生素上。因而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抗药性细菌的产生速度,已经超过了我们发现新的抗生素的速度。这就意味着早晚有一天这些我们现在拥有的抗生素对于很多细菌都会不管用了,而我们还没来得及发现新的抗生素。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合理合法携带必要药

针对移民或旅行者入境带药的问题,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新闻发言人Jayden Roberts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访问时表示,CBSA执行90多项议会法案,并认真对待携带药物入境这一现象。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官员会彻底筛查所有进入加拿大的旅客和货物,并密切地审查可能对加拿大人的安全构成威胁的那些人。CBSA与其他一些政府部门和机构密切合作,包括加拿大卫生部和加拿大食品检验局,以确保加拿大人的健康和安全。这些部门会将向CBSA提供明确的指示,说明如何保护加拿大人免受其管辖范围内产品的侵入。CBSA的官员关注这些指示,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协助这些部门执行其法案。但是,这些部门有责任对其特定的法案进行管理。”

Robertson称,入境加拿大并不是完全不能携带药物,但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并且携带合法的处方药入境时,也会面临海关官员严格的审查。 “所有个人带入境的处方药必须保留在医院或药店原有的零售包装盒内,或需带有原始标签,清楚说明产品是什么以及包含什么。如果入境加拿大时携带的药品不符合这些条件,CBSA可能会将处方药扣留并转交给加拿大卫生部。加拿大卫生部可能建议拒绝入境。当加拿大卫生部确定该产品是非法进口产品时,也会进行收缴。

此外,如果不能提供开药的处方,应携带处方的复印件或医生的证明,表明携带人对药物的需求。这也就意味着,很多移民、旅行者,帮衬朋友或家人带药的行为,一旦真的被海关查获,而不能出具任何证明,则涉及违规带药入境。

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高级媒体联络官Anna Maddison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加拿大卫生部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合作,将在边境采取行动,防止对加拿大人的健康和安全造成风险的产品进入加拿大。抗生素一类的药物,“海关法”(Customs Act)第101节描述了货物扣留(detention of goods)的相关情况,该法案规定边防官员有权按照议会法案(Act of Parliament)扣留货物。 “食品和药品法案”(The Food and Drugs Act)规定加拿大卫生部门有权扣押和扣留被认为违反该法案及其条例的任何健康产品(any health product)。根据食品和药品法第27条,加拿大卫生部还有权处置违反该法及其条例的商品(dispose of goods)。

Maddison提示,即便是在加拿大合法的药物,当前往世界上其他国家时,也可能在当地属于违禁品。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3年曾有一位名在新西兰留学的香港学生因携带两盒感冒药“新康泰克”入境被捕,因为该药含有的成分之一伪麻黄碱是制造冰毒的主要原料,被禁止带入新西兰境内。这名22岁的学生最终被新西兰奥克兰地方法院判处入狱2年半,并在服刑完毕后,随即被递解出境。 2017年,网易新闻报道来自浙江的吴先生前往美国时,受托于美国的朋友帮忙从国内带了16瓶复方甘草片。美国海关在他入境时予以拦截,因为甘草片含有禁品成分可卡因,吴先生当场被遣返,并且在未来五年内都不准入境美国。

因健康状况而服用的合法药物也可能会受到外国官员的严密审查,因此Maddison称,“哪怕在加拿大合法且随时可买到的药物,去到国外时可能会需要处方,或可能会引起地方官员和海关的怀疑。因此,出行前,最好提前联系你计划访问的国家的政府办公室以确认你从加拿大带的药物是否合法。”

怎样做才能减缓抗药性的产生?

徐丹认为,至少应达到抗药性细菌产生的速度不会快于新类抗生素发现的速度。而这需要医生和患者的共同努力:让抗生素充分发挥治病救命解除痛苦的作用,而又将细菌抗性的演变进化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速度。徐丹称,“作为医生,我们应该只有在病人真正需要抗生素的时候才开处方。只有利大于弊时才开,而不是妥协于病人的要求,为了省时省力就开处方。能用窄谱抗生素就不用广谱抗生素,针对病症和感染的器官开对应的抗生素。作为病人,需要遵循医嘱,不要乱吃一些广谱抗生素来治疗普通的感染,就像是用大炮来打蚊子。尽量不用抗生素来治疗病毒性感染。”

将处方药和非处方药(over-the-counter medication)带回加拿大
为避免中断治疗过程,加拿大卫生部允许从国外返回时携带一疗程(单一疗程)或90天供应量的处方药,取决于使用说明,以处方为准。而非处方药,你可以根据使用说明,携带一疗程或90天的非处方药物(两者中哪个量少以哪个为准)。
处方药或非处方药,必须供你或与你一起旅行,你为之负责的人士使用。药物必须在医院或药房分发的原始零售包装中,或附件原始标签,清楚地标明产品是什么以及包含什么。

(加拿大都市报原创稿件,转载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