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胜:一纸引渡逮捕所引发的公关危机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In this courtroom sketch, Meng Wanzhou, back right, the chief financial officer of Huawei Technologies, sits beside a translator during a bail hearing at B.C. Supreme Court in Vancouver, on Friday December 7, 2018. She was arrested Saturday after an extradition request from the United States while in transit at the city's airport. THE CANADIAN PRESS/Jane Wolsak

最近一家民调公司所做的调查,颇为触目惊心! Nano Research 就华为孟晚舟事件对普通加拿大人进行了调查,其中一个结果是超过半数的加拿大人认为,孟晚舟被捕是一个司法问题,加拿大因为美国针对她的欺诈指控而拘捕孟的做法是对的。这一结果似乎很容易理解,加拿大一直坚持司法独立的体制,“法”比“官”大,普通市民对这一观念都已认同。

但是另外一个结果则更应该引人注意,当问到受访者对中国政府的看法时,高达83%的加拿大人说对中国政府的印象负面(44%的人负面,39%的人“有点负面”),安大略省也是处于高位,55岁以上的人处于高位。 8%的人不确定,7%的人有点正面,2%的人正面。被问及对华为的印象,65%的加拿大人处于负面,其中安大略同样处于高位,55岁以上的人处于高位;23%的不确定,12%的人处于正面或有点正面。

平心而论,孟晚舟的被捕本来就不是加拿大能操控的事情。加拿大并非要在美中的争端中“选择”站在美国一边。应该面对的事实是:加拿大与美国有引渡协议,每年,估计双方各自都要为对方处理上百件逮捕和引渡的案件,只要是被要求引渡的人所触犯的刑事在两国法律上都认为是犯罪行为,就会启动相应的执法和司法程序。加拿大也与世界其他多个国家都有引渡协议。加拿大行政当局在这一过程中,没有、也不可能做出任何决定,别无选择。相反,如果是有迹象显示部长、总理或是国家元首干预司法的正常运行,事先通知当事人,或者事后要求法官立即放人,都会立即成为一个天大的令政府倒台的事件。

试想,如果此次被要求引渡的不是华为的公主,而华为成为一件商业法律纠纷的受害者并希望加拿大追讨其他国家的某位人士,加国是否应该遵守同样的司法程序?加拿大的司法体系也许还不够完善,也许还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公平、或政治介入司法的事例,但加拿大坚守司法独立和公正的精神,就是对每一个当事人公平的保障,是对所有外国投资者的保障和信心,也是国际贸易新秩序所应该遵守的法治精神。

同样的原则在美国方面就不成立。美国总统自己的言论,就显示出美国针对华为的行动很可能介入了政治及贸易方面的动机。这更显示出司法必须独立于政治干扰的重要性。正如加国外长指出的,她希望加拿大的引渡合作伙伴不要把引渡程序政治化,或将其用于追求正义和遵守法治以外的目的。

针对华为及孟晚舟女士的商业欺诈指控是否成立,那个公司是否与华为有隶属关系,都需要在法庭上依照公正的司法程序加以解决,而不是在法庭之外、或者通过以牙还牙的报复方式来解决。

无论你对加中关系寄予什么样的希望和期待,这一新的民意调查都是一次现实的警示,与上次调查相比,对中国产生负面影响的加拿大人有所增多,对中国产品的疑虑有所加大。

估计如果在中国进行一次调查,结果也是类似的,对这个以往一直友善的加拿大、白求恩的故乡,负面形象增大。

孟晚舟事件,因为一纸美国司法当局给加拿大司法当局的引渡逮捕要求,演变成对双方的互信的摧毁,成为一场公关形象的危机,其中的损失实际上更加巨大。而两边都有人似乎在继续撒盐,让双方争端的温度进一步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