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在多倫多 歷史裏的日耳曼

加拿大都市网

多倫多是國際著名的多元文化城市,居住着來自世界各地的族裔200多種,911應急電話提供的語言服務達150多種。然而,在這塊最初由英國人殖民的土地上,只有德裔是與之共同奠基了多倫多城市的基礎。在此後的兩百多年裡,德裔居民在城市繁榮的進程中,更是時時顯身手,處處留身影。

城市的街巷屋舍,是這個城市的記憶載體。從中我們可以梳理出城市的歷史,和留下鱗爪的人們。當人們走在York約克城─現代多倫多的發源地─那不時髦、也沒有亮晶晶建築的街巷時,總會想到200多年前,在這塊原本是田野的空闊土地上畫下城市建設第一筆的人:上加拿大首任總督Simcoe。其實,在他的身後,還有一位這個城市的co-founder共同奠基人William Moll Berczy。現在,在多倫多市政廳二樓大堂還陳列着一幅鐫刻着這兩個奠基人頭像的銅質浮雕,以表達市民們的崇高敬意。Berczy,正是200多年前來到多倫多的德裔移民。

加拿大都市網

■Heintzman House

約克鎮的奠基人

Berczy於1744年出生於德國的一個著名外交官家庭,年輕時在歐洲受到過精良的美術教育,是個有名的畫家,可惜藝術生涯因1760年代前往波蘭從事外交事務而暫時打斷。然而,他是要活得精彩和刺激的那種人,最終還是去倫敦作了肖像畫家。不安分的Berczy,不久又改變了生活的航向,於1792年來到紐約州尋夢,還不是一個人。這年,他帶領64個德國家庭,182人,從漢堡來到美國紐約州西部。由於土地分配問題,最後轉戰多倫多。

在多倫多地標之一的熨斗大廈樓旁,有一個公園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Berczy Park。公園裡有一尊雕像,不高,約一米許,坐落在大樹下。雕塑刻畫的是Berczy一家四口,於1794年到達多倫多時的形象。Berczy和太太細長的身體彎曲合圍,猶如一個遮擋風雨的家,內側的懷裡,夫婦倆各自摟着一個年幼的兒子。

這群德國人來的真是時候。Simcoe恰巧在不久前頒令在空闊的農田上建設York鎮。Simcoe是上加拿大首任總督,在職時間不長,卻以一個戰略政治家的眼光,出了許多前瞻性的計劃。最重要的當屬遷都York。同時,為了保障未來首都,他又在周邊規划了許多村鎮,各司工農等基地職責。為此,他在York北部的毗鄰區域劃分了許多定居點,免費分配給新移民。在政府測繪定居土地時,Berczy和他的夥伴們在York城東Don河的灘地扎帳篷露營。在等待的閑暇,他們積极參加約克鎮的建鎮工程。

「William Berczy, cofounder of Toronto, along with his German Pioneers, cleared part of the townsite of York (Toronto), erected houses and a magazine, built 15 miles of Yonge street(Eglinton to Elgin Mills some without shoes) in addition to 30 miles of roads in Markham township and also cleared 24 miles of the Rouge river waterway for navigation.」

Berczy不僅是技藝高超的畫家,而且是建築師,工程師和企業家,因此深受Simcoe的器重。直到1798年,他基本居住在約克及定居點,主持了約克鎮最初的規劃和許多建築工程的設計營造,大部分是商業大樓。

最老的德國村莊

加拿大都市網

■Sir Adam Beck青銅巨像

Berczy他們得到的定居地有200英畝,有條河在中間緩緩向南流過,最終匯入East Don河,具體位置就是如今北約克Steels和Leslie交叉處北部。在1794年秋,Berczy就讓人在此搭建了一座大房子和一間Sawmill屋以安居。12月初冬,作為約克鎮北部的開拓者,這些德國人到定居點正式入住,形成了安大略最早的德國村莊。就當時而言,64個家庭182口人的社區已屬規模宏大。也許是男人居多,村子被稱為”Mannheim”,意思是 “the home of man”。

Berczy是一位傑出的領導者,所以組織這大規模拓荒性質的移民隊伍時,對人員的構成就精心考慮。最終的移民團隊,可謂多才多藝,能在陌生艱苦的環境里相互依存和幫助。他們有釀酒師、烘焙師,磨坊主、鐵匠、木工、鞋匠、鎖匠、車匠、陶工、石匠、織布女、硝皮匠、教師和牧師等,同時又都可以兼作農夫,足以運作一個成熟社區。於是他們建房開店設廠,發揚「堅韌,合作,尊敬」的精神,開創幸福生活

1820年,這裡已有25棟商業房屋,包括磨坊、鑄造廠、釀酒屋、鐵匠鋪、銅匠店、鞣革廠、鋸木廠、商店等  。這兒既生產上等的麵粉,又製造結實木板,成為了上加拿大重要的工業基地和萬錦第一個工業中心。甚至於西北皮毛貿易公司也在其東北不遠處的Nin河(Rouge)旁,建了中等規模的皮毛倉庫。

然而,到了1828年,由於河水水力不足,這些德國移民又紛紛朝東遷移到資源環境更好的土地上。這裡也就漸漸荒蕪。大約在40年前,由於居民們的呼籲,這早期德國移民的生活遺址被建成了German Mills Settlers公園。公園裡蜿蜒的小河也命名為German Mills Creek。如今,30多英畝的公園裡,翠樹林立,綠草如茵,野花飄香,高低的山崗上,200年前的屋舍廊橋均蕩然無存,只有羊腸步道在蜿蜒起伏,不知是否是先民踩出的。不過,公園東北角的河東岸高坡上,一塊彩色的場景復原圖可以讓遊客追憶往昔。上面清晰地寫着那64個家庭名字。

隨着Berczy的腳步,一直不斷有德國移民落戶多倫多。他們都像Berczy一樣,深深地影響了這個城市,有形無形地滲透到了城市的每個角落。比如:在大學街上,有稱為「安大略最偉大公務員」的Sir Adam Beck青銅巨像;至於大家生活中天天要打交道的Enbridge,Berczy的小兒子就是其前身Consumers Gas公司的第一任董事長,早先的辦公樓依舊在Toronto St矗立着,還是多倫多第一任Post Master;在High Park附近,有著名鋼琴品牌Heintzman創始人的住宅,其兒子的度假豪宅則在康山。

Stong農莊和黑溪民俗村

在多倫多,如今訪客最多的德裔居民住宅,應該是Stong農舍。倒不是Stong多有名,而是這有近二百年歷史的農莊屋舍正是多倫多旅遊熱點之一「Black Creek Pioneer Village黑溪開拓者村」的核心。

來自賓州的德裔移民 Daniel Stong 先生和他太太 Elizabeth 是最早在這塊土地生活的歐洲人,時為 1816 年。這塊地,起先是屬於太太的雙親的,是皇家於1796 年免費分配的。可悲的是,岳父母在分到地不久,就先後離世;更可悲的是,沒多久,有繼承優先權的未婚小舅子,也因病隨雙親而去。這樣,無意中喜事降臨了:這塊地,順其自然地轉到 Stong 太太名下。 

但是,做拓荒者是非常辛苦的。100 畝原始林地,密密覆蓋著白松,橡樹和榆樹。這就是這對年輕夫婦面對着農莊生活開始:一切從頭而來。為了建設一個可居住,可生產的農場,他們先砍樹,清理地面,建造簡易住所,繼而開墾農地。慢慢地,糧倉、豬圈、薰肉房都有了;家庭也壯大,從兩口之家暴漲為 10 口大家庭:生了 6 個兒子和 2 個女兒。住宅也越來越大,越來越豪華。子孫們一直在此生活了一百多年,直到1958 年。此時, Stong 的後代也決定象其它的農戶一樣,隨城市化的大潮離開祖輩耕種的土地,去喧囂的都市生活,於是把祖傳農場的全部賣給多倫多自然保護局。後者隨即將之與附近的Dalziel Museum合併為黑溪開拓者村於1960年重新開放。保護區當局擁有的這座博物館,是加拿大第一個農業博物館,收藏了大量農夫後代在湧向城市前捐贈的舊農舍和舊農具等,最老的是1809年建造的加拿大現存最老的賓夕法尼亞式原木糧倉。

如今,黑溪畔這些收集來的一,二百年老的各式木屋,重現了19 世紀南安省鄉村生活場景。這些舊屋,有農舍、糧倉、水力磨坊、雜貨店、鐵匠鋪、箍桶店、錫鐵店、馬具鋪、客棧、教堂、校舍、釀酒坊、飯館、村公所,Mennonite 議事堂,等等,五臟俱全,猶如一個真正運轉的小村。行走村前村後,屋內屋外,溪邊樹下,還能不時遇見穿着樸素古裝的村姑和漢子,猶如時光倒流,在進行一場有關先民早期生活的復古體驗。 男耕女作年代時的生活,就裝進了這棟棟老房屋裡,猶如一幅瘦身版的多倫多清明上圖。 

Stong 家族的房舍,是黑溪開拓者村的核心建築,還在原處。坐着得熘熘的馬車,來到這裡。渣土路揚起塵埃,依舊聞得見陳舊年份的木頭味道。屋前屋後的小花園,滿是鄉村氣息,滿是原始味道的花草。走進室內:拔毛夫人的雙手拿着也許Stong夫人用過的工具在創造幸福生活;那爐膛的火很旺,似乎在準備宴客;豬圈的小豬在歡跳,依舊享受着淳樸的鄉村生活;乘興拿起把玩的Stong家捐贈的木製老家什,感覺它們和自己兒時用過的是那麼相象。不過,孩子們最喜歡那微型農場,是在Stong 家牲畜圈原址。這裡實實在在地養着活生生的牛羊雞兔等。走走聊聊每次走到這裡,都會感嘆:多倫多儘管沒有小意大利或唐人街之類的德裔聚集的旅遊社區,卻有一個依舊活生生的德裔百年農莊,豈不更美?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保释听证!涉撞死警察23岁华裔男被加控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