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然专栏:电视里的精英是妖精(下)

加拿大都市网

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裡,无论是作为咨询公司高级合伙人、精英一族的贺涵,还是单亲妈妈、失业妇女罗子君,他们都是吃得高尚的人,贺函不但会吃,作为一枚事业型男,他做菜也很一流,像在家裡用银鳕鱼给女朋友做烛光晚餐,亲手做三文鱼料理,这些元素无非都是在给观众种植一种高品味男人的概念。

如今网上有很多人在称赞靳东在这部剧裡的表演,但笔者个人觉得靳东的表演实在是不敢恭维,他不但落入了他自己表演的俗套裡,还失落了对一个真实的人的把握,所谓的精英贺函,不过是《伪装者》裡的明楼改名换姓罢了。在他所诠释的职场精英贺函,既没有职场精英们朝气和敏捷,更没有职场精英们的快速决断和团队精神。他这种自负的做派真的让人讨厌,也等同臆造一个伪职场,让人们在一种虚幻的梦想裡羡慕死,那种浮夸,还不如北美人民看一次日全食实在。

近年来,我们的文学作品一直都在宣扬“精英”,事实上什麽才是精英?什麽是社会的精英阶层,《我的前半生》裡所诠释的人物是苍白而无力的,因为所谓的品位不只是吃的比别人贵、穿的比别人讲究,它更应该是一般人没有的艺术修养和人文关怀。就是说,“精英”不应仅仅是一个能满足自己、服务自我的人,他还应该是能为更低阶层考虑、能承担责任弘扬正向价值的那种人。

假如我们拿这个标准来看“精英”的贺涵、或者精英的唐晶,我们不难发现,他们所关注追求的只是项目、职位,实质就是名和利,他们最大的享受就是去酱子吃高价空运来的日本鱼,并以此为傲、高人一等。

这是一个正能量社会所鼓吹的“精英”吗?一切往钱看、以财富论英雄,这些人确实不是精英,他们充其量就是一群只考虑自己、以自我为中心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现实生活中,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或者是文学作品,他们既是生活的反映,同时也肩负起推崇社会价值观的责任,是创造精神的精品,鼓励拜金主义,鼓吹精致的利己主义,这是无利于社会发展、也是社会所不齿的。

加上任何文学作品,都是制造这些作品的人的生活观的反映,也表达了创作者的口味取向、生活态度,如果一个社会,竭力将低俗当精神去宣扬,那麽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就有问题,社会风气直接影响社会发展。

当然,笔者不是说通过自己辛勤劳动赚钱了的精英不能奢侈生活、一定要做公益,笔者想要表达是精英除了知道自己的努力、自我奋斗之外,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和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而在《我的前半生》裡,我们看不到社会上层对底层的关注和扶助,更多的,是嘲笑、鄙视,例如罗子君的一家,还有追求罗子君的老金,他们全部成为精英们消费的垃圾,这样的影视作品,事实上已经伤害了社会最坚实的阶层,那些默默耕耘、养家活口的平常百姓。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部充满铜臭气息、缺乏文化底蕴的《我的前半生》,才被网人诟病为“三观不正”,毫无进取价值的烂剧,这其实也是笔者的态度。

(续完)木然

rmu@singtao.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