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多成為外交上的「可憐蟲」?

加拿大都市网

20國峰會雖然簽署了《大阪宣言》,但在氣候問題上,則呈現出怪異的現象。上台後即刻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再度拒絕該協定,形成了在對付氣候暖化問題上的19國對峙1國的境況。問題是,一直以全球環保領袖自稱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本來在環保議題上與特朗普針鋒相對,但在這次峰會中對特朗普始終保持「謙恭」姿態,因為他期待特朗普能夠履行在之前白宮會談中的承諾,幫助加拿大向習近平提出要求釋放北京拘押並以違反國家安全罪起訴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等兩人。

然而,讓加拿大人感到羞辱的是,杜魯多如此卑躬屈膝請求特朗普幫忙,甚至不惜踐踏他自己宣揚的環保主義原則,但特朗普則明確說,在與習近平的會談中,根本沒有提及孟晚舟的議題,這就是打臉杜魯多,他對特朗普的「前倨後恭」,正是一種投機的表現。

特朗普對氣候暖化的立場,主要因為三個因素。一是他歷來不承認氣候暖化對人類生存環境造成的巨大挑戰,甚至認為科學家提出的溫室效應和全球氣候變暖是一個「騙局」,或者是中國編造的「概念」。一直到2018年10月在美國「60分鐘」的新聞採訪中,才改變之前一貫堅持的「騙局」之說,承認氣候變暖是「正在發生的事情」,「我不認為它是騙局」,但特朗普不認為這樣的情況是「人為所致」;二是特朗普素來不願意承擔人類命運共同體所應該承擔的責任,只從他自己的「生意經」上看得失,他公開宣稱不想把美國置於應對氣候變化的不利地位,不想「數萬億美元、丟失數百萬就業崗位」;三是特朗普只強調「美國第一」和「美國優先」,享受領袖權威,但從來不考慮美國作為世界領袖的道德責任,故而對全球治理毫不關心,認為與美國無關。

問題是,當中國和俄羅斯等新興國家都明確表示要推動《巴黎氣候協定》,並承擔起減排等重大責任後,特朗普我行我素的立場讓西方集團倍感挫折和灰心。本來,如果杜魯多真的信奉對付氣候暖化是拯救地球的唯一途徑,他就不應該放棄原則,應該聯合20國集團其他成員國家,強烈譴責特朗普的環保立場,而不是姑息不言。事實上,特朗普這次非但在針對氣候變化的問題上,與歐洲各國唱反調,堅持重申退出《巴黎協定》,他還試圖說服其它幾個國家也退出《巴黎協定》,以擺脫美國正在這個問題上的「孤立」。

其實,氣候問題只是一個縮影。特朗普在20國峰會中不顧集體共識,在自由貿易等各個重要議題上,都是「一人秀」,給世界帶來巨大的困惑。特朗普上台後的「連續退群」,已經讓戰後形成的各種國際秩序陷入混亂,他發動的貿易戰和關稅戰,更讓全球經濟處於極端不穩定的崩盤邊緣。
但杜魯多為了自己的選舉利益,已經從「逢特必反」的自我膨脹,淪落為「逢特哀求」的可憐兮兮。
這樣的作秀總理,還能令人相信嗎?他在國內塑造的環保領袖形象,還能剩下多少分呢?

丁果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视频】女艺术家现场挤奶表演行为艺术 被踢出艺术展

比UGG更适合加拿大的寒冬!Sorel雪地靴低至6折!

Nofrills等西人超市最新一周优惠传单出炉

加拿大超180万租房者这个月能领$500!看看如何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