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凡专栏:Bell和Rogers提高网络月费为哪般?

加拿大都市网

SOURCE都市报

新年伊始,最低工资上涨,超市食品上涨,餐馆菜牌提价,涨价之风一轮接着一轮,现在又轮到电讯商了,贝尔Bell和罗渣士Rogers同时宣佈要提高安省网络(Internet) 月费,Bell每月提高5元,Rogers每月提高8元。

具备绝对垄断地位的加拿大电讯商涨价本来是家常便饭,不过这次的涨价却发生在安省主要生活费用集体上涨的时刻,让人觉得亚历山大。其他公司涨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基础材料上涨,例如餐馆菜价上涨是因为最低工资的提高。令人比较气愤的是,电讯公司涨价,并不是完全处于成本上升的原因,而是追逐利润的结果。

电讯公司涨价,消费者肯定不会开心,但别无他选,在网上看的各种节目如果没有了网络服务,就一切都成为泡影。从2017年的收入情况看,Rogers在历史上首次出现互联网服务利润超过电视服务的情况。在过去的一年裡,Rogers公司损失80000个电视订户,增加了85000个网络订户; BELL公司并没有将电视和网络收入细分,不过商人心裡明镜似的,当然知道宽带互联网对自己电视的冲击。去年同期,Bell增加27000个互联网订户,而IPTV和卫星电视的订户在稳定下降。

Bell公司在多伦多已经铺下血本,花了11亿加币,将所有新盖的condo高楼上都预先铺上Fibre Optic服务光缆,这些基础设施的速度要快于Rogers 通过电视cable 输送的网络服务。不仅要同Rogers血拼,Bell连小型网络供应商都不放过,在一些Condo中,Bell的网络价格甚至低于Teksavvy。Bell一方面给新用户降低费用吸引他们成为订户,对于广大的旧用户则採取大规模涨价的策略。

既然大家喜欢网络上看电视节目,Rogers推出自己的网络电视,这个平台上提供海量正版节目。Rogers和Bell 如何能把消费者吸引到自己的网络电视平台上呢?光靠促销和让利是远远不够的。虽然Rogers在2014年就推出在线SHOMI电视服务,但是大家有很多网上的选择,谁会去花钱买这个Rogers的电视服务呢?短短两年时间裡,公司亏损上亿加元,Rogers最终将其草草关闭了事。

有了这个上亿加元买来的教训,电讯商开始明白,既然竞争不过,就要另寻出路。最近,加拿大Bell、Rogers以及CBC等25家电电讯业巨头和知名公司,联合向加拿大广播电视及通讯委员会(CRTC)提出申请,建立一个由政府支持的联邦委员会,对网络进行管理和控制,并对侵权的网站进行封网。

一旦这个请求被立法通过,很可能未来的某一时间,消费者在网上下载或者观看电影,相关罚款和惩戒就会随着而来,而且这种要求不再是网络服务商的警告,因为找你麻烦的可能是加拿大的联邦机构。

很多人都会对此持有保留意见,“共享精神”,这是互联网精神的核心理念,早就被绝大多数网民和网络组织所拥护。加拿大电讯运营商,虽然他们背后的隐含目的还是攫取高额垄断利润,但是他们所提出的“版权意识”,确实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你再提倡自由、共享,但东西是电影公司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製作的,这一点总不能否认吧。

现在25家巨头一联手,问题就严重了。一旦立法通过封网后,即使电影、音乐的版权方没有提出质疑,电讯运营商他们直接就封杀了那些资源共享网站,从源头上切断你“侵权”的可能性。这样一来,加拿大的无聊夜晚,将再次“暗无天日”,没有新电影可看的夜晚,只有老老实实地订购Rogers和Bell的正版电视服务了。

现在看来,加拿大电讯商正在下一盘大棋,首先在互联网方面垄断基础设施将消费者网络其中,然后给网络服务大幅涨价,再要求CRTC控制网络内容,无论出版方和影视製作方是否质疑,电讯商将所有盗版一律封杀,在支持正版的政治正确口号下,将消费者驱赶回Rogers 和Bell 的正版电视服务平台。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和建议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