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凡:医疗和教育体系的劳资纠纷只是开始

加拿大都市网

周日谈判到最后一刻,CUPE宣布与安省政府达成协议,10月7日YRDSB的学生们照常开课,让很多家长终于舒了一口气。不过也不能高兴的太早,代表安省教师和教育工人的5个工会,劳资合约都已经到期。这意味着工会与教育局之间的劳资谈判将逐一进行。

今年由于安省政府减少拨款,一些非教师岗位的工人,包括语言病理学家和心理健康支持工作者已经失去工作。根据代表5.5万教职员工会CUPE的说法,会员平均年薪是38,000元,他们要求一份更好的劳资合约。

确实,在多伦多这样评价房价百万的大都市里,不足4万加币的生活简直是贫困线以下。安省教书育人的老师们,却比不上建筑装修工人的工资,心里有怨气并不奇怪。

现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联邦政府的赤字上,实际上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债务问题并不严重,加拿大联邦资产负债表在G7工业国中表现非常好。真正存在比较大问题的是加拿大各级省政府的债务,在主要工业国中负担是最大的。而在加拿大所有省份中,安省的债务最多。加拿大所有省份的债务总和为7,000亿加币,而安省的3,500亿加币债务则占了一半。以当前的负债水平看,安省在全球的省级政府中负债水平荣登榜首!

虽然人口只有美国最大州加州的三分之一,但是债务水平却是加州的两倍。安省审计长莱斯伊克在年度审计报告中表示,分摊到每个安省民(包括年迈的老人和初生的婴儿)身上,安省的债务为人均 2.3万加元。

安省选民如果真正要解决债务问题,决安省的大规模赤字问题,就必须经历一些阵痛。不过,福特省长在选举前安抚人心,他表示不会裁员,只讲效率,还要降低电费,还要减税!如果这是安省债务的解决办法,当然是太好了,可是,我们随后看到的情况又如何呢?

从医疗改革到教育改革,大刀阔斧的削减开支措施令许多人大失所望。

细心的朋友可以看出,安省费用支持的传统项目中,最大的两项就是医疗和教育,一个醒目的问题是,目前安省的利息支出已经高于孩童社会福利,高于postsecondary教育培训,高于司法部门的费用,如果利息支持再提高(现在看来很可能),将会挤压其他服务项目。

那么作为省政府,如果不能增加收入,降低利息,就只有降低开支,而这就必然要从医疗和教育开支上下手。在针对安省医疗体系大动干戈后,教育体系就迎来了这场风暴,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如果按照目前的形势,安省债务正朝着希腊化发展。

说起希腊,曾经的欧洲文明古国,那个孕育了无数神话故事的雅典,以及浪漫而又伤感的爱琴海,不知何时却蜕变成了债务缠身的泼皮形象。

从2010年希腊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到现在,希腊应对债务危机的方式基本都集中在政府部门的减少预算以及缩减养老金等,令普通的希腊百姓怨声载道。

这就是债务高企的结果,很长时间的努力,效果只有一点点,所谓病来如山倒,祛病如抽丝。
治理赤字的情况看,政府不仅缩减开支,而且还会大幅加税。正如安省新财长所表示的,(安省债务)这个坑挖的太深了,我们安省每个人都将要为此做出必要牺牲,没有人可以例外!

任何经历了两个以上选举周期的老移民,几乎都明白一个事实:所有反对党都是在选举前大方承诺,又是福利加上减税,又是保持预算平衡,但是当选后就变了样子,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在维持老年退休福利和医疗福利,增加教育投资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还是削减公共部门的工作岗位减员增效,安省政府最终能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医疗和教育体系的劳资纠纷才只是个开始。

杨凡
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特许金融规划师
文中提及产品只作参考,不构成推荐。
阁下投资前需评估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并与专业投资人士商榷为准。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为何关店十年还能东山再起?细说Zellers的复活计划

恐怖!网红无边泳池出意外 至少20人被卷入海中 12人受伤!

多伦多最受欢迎的沙滩派对这个周末举行 有音乐舞蹈与美食!

Nofrills等西人超市最新一周优惠传单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