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凡:醫療和教育體系的勞資糾紛只是開始

加拿大都市网

周日談判到最後一刻,CUPE宣布與安省政府達成協議,10月7日YRDSB的學生們照常開課,讓很多家長終於舒了一口氣。不過也不能高興的太早,代表安省教師和教育工人的5個工會,勞資合約都已經到期。這意味着工會與教育局之間的勞資談判將逐一進行。

今年由於安省政府減少撥款,一些非教師崗位的工人,包括語言病理學家和心理健康支持工作者已經失去工作。根據代表5.5萬教職員工會CUPE的說法,會員平均年薪是38,000元,他們要求一份更好的勞資合約。

確實,在多倫多這樣評價房價百萬的大都市裡,不足4萬加幣的生活簡直是貧困線以下。安省教書育人的老師們,卻比不上建築裝修工人的工資,心裏有怨氣並不奇怪。

現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聯邦政府的赤字上,實際上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債務問題並不嚴重,加拿大聯邦資產負債表在G7工業國中表現非常好。真正存在比較大問題的是加拿大各級省政府的債務,在主要工業國中負擔是最大的。而在加拿大所有省份中,安省的債務最多。加拿大所有省份的債務總和為7,000億加幣,而安省的3,500億加幣債務則佔了一半。以當前的負債水平看,安省在全球的省級政府中負債水平榮登榜首!

雖然人口只有美國最大州加州的三分之一,但是債務水平卻是加州的兩倍。安省審計長萊斯伊克在年度審計報告中表示,分攤到每個安省民(包括年邁的老人和初生的嬰兒)身上,安省的債務為人均 2.3萬加元。

安省選民如果真正要解決債務問題,決安省的大規模赤字問題,就必須經歷一些陣痛。不過,福特省長在選舉前安撫人心,他表示不會裁員,只講效率,還要降低電費,還要減稅!如果這是安省債務的解決辦法,當然是太好了,可是,我們隨後看到的情況又如何呢?

從醫療改革到教育改革,大刀闊斧的削減開支措施令許多人大失所望。

細心的朋友可以看出,安省費用支持的傳統項目中,最大的兩項就是醫療和教育,一個醒目的問題是,目前安省的利息支出已經高於孩童社會福利,高於postsecondary教育培訓,高於司法部門的費用,如果利息支持再提高(現在看來很可能),將會擠壓其他服務項目。

那麼作為省政府,如果不能增加收入,降低利息,就只有降低開支,而這就必然要從醫療和教育開支上下手。在針對安省醫療體系大動干戈後,教育體系就迎來了這場風暴,這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

如果按照目前的形勢,安省債務正朝着希臘化發展。

說起希臘,曾經的歐洲文明古國,那個孕育了無數神話故事的雅典,以及浪漫而又傷感的愛琴海,不知何時卻蛻變成了債務纏身的潑皮形象。

從2010年希臘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到現在,希臘應對債務危機的方式基本都集中在政府部門的減少預算以及縮減養老金等,令普通的希臘百姓怨聲載道。

這就是債務高企的結果,很長時間的努力,效果只有一點點,所謂病來如山倒,祛病如抽絲。
治理赤字的情況看,政府不僅縮減開支,而且還會大幅加稅。正如安省新財長所表示的,(安省債務)這個坑挖的太深了,我們安省每個人都將要為此做出必要犧牲,沒有人可以例外!

任何經歷了兩個以上選舉周期的老移民,幾乎都明白一個事實:所有反對黨都是在選舉前大方承諾,又是福利加上減稅,又是保持預算平衡,但是當選後就變了樣子,一切都會恢復原樣。

在維持老年退休福利和醫療福利,增加教育投資以及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還是削減公共部門的工作崗位減員增效,安省政府最終能走多遠,我們拭目以待,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醫療和教育體系的勞資糾紛才只是個開始。

楊凡
加拿大證券學院院士/特許金融規劃師
文中提及產品只作參考,不構成推薦。
閣下投資前需評估個人風險承受能力,並與專業投資人士商榷為準。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专家告诉你:这些是在餐馆中最不应该点的食物!

Costco本周清仓:家用健身器、Apple Watch特价

重磅!中国官宣回国入境隔离缩短至7+3

明年开始加拿大人去欧洲旅游要多付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