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線不起眼的勇者 讓你安坐家中的外賣小哥

加拿大都市网

大部份顧客都不想再見到羅金(Bob Rodkin)。他被通知將食物放在前廊、門口或大廈大堂里,而不是將Uber Eats 的食物親手送上。羅金說:「顧客告訢我將披薩放在台階上,那只是一個布滿塵土的水泥石級。」隨着新冠狀病毒疫症大流行的加劇,這已成為標準的送外賣方法。

像59歲的羅金這樣的外賣員承擔起了新的責任,他們繼續出門送貨,這樣其他人就可以安坐家中。

羅金本來也提供Uber載人服務,但疫情爆發以來,沒有人再坐Uber,他的時間就用來送外賣食物和在雜貨店工作。

取食物的方法也不同了。餐館讓外賣員在「得來速」 (drive-thru)、前窗取貨,或者等外賣做好了再送出去。其他餐館只讓小部份人入內取外賣,並設置隔欄,讓員工保持社交距離。

這讓羅金在取食物時很難找到地方去洗手,羅金是一位剛開始在Ajax雜貨店工作的祖父級送遞員。

羅金在Oshawa、Whitby和多倫多東部送餐,他稱自己不會點外賣食物,因為買食物回來自己烹煮,會較少人接觸食物。

餐廚因為要保持社交距離,而只開前窗讓外賣員取食物。

提供病假 但不提供洗手液

外賣員處境微妙,很容易在送貨過程中,被人感染或感染別人。

塞瑟爾(Brice Sopher)擔心會因此生病,但他說需要繼續送貨,才能支付房租。塞瑟爾踏單車為Uber Eats和Foodora在多倫多送外賣,他稱兩間公司都堅持繼續營業。

Uber Eats和Foodora已經向外賣員承諾,如果他們被感染或被迫自我隔離,將支付至多兩周的病假工資。另一家叫Skip the Dishes的外賣公司已經不再接受現金。這三個外賣應用程序都允許「零接觸」送貨。

外賣員現在不需要應付交通,塞瑟爾說小費不錯,人們總是很感激他們。

但塞瑟爾沒有得到洗手液、消毒劑和手套,他唯有自己帶備,每15分鐘消毒手套一次。他還希望外賣員可以選擇自願自我隔離,同時還能獲得報酬。

他參與推動Foodora外賣員成立工會,安省勞工關係委員會在2月份裁定,他們有資格加入一個工會,這是加拿大通過的第一個服務於應用程便式工人獲得的權利。

目前,他正想辦法為那些不能工作的同事,和那些拮据的外賣員提供食物。

餐廚因為要保持社交距離,而只開前窗讓外賣員取食物。

驚恐但興奮

康羅伊(Cathy Conroy)本來在安省Walkerton為公司做長程送運工作,但因為辦公室關門,現在惟有在當地送外賣。她提供送外賣、買食品,甚至取郵件等服務。她說:「這有點可怕……但幫助別人令人感到興奮,讓你感覺自己有貢獻。」。

康羅伊本身家族有健康問題,她也是高危一族。每次當她將外賣送到別人門前時,她總是坐在車裡看守着食物,不讓食物被偷去。她說送外賣很忙,但令人鬆弛神經,不再只是想着這場大流行病。

在這次大流行期間,外賣員承擔了新的責任,他們冒着受感染的風險出門,讓其他人可以留在家裡。有些人採取了自己的預防措施,比如戴口罩。

康羅伊說很懷念和別人接觸的時候,她喜歡和別人說話。

(圖片:CBC,CP ) T11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延伸阅读

share to wechat

2000亿身家打水漂   FTX创办人:账户只剩10万美元,每月过很惨

小心!可疑男子校园附近拍摄学生 校方报警促防范

Costco圣诞每日特卖第三弹

大多地区今早或有4cm积雪 与强风结合能见度降低!